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晚自习的时候,林雨墨轻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慕容紫阳抬起头,“雨墨,你干什么去?”

“上厕所!”

“那我和你一块!”慕容紫阳说着,也站了起来。

林雨墨犹豫了一下,附在慕容紫阳耳边,“我还想顺便找梅林说点事!”

“哦!”慕容紫阳疑惑地看着林雨墨,因为林雨墨从来没有在上课的时间去找过梅林,但林雨墨一脸平静,根本看不出什么。

林雨墨悄悄走出教室。

慕容紫阳盯着林雨墨走出去,始终觉得事情并不像林雨墨说的那么简单,雨墨今天的行为有些反常,但又看不出什么,慢慢又坐在了位置上。

林雨墨径直来到隔壁教室的后门,看了看八班的班主任并不在教室,小声让坐在靠门位置的同学叫一下杜羽。

正在教室低头看书的杜羽顺着同桌的手指方向看到了隐隐站在后门边的林雨墨,一脸讶异,心里想着“雨墨怎么这个时间出来了?”,但还是快速走出了教室,刚想问点什么,却看到林雨墨手指放在嘴边做出噤声动作,示意自己过去。

“杜羽,你回教室,悄悄把梅林叫出来,我先下去,咱们在西侧城墙上见!”

林雨墨声音很小,但杜羽已经听明白了,没再说什么,又悄悄回了教室。

林雨墨转身下了教学楼,站在楼下,向上张望了一下,他总觉得有人在窥视着自己,但二层楼道里空无一人。

城墙上空无一人,

林雨墨站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落寞,

杜羽和梅林上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情景,

“总觉得雨墨身边一下子少了点什么!”杜羽小声对梅林说。

“少了石旭,少了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那个阳光、温暖的石旭,雨墨感觉又回到了曾经清冷的状态!”梅林满眼心痛。

杜羽也一下明白了,他现在才觉得为什么梅林喜欢雨墨,雨墨又为什么喜欢梅林了!

“雨墨!”梅林站在了林雨墨身边,“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杜羽、梅林,我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现在,也唯有你们可以帮我!但你们记住,不能让紫阳和白鸽知道,紫阳已不能再犯错,而白鸽,我怕她感情用事,反而坏了事情!”林雨墨镇静地看着两个人。

“你说吧!我们知道!”梅林冰雪聪明。

林雨墨又把目光转向杜羽。

“雨墨,你放心!尽管平时我嘻嘻哈哈,但我知道什么事情能做、该做!”杜羽过来揽住了林雨墨。

“我感觉贺晨辉、屈冰知道石旭去了那个城市,那个学校,我想你们两个通过各种关系打听到有关石旭的消息。”林雨墨缓缓说道,“我也知道,他们两个尤其是贺晨辉一定是戒备心很强,所以只能从屈冰入手。我的期望值也不高,哪怕是知道石旭在那个城市都行,高中也不多,我们一个一个去找,终究可以找得到。几天过去了,我想知道石头怎么样了,我想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他过的好不好,我想确认一下他有没有被家里面突然的变故击倒。”

“好,只要确定他们两个知道,就好办,人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候!”杜羽除了将林雨墨揽的更紧,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安慰到他。

梅林看着一脸落寞的林雨墨,眼泛泪光,伸手抓住了林雨墨的手,“雨墨,你放心!无论花费多少时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一定找到石旭!”

“好!我们回去吧!”

三个人一块走下城墙。

梅林回到教室,轻轻坐下,悄悄看了一眼白鸽,白鸽依然一脸憔悴,低头看着书。

林雨墨从教室门口走回到座位上,却经受了慕容紫阳目光的洗礼。

“雨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慕容紫阳瞪着林雨墨。

林雨墨根本没有直视慕容紫阳,径直坐了下来,低声说,“没有啊!你瞎想什么?”

“那你上厕所上这么长时间?”慕容紫阳并没有放弃。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顺便找梅林说点事!你怎么这么婆妈!”林雨墨加重了语气,想彻底打消慕容紫阳追究下去的念头。

“雨墨,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你很反常?你从来没有在上自习的时间上过厕所,可今天你去了;你从来没有在上自习的时间处理过自己感情的事情,可今天你做了。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慕容紫阳今天出奇的咄咄逼人。

林雨墨显然没有想到慕容紫阳今天这样的反应,他也想不通平时根本不注意细小事情的慕容紫阳,为什么今天这么心思缜密。他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慕容紫阳却一直盯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紫阳,我就不能突然有上厕所的需求?还是我就不能有突然想女朋友的需求?我今天也觉得你很奇怪!”林雨墨尽管一连串的反问,但却语气放平和了不少。

“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就认为你认为还没有到说的时候,但我希望你不要瞒我太久,因为我再也不希望做一个局外人!”慕容紫阳语气落寞,静静坐了下来。

林雨墨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也不能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林雨墨特别注意贺晨辉和屈冰的动向,也期待着梅林和杜羽能给自己带来振奋性的消息,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慕容紫阳的目光。

因为就像林雨墨注意贺晨辉他们两个一样,慕容紫阳的目光也在追随着林雨墨,时时刻刻。

终于到了星期五,

也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星期五刚放学,林雨墨一走出教室,就被杜羽拉着跑下了教学楼,来到教学楼前的小花园里。

“雨墨,我得到一个消息,听屈冰同宿舍的同学说,他本来约明天晚上他们宿舍的一块出去吃饭,屈冰却嚷着让改时间,说明天晚上他没空,在同宿舍同学的多次询问下,屈冰说明天他要和贺晨辉一快到蔚县玩去,并且要在蔚县待一晚上,星期天晚上才回来!你说石头会不会在蔚县?他们去蔚县会不会和石头有关?”杜羽语气里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

“石头,肯定在蔚县;他们去蔚县,也一定和石头有关。我告诉一下李阳,明天咱们三个也去蔚县一趟!”林雨墨一脸镇定。

石头肯定在蔚县,

贺晨辉和屈冰这次去蔚县也一定是针对石头,

我们不能让石头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这样的局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