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前天,我给他把过脉。”

乐知微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我们并没有带病人来你这里。”

“胜于蓝”抬手示意旁边的护士叫下一位患者,然后瞥了乐知微一眼,说道:“我去了患者家,XX胡同XX号。”

还没等乐知微回过神,她就被护士小姐请了出去。

前天……正是她跟郑祺御以及肝病专家一起去祖教授探望的日子。乐知微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本该是意料之中的事,她不学无术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了,这种要命的大事谁会真的信她?

“那个……您是乐知微把,演恐怖片的那位?”

一句话把乐知微从思绪中拉扯回来。

说话的是刚才请她出门的那位护士,她睁大了眼睛,一脸欣喜道:“我能找你要个签名吗,我闺蜜是你的脑残粉!”

乐知微受宠若惊,这还是她来到这个时空第一次有人向她表达喜爱找她要签名呢。

她结果护士小姐的笔,在本子上签下名字,一手字飘逸灵动,很有风骨。

护士小姐显然被乐知微的签名惊艳到了,不住地赞好后,还翻着手机把她闺蜜的照片翻给乐知微看。

“很秀气。”乐知微夸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呀,你不知道我闺蜜以前可是个胖子,没想到这回一瘦下来这么好看,果真胖子都是潜力股。”护士小姐划着手机屏幕,给乐知微看她闺蜜以前的照片。

乐知微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她闺蜜瘦下来怎么还会有自己的功劳。

护士小姐似乎是看出来乐知微的疑问,解释道:“你不知道 ,看恐怖片可减肥了,尤其是你参演的恐怖片,都是精心打造的,一个顶俩!我闺蜜还特意把你剧照洗了下来,做成了海报贴在了餐桌上,她瘦成一道光的宏愿就靠你来实现了。”

乐知微:“……”

***

诊室。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一脸紧张地跟“胜于蓝”描述着病情:“我两个月前熬了一个通宵后,第二天莫名的感觉心跳加快,开始我也没当回事,后来有时候晚上躺在床上心跳就快的厉害,还喘不上来气。我以前总熬夜的,从来没这样过……”

女孩子在胜于蓝的示意下,伸出手搭在软垫上,胜于蓝的手往女孩子脉上一按,皱眉道:“你平时也这样么?”

“什么?”

“你心跳……”

胜于蓝刚说完三个字,那女生的脸刷一下的红了,嗫嚅这说:“……没有。”

诊室里一位实习医师低笑了一声,笑声一闪即逝,让人以为那是错觉。

胜于蓝只当没听见,手依旧搭在女孩子的腕上,开口说道:“你心跳有间歇,平时自己有感觉吗?”

……间歇?

难道不是快吗?

女生有些尴尬,摇了摇头说:“没感觉到……”

胜于蓝收了手:“你刚才说话的时候,又停了一下。”

“那个……医生,‘停了一下’是什么意思?”

“心跳漏了一拍。”胜于蓝头也不回,嘴上说着,手却在键盘上飞快地跃动。

女生脸又隐隐有红的趋势,能不漏一拍么,她都不知道漏了多少拍了。

一个医生长成这样,真是造孽啊。这医术得多精湛,才能在给女孩子诊脉的时候不误诊……

说话干脆利落,连诊个脉的断语用词都这么……这很港台言情。

打印机打出了一张单子,胜于蓝随手放在桌子上,手指指着药:“第一种去中成药房取,一日三次,一次一支,饭前吃。下面这个去颗粒药房取,早晚温水冲服,饭后吃。辛辣、腥膻都别沾,尽量晚上十点前休息。”

女生:“……”她还没描述完病情呢,这怎么连药都开完了,她对自己的情况还一无所知呢。

“我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心律不齐,心跳有间歇,不算严重。”

女生放下心来。

胜于蓝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就是容易猝死。”

“……”女生脚一软,差点坐地上。

“这是一周的药,吃完就没事了,以后少熬夜,别通宵。”

“……那我一周后来复诊?”

“不用。”

女生被吓到了:“我以前身体挺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

“没生病之前,谁身体都挺好的。”

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胜于蓝和女生顺着声音往门外一看,只见乐知微倚在门口,整个人懒趴趴的。

胜于蓝皱眉。

乐知微直起身子往里面走,路过那女生的时候,安慰道:“日积月累的病,吃了药好好调养算不得什么大毛病,别怕,去取药吧。”

胜于蓝看着乐知微三言两语就把那女孩送出了诊室,冷语道:“你怎么又来了。”

乐知微径直走到胜于蓝桌前,把手里的挂号单往桌子上面一拍,吐出两个字:“看病。”

乐知微也不管胜于蓝是何表情,自己往凳子上一坐,说道:“医生,我有心病。”

胜于蓝看了乐知微两眼,突然就笑了。

“那儿,”他伸手一指,“去给我倒杯水。”

乐知微一怔,这是把她当丫鬟使了?

这能忍?!她可是“病人”,要细心爱护的好不好!!

乐知微吐了两句槽之后,乖乖站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到胜于蓝手中。讨好道:“您喝,貌似有点烫,您慢点。”

胜于蓝就着乐知微瞬息万变的表情,喝了一小口水,扬声对外面的护士道:“请下一位。”

倒是没出言赶乐知微走,乐知微也就好整以暇地站在胜于蓝身边,笑盈盈的。

过了好一会儿,护士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外面的患者……”护士埋怨地看向乐知微。

胜于蓝的表情终于有点松动,眼睛一眯,只问护士:“怎么回事?”

护士有些郁闷,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乐知微挂好号,在等候室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患者聊天,不一会儿那位患者就千恩万谢地起身走人了。

等连走了两位患者的时候,护士才意识到不对,走近乐知微的时候,就见乐知微给患者一搭脉,没等患者说什么,就一五一十的把症状一一道来,患者连连点头表示乐知微说的简直太对了,旁边围着的另几位患者更是跃跃欲试,恨不得把手腕伸到乐知微脸上,就等乐知微帮她们把把脉。

乐知微三下两下就把门外等候的一大批患者搞定,患者们都以为运气好遇见了位神医,还想问乐知微的名字,留联系方式。

事实证明乐知微这种影星,在大爷大妈面前是完全没有存在感的,大爷大妈们只认识家庭伦理的演员。

不过这也大大方便了乐知微。

胜于蓝用目光警告乐知微。

“我冒失了,郑重向你道歉。一位又一位,看完又有新的患者来,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才是头,不知道你下班了看不看得完,不知道你明天不出诊我要去哪里找你,若你这样日复一日的忙下去,拖了那些时日,不知道本有希望能医治的病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乐知微声音渐渐放柔,听得人心莫名一软。

胜于蓝听护士说完这件事,第一反应就是回忆了一下乐知微之前跟他描述祖教授脉象的话,已经她还未说全的药方,用词之精准,选药之精细,在中医方面没有较高的造诣是做不到的。细想之下,他才放了心,才有空生气。

不过乐知微这几句话,让他有火都发不出来。他执意不肯为祖教授医治,纵然有他的道理,却也未尝没有一丝心虚。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治。”

胜于蓝抬眼看她。

“其实如果你尝试的话,未必一点办法都没有吧?”

胜于蓝只看她,微微翘起嘴角不说话。

“可你为什么不愿意尝试呢?是他们不肯信任你吧?这样的重病,患者带着怀疑的心态求治,时时刻刻质疑医生的医术,可你明明有能力去尝试一下,对方却不愿信赖你,你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吧?”

乐知微没给胜于蓝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可患者为什么不肯信赖你呢?因为你年轻?肯定不是。早已名声在外,年龄就不是问题了。你想想同样的病 ,如果患者看过西医,西医给了一个活不过几月的答复,绝大多数患者只会绝望、哭泣,不断问医生有没有办法救救命,跟西医死磕到底。只有一小部分的患者会尝试其他办法,比如……找中医试试看。可看过中医的患者,在得到一个令人绝望的答复后,恐怕第一反应就是掉头去找西医吧?”

“原因何在?中医式微呀,中医不是主流呀,相信中医的人不多呀。你已经成名了,可后来者呢,几代之后呢,几十代之后呢,‘中医’这两个字可能不复存在了吧。难道你不想改变这一种状况,不想从你之后,有更多的患者西医无法医治的情况下选择中医,选择另一种方法尝试,在中医的帮助下延续生命?据我了解,有些西医无法医治的病,中医是可以治愈的。每天在医院病床上死去的病人,有很多是可以有机会继续感受亲人的温暖的。作为一个中医学的传承者,怎么能继续无动于衷?千年沉淀下的精华,不该被时间湮灭。”

一番话太过激昂,说得乐知微口干舌燥,天知道她为了此行做了多少功课。

胜于蓝稍稍有些动容。

乐知微缓了口气,继续慷慨陈词:“祖教授是谁?是国家的军事顾问,领域内最德高望重之人,是身体但凡有点小毛病都能惊动上面的人。只怕明后天央视新闻就会有祖教授生病的报道。若是集结众多专家会诊都没有办法医治的病,在中医的疗法下治好了……”

乐知微突然顿住,等等,她不是想这么劝说的,怎么说跑偏了。

她明明所有的话总结下来就是两句而已:“生命可贵,弘扬中医”。

她说了这么多,胜于蓝只说了一句话,就成功让乐知微蔫了。

胜于蓝说:“可你已经看到了,他们并不信任我。前提都不成立。我这点名望,不够看。

其实还是不想管而已。

不得不说乐知微的确把他说动了,可是他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若是他手到擒来的病症,乐知微这一番话足以让他去争取去努力。

但祖教授的病……

胜于蓝在心里摇着头,他连延缓病情的信心都不足,何况治愈?

只怕到时反倒让中医难堪罢。

乐知微此时沉浸在自己制造出的金刚氛围中不可自拔,稍一晃神,就没能准确把握住胜于蓝的情绪。

反倒认为胜于蓝说的有道理。

过了片刻,乐知微才猛然反应过来。

她把药房递给胜于蓝,缓缓说道:“你也知道这个病,是咱们中医里面的绝症,基本没有医治的价值了。你也见过祖教授吧,很和蔼很慈祥的一位老人。我当时知道祖教授得的是这个病以后,心里很接受不了。那种作为医者却无力医治病人的感觉很不好受。”

乐知微说道这儿,胜于蓝也有些动容。

“后来我就在想,一种病,在没人能治好之前,都是绝症。可多少绝症,最后都找到了医治的办法?虽然我学识有限,不能跟先贤们比医术,我可能不是那个能把绝症变成可治之症的人,但这不是我眼睁睁看着病人在我面前死去的理由。所以我想,不管能不能,我得试一下,万一能了呢?反正是绝症,无论如何情况都不会比现在更遭了。”

诊室里一片安静。

“这个方子我是好几天之前写出来的,当时很开心,觉得尝试一下,祖教授或许就有救。那天晚上我一直忙到很晚,药量一点点加,一点点减,生怕哪里出了问题,影响到药效。”

乐知微的声音渐低。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被吓醒了。”

乐知微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梦见小时候,师父给人家治病,也是个绝症。从当时的推断来看,病人最多活不过三个月,当时病人以性命相托,我师父也不肯轻易放弃,下了一味猛药,只盼着能把人救过来,结果病人不到一个月就不在了。”

“当时我小,不是很懂那种感觉。只知道师父整夜整夜的睡不好,那段时间师父好像老了好几岁。”

“现在我明白了,师父是自责,自责自己在病人全心信任他的情况下,非但没能延续病人的生命,反倒害他少活了两个月。我想这件事恐怕师父一生也不会忘,也没办法原谅自己吧。”

“之后有一段时间,师父就不再接诊这种绝症了。我本以为师父再也不会接诊的,可没过两个月,师父再一次接手了一位绝症患者。当时我怎么也想不通,甚至还想去阻止师父,我真的很怕,怕那一位病人也治不好,怕师父这样下去会承受不住。”

胜于蓝一瞬不瞬地盯着乐知微看。

“那一晚我醒了之后,就再也没睡着,思来想去,真的很怕自己的药方治不好祖教授,反而加速祖教授的死亡。怕以后日日夜夜自责,怕自己会永远活在不安中。当时我整个人都被那种恐惧包围,我是真的怕,也是真的不想去承担这个责任。我翻来覆去的想了一晚,可最后,我还是来找了你。”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师父后来又肯医治绝症患者了。这种提着良心战战兢兢一辈子的事,总要有人去做,不是前辈们,就是我们,不是我们,就是后辈们。”乐知微指着胜于蓝身后书架上的书,“这医书上的字字句句,都是先贤们在痛苦自责中写就的,都是无数患者的鲜血铺成的,有了他们的心血,我们才能成为三指之间断人生死的医者,没有这些,何谈治病救人,只怕随随便便一个小病症都成了我们眼中的不治之症!先贤们不怕么,他们也怕,可怕不是他们退缩的理由。”

乐知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先贤们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能?”

乐知微声音渐若:“我用药很轻,总不会更糟。我们为何不尝试一下,若能成功,日后那千千万万的患者,也有了治愈的希望……”

胜于蓝看乐知微的眼神变了几变,只觉得热血翻涌。

乐知微字字句句,就如同割心的刀子,一下一下,刀刀见血。

没错,他怕。

他顶着一个名医的头衔,可他知道,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只一个“怕”字,他就已经输了。

他怕他这个患者口中能治愈的神医失手,他怕失败。

两位这一番话,让他猛然惊醒:怕,不该是他止步不前的理由。

胜于蓝几乎是脱口而出:“好,我会竭尽全力。”

听到了想听的话,得到了胜于蓝的承诺,乐知微一口气松下来。

只要他答应了,自然会有办法争取到为祖教授医治的机会。

如果他不能,那他的师父一定能。

乐知微在常喻的讲诉中了解到胜于蓝的师父名望之高,简直可以称之为医学界的泰斗,只是老人家年岁太大,已经没有多少心力行医了。

如果可以的话,最后药方定好之后,还可以请老人家指点一二,便又能多了几分把握,乐知微只觉前途一片光明。

她低头一想,今天晚上,会诊结果应该就出来了吧……

“这药方。”

“我看看。”

胜于蓝也不是含糊的人,热血过后,他冷静下来,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既然他已经初步认可了乐知微的医学造诣,又知道乐知微花费了大量的心血才写成了这个药房,自然不会浪费。

有些病症说不好治也不好治,但不好治一般是因为没有医治方向,有了原理,才好结题。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明确治疗方向。

中医很有趣,明明眼睛不明亮了得了炎症了,它偏不像西医一样,滴眼药水用眼药膏,它治肝,把肝脏调理好了,眼睛自然就明亮了。

肝脏出问题了,它又偏偏不治疗肝脏,它治脾。

“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实脾,则肝自愈。”

这就是乐知微药房的理论依据。

她没有选择从肝脏入手,而是通过健脾,转而达到治疗肝病的效果。

胜于蓝细细地看那药方,起先皱着眉,慢慢眉头舒展开来,最后脸上竟有了笑容。

都是精于医术的人,不用多说,一张药方就能说明医者的全部心理活动。

胜于蓝很快就看明白了乐知微的医治思路:健脾,祛痰,散结。

脾为后天之本,也是生痰之源。脾虚,则正气不足,邪气入侵,自然会生病。可以理解为免疫力差。

而中医的痰,分为有形之痰和无形之痰。

无形之痰受热毒慢慢煎熬形成有形之痰,痰淤积在肝排泄不出,就形成了肿瘤。

所以乐知微用了瓜蒌、浙贝、蜂房来化痰散结、清热解毒。又用了茯苓、黄芪、太子参固本培元,健脾补气。最后添加了白花蛇舌草、半枝莲辅助。

乐知微后来添加的几味辅助性药物,早就被证明有极好的抗癌效果。当然,胜于蓝不知道乐知微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癌”这个字眼,不然一定会被震撼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个药方看的胜于蓝连连点头,这个治疗思路让人眼前一亮,倒是值得一试。只是,中医学界什么时候出来了乐知微这一等人物,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的师父是?”

乐知微一怔。

这个问题……总不能跟人家实话实说,说自己是穿越来的吧,看来又得编个故事了 - -

她真的不想编谎话骗人……

乐知微的故事总是信手拈来,不可思议至极,但又不由得人不信。

胜于蓝一脸懵逼的听完整个故事,奇遇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当下,胜于蓝决定,这种病症,自然不能少了乐知微这个神医之徒。

得,别走了,一起研究药方吧。

至于争取医治机会,他会尽力的。

一直到了最后,胜于蓝才反应过来,当时他是有多蠢才花费那么大力气去争取祖教授的治疗权。天下肝癌病患千千万,给谁医治不是造福人的事?非得给求爷爷告奶奶的给祖教授治,他真是二透了。

从胜于蓝的诊所出来,乐知微胸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最后二人商定集中时间,在诊所找一间没人的屋子,静心再好好确定一下治疗方向方法,仔细斟酌一下药方、用药、用量。

定在诊所一是因为诊所里医学著作丰富,二人能及时查阅。二是因为,这不是件分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他们不确定会用多少时间,白天若是没能确定好,为了保证思路不被打断,很有可能要加班加点,通宵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有时间慢慢来,但病人耗不起。

乐知微想起之前胜于蓝给那位女生看病时候说的那句“容易猝死”,他们也在往作死的道路上奔。

最终时间定在了后天,是胜于蓝挤出来的空闲时间,相比之下,他比乐知微可要忙多了。

乐知微跟胜于蓝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在车里等着乐知微的常喻,看到乐知微出来了,忙下车接她,还顺手给她戴了一个墨镜。

“回家?”

“嗯。”

走到半路,常喻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放下,常喻说道:“有记者等在你家门口。”

“啊?”

记者这种生猛的动物,她实在有些怯。

“那先回公司吧。”公司有她的休息室,贤惠公司补个觉也好,早上实在起的太早,刚才在胜于蓝的诊室里又太过激动,导致她现在整个人都是虚的。

“……公司门口记者更多。”

乐知微:“……”泪目,明星不好当。当时原主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万众瞩目、完全没有私人空间的职业。

原主吐槽:以前也没被记者跟的这么紧,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啊!!

“那还是回家吧。”

常喻应了声“好”,驱车直往乐知微住处开。

当看到门口堵着的记者后,乐知微才知道为什么常喻会特意告诉她一下门口有记者了。

这不是一个两个记者,而是……一大群,把整个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

躲无可躲,藏无可藏。

乐知微就着这个画面,再回想一下常喻说的“公司门口人更多”,想象一下公司门外的记者,不知道是怎样的盛况。照这个情形,应该可以用人山人海这个词来形容了。

乐知微压下内心的紧张感,跟着常喻一起下车。

她偷瞟了一眼常喻,暗道:一看就是老江湖,面对那么多记者,居然能面不改色。

乐知微跟在常喻身后,莫名的就有了安全感。

记者们看到乐知微下车,激动地围了过来。

“乐知微,对于微博上热门话题‘乐知微独得剧组青睐为哪般’中所说的肮脏交易,你怎么看?”

一位男记者最先发难,提出了一个极为尖锐,也隐隐有着一丝侮辱意味的问题。

没等乐知微听清问题,又一只话筒递到了乐知微面前。

“乐知微,刚刚转型就与许亦搭戏,会不会很紧张?”

这是一位跟常喻交好的娱乐记者,问了一个无功无过的问题,恰到好处的帮乐知微解了围。

常喻向那位记者投去了一道感激的目光。

躲是躲不过去的,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既然躲不了,那就面对~

第一位记者很是执着,又把那个不够讨喜的问题问了一遍。

常喻刚想开口帮乐知微解围,就听乐知微微笑想那位记者道:“你想我怎么回答,你说出来,我重复给你。”

乐知微这话一说,所有人都怔住了。

娱记当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演员这么回答记者提问的。

乐知微看他不说话,笑道:“你不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这种问题她怎么回答都是错,否认的话,那就是掩饰,难不成还另辟蹊径承认她没做过的事?

这种事,别人认定你被潜规则了,没潜也是潜了,解释也是白解释。

乐知微转头去回答另一位记者的提问:“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许亦演技极棒,很容易就能把人带入戏,一旦进入到了角色,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就在这时,常喻的手机又响了。她稍稍往旁边侧了一下身子,躲开记者。

常喻接起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放下电话的时候,在乐知微耳边小声说道:“剧组发布会的时间定下来了,后天上午十点。”

后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