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林安乐和水溶都是成过亲的人,林安乐的媳妇捅了他一刀快乐的跟着别人跑了,水溶的媳妇老早就去见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如来佛祖了。乐—文

所以水溶决定,给林安乐一个正式的,成亲礼。

其实这之间有什么联系,水溶也不知道,突发奇想的事情,这个礼节,有和没有不都是一个样子,认定了这个人,就这样包容着一步一步走下去,但是或许这对于他来说会重要,会让他觉得安心,不再想起过去的难过。

水溶一心想要秘密进行,但是他和林安乐整日里腻到一起,很难腾出手来做这么大的一项工程。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没有时间,咱们就要想办法争取时间,怎么办?

吵架。

林安乐年纪越大越在乎面子,尤其是在水溶面前,摆谱摆的老高,吵了架是绝对不会主动求和的。但是他吵架点还是很低的,随随便便一件小事就能吵起来,撒泼打滚没完没了。

例如现在。

“水溶,给我拿一下那个橘子么~~”林安乐心情颇好,因为太阳刚刚好,舒服极了。

水溶抓紧机会找茬,坐着看书不理他。

林安乐又叫,“水溶~~”调子掐着,怪声怪气,学着小姑娘还笑的格叽格叽。

水溶心痒痒,但是还是装着严肃脸不动,“不许吃,要上火的。”

“就一个就一个~~水溶~~”林安乐伸出来一只手指,可怜兮兮的样子。

艾玛,水溶都快流鼻血了,不得了,撑住,“不行。”

简直铁石心肠。

林安乐心情出了奇的好,磨磨蹭蹭爬到水溶身边,蹭他的肩膀作怪,“水溶~~”

水溶把林安乐的头一下子甩掉,“躲开,不许就是不许。”

再好的心情也没了,林安乐呼的一下站起来,“水溶!”

收敛点啊。

水溶才不管,这就上钩了,加油,“怎么,叫什么。”

“你怎么了!吃了火炮不成么!还是吃了砖头!”林安乐鼻子出气,呼哧呼哧的。

这真气着了啊,水溶不说话了,趁着点就行了,别真给气出来个好歹心疼的还是自己。

林安乐看水溶不说话,气冲冲的跺脚走了,背影潇潇洒洒。

这就对了,水溶把脸从书里抬起来,这......走的好啊。

扭头冲着后面把图拉和阿元招呼出来,动工吧。

林安乐这边气的不得了回了林府还等着水溶来找,没想到怎么也等不着,一天两天都没个消息,静悄悄的有点怪。

说到底其实不就是一个橘子的事。

林安乐想着,这算什么大事,怎么就不来呢。

又等了两天,林安乐有点坐不住,头一次假借着拿东西的借口主动在吵架之后上王府。

没想到被管事的支支吾吾拦下了。

呦呵我这暴脾气。

林安乐这气的更狠了,扭胳膊就冲进去了,王府守卫都知道这位是谁,哪敢拦,左挡右闪的,林安乐也算有点底子的,居然是没拦住。

刚进去就被闪了一下眼睛,这红的,刺眼刺眼的。

水溶正笨手笨脚的拿一张红纸剪东西,剪两下还把自己扎一下,拿惯了刀枪剑戟的手却笨的出了奇,满脸都是自己抹上去的红色,看上去好笑的很。

图拉在一边爬高上树的挂红绸,耍杂技一样叫的叽叽喳喳,阿元满院子飞过来飞过去,大黄狗跟在他的身后不停的要扑上去玩。

见林安乐进来了三个人都楞了一下,傻了眼。

这不对啊,怎么这时候来了,说好的拦住呢?说好的保密呢?

“一群废物!”水溶挂着红脸大怒。

林安乐却是笑的哈哈哈,上前去亲了一口红脸蛋,“你这几日就是忙着这个呢啊。”

水溶难得的窘迫,“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你这么沉不住气的。”

林安乐笑呵呵的又亲了一口,“我才不是沉不住气,我这是迫不及待啊,才要在都没布置好的时候就要急匆匆的和你拜堂。”

水溶揽着林安乐,满眼都是小星光,“不止拜堂,还有洞房。”

林安乐掐了水溶的腰一把,“得了吧,别得寸进尺啊。”

图拉还挂着叫的哇哇哇没人管他,阿元在下面欣赏图拉的新造型没有丝毫同情心笑的捧腹,黄狗咬着阿元的裤脚揪扯着要去玩,林如海抱着林晨胡子都要翘起来美得很,林黛玉在李闻怀里睡午觉脸红彤彤。

我们终于不用再担心未来,因为未来就在此刻,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美好的么。

享受阳光,享受温暖,享受彼此。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