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我惊呆了,老胡玩的太大了吧。(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你真想这样?”老胡点点头说:“不够啊,你看看,流出来的东西倒是沾上雨衣和裤子了,但是量好像不够啊,我的意思是把肠子弄出来,然后当作项链挂在脖子上...”我直接打断老胡:“要不是认识你这些年,我都觉得你是神经病的,挂个肠子在脖子上?亏你想得出来。你真是...”老胡很认真的打断我:“我不是开玩笑的,你听我说。老年活动室的丧尸那么多,但是没有自相攻击,我推测就是因为气味,所以我们搞这个尸体,现在雨衣还有裤子都沾上了,但是这只是血液,我认为挂点肉在身上会让我们更像丧尸的同类,会让那些丧尸对我们更加没兴趣,我很难解释,但是就是觉得应该这样,反正玩这么大了,挂点肉又怎么样了?”说完,老胡动手捞出了一坨坨的内脏。我看了看老胡,我不知道我脸上是什么表情,不过肯定不好看,但是我已经没东西可以吐了,只能干呕了几下。最终,我还是同意老胡说的......

我们套着雨衣和裤子出门来,每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些肠子,还有一些尸体的肉条,光以形象看,我们甚至比丧尸还可怕。“我先过去看看,试试看是不是有用。毕竟主意是我出的,你离我5米远就行,我招手了你再过来,不用担心我,我对于我的推断有九成的把握。没事的。”老胡说完先我一步走去,我跟着老胡,拉开大约五米距离,一前一后的往老年活动室的一个边门走去。离活动室越来越近,我听见活动室的丧尸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一个丧尸发出的声音其实并不是很大,好像比正常交谈的声音还小那么一点点,但是老年活动室的量真的有点大了,不然不会有这些声音,闷闷的“呃~~啊,呜~~啊”声一阵一阵的传出,而视线中,已然可以看见那地狱般的场景...

老胡对我摆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回过头对我点了点头,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老胡要自己去关上这个边门。我瞪着眼睛看着老胡,摇了摇头,用手点了点自己再指了指门口。老胡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用手点指我的脚下,示意我等在这里。做完这动作,老胡不理我的反应,回过头去直接走向小门口。

我紧张的站着,看着老胡已经走到门口了。我既要听老胡叮嘱的不能上前,又感觉自己不能不跟上,纠结中。老胡回头对我招了招手,我看他现在就站在门口,里面的丧尸并没有一丝一毫被老胡惊扰到反应,它们都仍然自顾自的在进食。

我走上前去,站在老胡面前,老胡对我比了个大拇指,示意没什么事。我点点头,脸上笑了一下。老胡笑着对我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握住门把手,用力拉上,一下子门就看着快关上了。但是快到关上时,突然收力,留下一点门缝,仔细看了看门锁。老胡点点头,伸手把门锁的保险弄开,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合上...门合上时发出一声“嘚哒”,老胡用手推了推,又用肩膀顶在门上压了压,期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这扇门百分百的关上了,而且丧尸不会开门,小门口这边的出口安全了,我和老胡都舒了一口气。

老胡不说话,往来路走并对我勾了勾手。我跟上后老胡对我说:“现在正常说话没什么问题了,刚才看见了吧?一点事没有,,呵呵。”我有些佩服老胡了,佩服他真敢去关门,而且它关门时该快的时候快,避免慢慢关门的时候那扇门可能会一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引来丧尸,把门拉的快点就算有声音也是瞬间即逝;还有准备合上门之前看一看是不是有门保险,避免关上了但没锁上,虽说合上的话丧尸也可能开不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门关上了还是锁上了安全。

老胡见我不说话,又接着说:“那边的小门你去试试?”我看了一眼另一扇小门,那边的情况比这边安全一点,因为那边小门进去是打羽毛球和乒乓球的区域,相对于棋牌区丧尸少。“老胡,先关那边的小门吗?中间的最后关吗?”“废话,中间的是卷闸门,一拉就有声音,而且声音还非常大。我们离老年活动室远点,从广场上绕过去,关了那扇门以后再回头关最难得卷闸门。”

说完老胡就走过去了,我跟着上前。太阳照着小广场,阳光所及之处没有丧尸喜欢待着,哪怕是有一具被咬的有些残破的尸体...走过来才发现,原来这长椅后面居然有具尸体,对于刚刚干过分尸的我们来说,恐怖程度倒是还能接受。尸体看上去虽然残破,但主要还是腿上和手臂伤口多,脸上几乎没怎么被咬,比刚刚在老年活动室看到的那些尸体还有丧尸好多了,活动室的丧尸有的半边脸都没了,有些完全就没有嘴唇,尸体就跟别说了,要多惨有多惨。“可能这是出了太阳以后,丧尸为了避开阳光,而且老年活动室的吸引力大过于它,所以它就被这么扔着了...”老胡用撬棍狠狠的捅进尸体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不得不出此下策...”

我知道老胡不是变态,这是为了防止尸体丧尸化。“其实,老胡,我觉得吧。它应该不会变了吧?这么久了。”老胡拔出撬棍,把撬棍往旁边的花花草草中捅了捅,摩擦一下除去血浆。“久?我们到现在都没见过尸变,完全不知道他们被咬后什么时候会变,甚至是不是会尸变,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想我还是补上一刀比较好。而且,我不认为久,你仔细想想,从我们遇到的第一个丧尸算起,到现在才多长时间。谁规定丧尸咬了以后就是马上变异的?电影和小说里表述的都不是统一时间的,有的几分钟,有的几小时,谁知道呢?而且可能因人而异,有的人马上就变了,有的人过几天才变。总的一句话,我认为只要是脑袋被破坏的就好,没有脑才是真的安全...”

我打断老胡:“行了行了,我说一句你有一百句等着我,这扇门让我去关吧。”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小门,这扇门比较之前老胡关的那一扇简单太多,第一就是从门口看进去没几个丧尸,只有寥寥几个丧尸围着一具尸体,而且离着门口大约三米,再一个就是这扇门现在是半开着,只要确认门锁没问题,学老胡的方法关上门就行。“鸡贼啊,你去吧,这么简单,早知道刚刚那扇门你去关了。”

我走上前去,老胡离我一米左右等着我。我慢慢的走到门边,站着看了一下,离我不远处蹲在尸体旁正进食的丧尸对我的到来完全不理不顾,一丁点反应都没有。既然你们不理我,那我就安全多了。我检查了门锁,没问题,好!退到门口,“呼!”的一声,并不响。因为迅速把门拉倒门框边缘,门带起的风声。“咯哒”门关上了,学老胡用手推了推,用肩膀抵了抵,关严实了。

我们退开几米站在广场上晒太阳。“中间那个门关上的时候肯定会引怪,卷闸门声响太大了,离着门口最多一米半就是一堆堆的丧尸,得好好想想,万一引怪就危险了。”老胡摸着下巴,点着烟思考着。我叼着烟看着门口,里面三五成群的一堆一堆丧尸围着各自的尸体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吞噬的动作,如果有一日我下了地狱,我认为我应该不会害怕,因为在去之前地狱场景我见得多了。

“老胡,别想那么多了,用力往下一拉不就得了?”我看着卷闸门说。老胡摇了摇头:“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忽略了一点,那卷闸门看上去就知道有些老了,速度一旦太快,难免会出现卡住的情况,不得不考虑啊。关上了还好,万一卡住了,而且又引怪了,我们就是在玩命了。”“那怎么办,慢慢的一格一格往下拉?不是更加危险吗?那噪音更厉害。”“噪音?”老胡盯着我看,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打量了一下广场。“去那边的小店看看,找找有没有那个东西。”“什么东西?”我看了看广场边的小店,门大开着,看不见丧尸,空空如也。老胡已经往那里去了,我跟上去...

走进小店看了看,就是一般的小便利店,和黄村那个被我们洗劫的小店差不多,但是东西要少的多,没有油也没有米......我正看着有多少商品,老胡叫了我:“东西找到了,看来我运气不错。蒙对了。”

老胡手上拿着一个和砖头差不多大小的黑东西。“你拿着什么东西啊?”我撕开一块口香糖塞到嘴里,“你就为找这个?”老胡走近我:“大妈们的神器,播放器。”我接过来看了看:“我靠,噪音机啊?跳广场舞的?”老胡拿过去,开起来,声音被他调到最小了,听了听,然后把开关关上,被声音开关调到最大处。老胡把播放器放在我身边,扭头又去找什么东西。我大概猜出老胡要干什么事了,用播放器的声音盖过关卷闸门的声音,也真是只有老胡会这么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