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爱人体人体

<!--go-->

听到王必果这句,我更加愕然了,不禁困惑地问道:“我母亲,是这世界上唯一知道明孝陵地宫亡灵殿位置的人?而她却把这消息,告诉了狱宗会、力量研究所和魂迷界?”

蒋绍水点点头,半眯着老鼠眼,神色黯然地幽幽说道:“对,对于你母亲这么做的动机我们也很怀疑,但是我们背后的主人告诉我们,无论真假都必须来这里验证!所以你也看到了,我们三拨人都到了这,历史性地碰头了……”

顿了顿,蒋绍水又感慨地说道:“在上一次神秘行动后,时隔七十年后,我们再一次聚首了!不过当年的四大门派‘鹰、犬、鼠、蚁’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西祖主导的狱宗会,灯神掌控的力量研究所,还有新晋的河帝麾下的魂迷界。真没想到啊……”

我心中默念着“西祖”、“灯神”和“河帝”这几个字眼,暗自咀嚼着这三个字各自的分量,在权衡了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忽地抬头对王必果说道:“王所长,告诉我玄门的位置吧……我想进去看看。”

王必果没想到我这么快便答应了他的要求,愣了一下才说道:“那好,这玄门就在亡灵殿的后殿之中,我这就带你去!”

我看着王必果摆摆手说道:“且慢,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王所长。”

“是什么,你说吧!”王必果干脆利落地说道。

我清了清有些发涩的喉咙,认真地问道:“为什么我的母亲可以进入玄门里边,而你们却不能呢?你们又怎么知道我可以进入到玄门里边,就因为我是她的儿子吗?”

只见王必果花白的胡子抖了一下,然后他才笑着说道:“海豹啊海豹,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首先,你母亲作为这一代唯一一个活着的缝线女鬼,所以她才有进入玄门的权利。而我们都是凡人身躯,都不能进入玄门。”

王必果顿了顿又接着回答我的问题道:“至于你为什么能够进入玄门?呵呵,并不是因为你的她的儿子,而是因为你已经具备了进入玄门的资格。”

我皱了一下眉头,追问道:“具备了进入玄门的资格?那是什么呀?”

王必果说道:“海豹,我建议你先看看你的左手上的印记吧。”

一听王必果的这句话,我心头一震,立刻低头朝自己左手上望去。

在亮如白昼的灯火之中,我赫然看到自己左手臂上的一个印记。

这个印记十分独特,呈一个“文”字形,浮现在表皮底下的肌肤纹路下,就像与生俱来的胎记一般。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记起,这和那晚在南海诡异的红头船船舱之中,堆放的那六口神秘棺材的摆放样式异常吻合!

霎时间,我想起了那些诡异的棺材,那个恐怖的缝线女鬼,还有那颗黝黑如石的麒麟心,我沉默了许久,幽幽地说出了一句:“就是这个印记么?”

王必果大声地对我说道:“没错!这就是尸弃魔的印记,是上一代的缝线女鬼唤醒了你,而作为钥匙,该轮到你开启玄门来唤醒不死军团了!”

我冷笑了一声,忽地昂起自己的脑袋,桀骜不驯地顶了王必果一句:“要是我不答应呢?”

王必果毫不犹豫地回了一句:“海豹,你想让你母亲就这样死去么?”

“你母亲敢选择进入玄门,就是坚信你会进去救她。”站在一旁的蒋绍水也立即笑呵呵地补充了一句。

我埋下了脑袋,闭着眼睛思索了一阵,隔了好久好久终于重新抬起了脑袋,对王必果说道:“好吧,带我去玄门,我要进入。但是我不是为了唤醒不死军团,而是为了找回我的母亲。”

末了,我又用忧伤的语气说道:“我还没真正见过我的母亲……”

“你终将见到你的母亲。”王必果笑着说道,眼睛里已经抑制不了地放射出凶悍的精光。

这话听在我的耳朵里边有些碍耳,但是我已经没有了选择,就在我迈开脚步,准备随着王必果走向亡灵殿的后殿时,蒋绍水忽然叫住了我。

“带上那东西啊!”蒋绍水笑道。

我狐疑地问道:“什么东西?”

一听我的问话,蒋绍水咧开嘴巴,笑得非常诡异莫测:“海豹,那东西就藏在你的伙伴怀中啊!孙思贤,帮忙拿给他吧!”

孙思贤听到蒋绍水的吩咐,一声不吭地走到了石坚尸体的旁边,蹲下了身子,从石坚的怀里掏了掏,“唰”一下拿出一个黝黑发紫的硬物,在手里稍作掂量便递到我的面前,冷冷地说道:“拿着吧,这是属于你的东西。”

我定睛一看,只见这东西不是别的物品,正是我们在长江漩涡底下的霸下石碑处得到的虎符,此刻正在孙思贤手掌上泛着紫色的诡异光芒。

我轻舒了一口气,伸出手接过了虎符,反手就“啪”地给了孙思贤一巴掌。

孙思贤猝不及防,整个人吱都来不及吱一声便一头栽倒在地上,等他颤悠悠地支起上半身时,原本戴在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已经不见了去向,而他的鼻孔也在“吧嗒”、“吧嗒”地朝下滴着鲜血。

“孙思贤,这是替石坚扇你的。”我说完这句便朝地上恨恨地啐了一口。

孙思贤不怒反笑,一边抹着自己鼻孔不断溅落的鲜血,一边自嘲般地笑道:“呵呵,扇得好!我……我的确对不起石坚。”

“你知道就好!”

我冷冷地摔下了这一句,便扭身走向了王必果,阴郁地对他说道:“走吧王所长,带我去玄门吧!”

王必果笑了说了一句“好”,就一马当先地带我朝亡灵殿的后殿走去。

其他人见状,纷纷跟在了我的后边,就像一队越冬的大雁,紧紧地跟在我们的后头。可是我不能确定的是,王必果带领我们要到的地方,是温暖湿润、丰衣足食的南方,还是阴暗痛苦、凄凉孤寂的地狱。

绕出了中殿,我打开了“海洋王”手电筒,第一眼便看到了后殿的轮廓。

和前边呈“品”字形的前殿和中殿不同,这后殿是一个“凹”字形结构,显得极为突兀,和配殿的结构极为不和谐,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张开的兽口,时刻准备吞噬胆敢进犯的一切敌人。

“海豹,你怕了么?”这时候王必果悠悠地在我耳畔说了一句,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我抬头意味深长地望了王必果一眼,紧紧地抿住嘴唇,一声不吭地跟在他的背后,默默地朝后殿走去。

后殿没有门,因此我和王必果没有耗费多少劲,就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了后殿之中。

出乎我的意料,和极其奢华的前殿和中殿不同,这后殿没有名贵珍奇的黄花梨木、繁重贴金的和玺彩画,也没有雕砖扫金的墙壁浮雕、美轮美奂的铜龙盘柱,甚至没有精雕细刻的石栏杆、玲珑剔透的御路石,只有灰蒙蒙的一片,似乎是一片死域。

我内心深处已经感到这后殿的不同寻常,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冷不防发现紧抓着“海洋王”手电筒的手掌心上都是湿漉漉的汗水。

可就在我提心吊胆的时候,我的左边鞋底忽然被脚下的一样突兀的东西硌到了。

“咦,”我心里暗道,“这地面上是什么东西呀?”

我立刻将手里的“海洋王”手电筒朝地上一照,可就在我看清楚地上是什么物品的时候,整个人骇得“哇”一声跳了起来!

我看到了什么东西?

天哪,我看到了一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狰狞人脸!

我心头一凛,情不自禁地朝另外一个方向侧移了好几步,不料这个时候我的右边鞋底又踩到了地面上一样物品。

我心头一震,立刻用“海洋王”手电筒探照过去,只见又有一张睚眦尽裂的人脸浮现在地面上!

我立刻又像触电一般闪开了,就在这个时候,王必果的声音幽幽地传来:“海豹,不是吧?这个你都怕?不就是人牲的脸么,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人牲的脸,”我错愕地叫道,“什么意思?”

王必果不以为然地说道:“就是陪葬的人,被活生生地割下朝前的那张脸,然后嵌在地板上,以此作为胜利的资本和皇权的象征来炫耀。你瞧,这些人脸还保持着死前的模样,真的是栩栩如生呢……”

听到这话,我心跳不禁加速起来,随着手中“海洋王”手电筒的扫射,我看到不但地面上布满着人脸,包括墙壁和天花板上,都是触目惊心的人脸。这些人脸其中不乏善良的老人、柔弱的妇女和天真无辜的孩童,真可谓赶尽杀绝,男女老幼都不放过。

这哪里是后殿啊,简直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屠场,一个让人胆寒的地狱!

我下意识地抹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暗道这朱元璋也太歹毒了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我回头一望,来者是狱宗会的魑魅魍魉。

我冷眼望着这四人,就在这个时候王必果对我说道:“海豹,魑魅魍魉可以为你打开进入玄门的结界,其他的就靠你一个人去面对了。”

我愣了一下,对王必果说道:“王所长,你不陪我进入玄门么?”

王必果“哼哼”地干笑了两声又说道:“海豹,我说过了,只有尸弃魔,才能进入这个玄门。当然,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进入里边的,我会找一个人陪你进去。”

“谁?”听到这话,我立刻瞪大眼睛问道。

“她!”王必果阴测测地笑道,后边的阴影之中缓缓地走出一个人来。

我的心脏立刻“噗通”、“噗通”狂跳不止,但当我定睛一看,我愕然地发现从暗处走出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孔雀刘喜喜!

王必果得意地拍拍小孔雀略显单薄的肩膀,笑着对我炫耀道:“经过多次改造,她终于是一个合格的绝命改造者了,可以和你并肩作战啦!快感谢我吧,你终于不是一个人了!哈哈哈……”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