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别摸啊摁摁

金色小兽恍惚之间,灵魂深处,似有一段尘封许久的记忆片段,被缓缓翻阅开来。

似一段不可磨灭的古史,霎时化作千丝万缕,强行充斥在它的脑海思绪当中。。

同一时间内,它那一缕茫然飘渺,恍惚无主的思绪,仿若穿梭过了万古岁月流年,似又再次回到了那场惊天动地的一幕战役当中。

意境画面中,只见那是一片血染苍穹的一幕场景,天地巨颤,万族哀鸣。

血染猩红的苍穹大幕,都似在那场惊天动地的绝世战役中被打爆,湮灭开来。

无数股毁灭风暴,肆虐天穹,似一道道巨大的龙卷之势,倒挂在九天十地之间,不断释放出那毁灭万钧,湮灭万事万物的极致力量。

在那股毁灭万钧之力的狂暴冲刷之下,进而有着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黑洞漩涡,被洞穿凝聚而出,层层分布在无边血染苍穹的破碎大幕之间,支离破碎,满目疮痍。

这天地大势,仿若毁灭前夕的一刻临来,实在是摄人心魂,骇人心魄。

引万族之势胆颤,万物俱残。

九天苍穹之上,男子一身黑袍随风涌动。

一头如似泼墨一般如瀑倾洒开来的黑发,如似万千挥舞的神魔之手,鼓荡在天穹大幕之间,释放出一股极度狂野,不驯的妖异风姿。

在男子脚下,乃是这方苍穹环宇之间,那些不断凝现,又在接着湮灭而去的无数空间裂缝,黑洞漩涡的接连闪现。

一波接着一波,就似一股不朽不灭的循环之力,不断迸发,循环在那塑造与毁灭的两股极致力量之间,轰鸣不已。

男子双目如电,双目之间,神光开阖,凝神望着掌心之间,那道悬浮而立的黑色之石。

下一刻,在周天境内,那股万钧毁灭力量的迸发之间,男子目光一动,紧接着,那如同恒古凝立的绝世身影,随之跟着幻动而起。

只见他大手顺势翻压而下,就似九天神王打出的灭世镇压一掌。

携万钧不朽之力,狠狠对着大地之上,那道奄奄一息的龙族至强者,碾压而去。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那道定格的黑色之石,同是随之迎风暴涨而起。

如似携带震天动地般的无匹伟力,狠狠对之镇压而去。

“啊不要,你若杀我,本祖定会舍身化魔,永世长存,专猎杀你这一脉传承之人,不死不休”

在那股死亡契机的笼罩下,只见在下界那方残破大地之上,那道频临绝境的龙族至强者,也是奋力挣扎而起,蓄势提气发出了最后一道惊天动地的龙吟啸声,凄厉响彻开来。

但也仅是到此为止,因在它那惊天龙吟之声落下一刻,九天之上,男子打出的那道绝强一击,仍旧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

很快,在龙族至强者那对噙着黯淡无光的巨大龙瞳之中,男子瞬时将它一身凝聚的龙魄精元之力,迅猛打散而去。

随后,那道镇压而下的巨大黑石,更是将它的坠魔之身,强力镇压于此,释放不朽之力。

就似一座永世被镇压,屹立的强者丰碑,与世长存了下来。

至此,那惊天一战落下了帷幕,留下天地万物伤残之景。

血染天穹的画面,被定格于此

恍惚之间,金色小兽娇小的身姿,猛的一震,那缕飘散无主的思绪,随之再次回归到本体,进而转醒了过来。

“不,这绝对不可能,那镇魔石早在万年之前,就已被毁灭而去,现下怎么可能会再次出现于此?”

“难道,这世间之上,还有着第二道与之一模一样的镇魔石不成?”金色小兽满是不可置信,失声啸道。

“什么一模一样的镇魔石?死鸭子,你没事吧?”

“怎么突然间,变得一惊一乍起来了?莫不是受创太重,把脑子也伤到了?”

薛刚适时出声说道,满是不解的望着金色小兽,目中精光闪烁,似是想要将它先前吐露出的那番怪异言辞,弄个清楚。

对于金色小兽的来历,他多少也是知晓一些。

眼前这只怪异另类的鸭子,恐怕存世的时间,要比他还要来的久远难测。

虽不知它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但薛刚从未看到过它,有这般失态忘神的时候。

然,对于薛刚那一番略带打趣情调的说辞,金色小兽却似闻所未闻一般,仍旧在那不断摇头忘神的喃喃着,“不对,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镇魔石绝不可能,在度凝现在当世。”

说着,它娇小的身姿一动,已是快速对着前方,那道镇压,屹立的黑色镇魔石爆射而去,似想要对之一探究竟。

“不要冲动,待万事商议后,在做定论,快回来”

见状,薛刚骇然失声唤道。

但,已是为时已晚。

在失去了离火神界的护持之力,金色小兽现下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还未靠至镇魔石的近前。

已然是被周天境内,那股化形盘踞的滚滚魔气诡物给笼罩而进,重创于身。

嘎嘎嘎

紧接着,在那股滔天渲染,波及的魔气长河当中,金色小兽再度受创的躯体,猛的倒射而回。

薛刚见状,同是咬牙,奋力蓄势,瞬时打出了一记毁灭剑阵之势,阻断了前方,那股汹涌侵蚀而来的滚滚魔气之力。

一个闪身之下,已是将金色小兽带回到了离火神界之内。

在他身后,那道才是被他打出的毁灭剑阵,仅是在呼吸之际,已然被那股滚滚侵蚀的魔气之力,给冲击的支离破碎开来。

见此一幕,薛刚不经又在感到一阵后怕不已。

“奶奶的,前面就差一点点,我等就被那股侵蚀的魔气之力,给吞噬而进了。”

“你且告知老夫,你如此莽撞行事,究竟是为何意?”

在那一连串,憋屈窝火的打击力度之下,这回连之一向如似痞子无赖的薛刚,都是忍不住一阵火大,狠狠对着金色小兽咆哮连连,怒吼不止。

“这个地方很不一般”

“那道出现的镇魔石,也很是不同寻常”

“所以,接下来你要小心应付行事了”

金色小兽无比虚弱的说道,随之双瞳一翻,彻底浑死了过去。

一时间,只剩下薛刚一人,呆坐在原地之上,仿若石化一般,愣在了当场,很是茫然无措。

请大家支持一把,拜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