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什么?冰魄神珠?你没看错?”

“没看错,和那只老乌龟说的一模一样。淡灰色,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任何光泽和灵息波动。而且那通宝灵猿认定它是宝物,肯定就是冰魄神珠。”

“可冰魄神珠怎么会在她手里,她不过才筑基期,怎能从北海冰宫盗走此等重宝。”

“好像她刚才说是她花二十万灵石买的。”

“此等重宝,二十万灵石怎能买到?”

“冰魄神珠锻造于十六万年前,本是人类之物,乃是秘宝录上排名第七的神器,但自其出世以来便这般朴实无华,模样普通,没有通灵的情况下,许多人都不会把它当做宝物,只当做是一颗普通珠子。以前人们还知道冰魄神珠,但是北海龙族已经几万年没和人类打交道了,估计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这件宝物。兴许盗宝之人不知其价值,所以才低价甩卖。”

“既然不知其价值,为何又要冒险到北海冰宫将其盗走?”

风金石和秦鸿涯都没想到,原来当日在北海冰宫盗走冰魄神珠的确实是一位实力高深的化神期鬼罗,但他离开冰宫时被北海龙族发现,大战之后身受重伤,勉强逃出冰宫之后,已无再战之力,却偏偏遇上另一位化神期鬼罗。

那人见他身受重伤,便将其杀死,搜刮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由于不知道他是刚从北海冰宫回来,抢夺他的人便没有认出冰魄神珠来。他将搜刮到的东西全部拿去黑市卖掉。冰魄神珠辗转了几个买家,大家都没认出那是宝物,直到小红认出那是宝物,这才到了黑蜘蛛手里。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既然确定是冰魄神珠,直接抢走便是了。”

“怎么抢?她可不是一般的筑基期修士,我恐怕没有赢她的胜算吧?”

“那就偷,等她睡着了,偷偷拿走。”

“她在睡之前肯定会把冰魄神珠装进储物戒,戒子戴在她手上,取下戒子肯定会吵醒她的。”

“要不你色诱她。”

风金石总是这样不正经,秦鸿涯已经习惯了,以为他又在说笑,便白了他一眼。然而风金石却道:“真的,没跟你开玩笑。你试试,一下她。”

秦鸿涯继续给白眼,心思飞速转动,正在自己想着法子。

“她蒙着脸,说不定很丑。她把你留在洞府里过夜,意思很明显,定是见你长得好看,想和你那个。”

“风大哥,器灵有男女么?”

“没有,我们应天地造化而生,都是一样,不分男女。”

“既然如此,你怎么那么在意男女之事,老是这样不正经。”

“不正经?老子现在很正经,这可是秘宝录上排名第七的神器,你必须得搞到手,无论用任何手段。”

“你睡了吗?”黑蜘蛛突然问道。

秦鸿涯不确定她在问谁,便没有回答,风金石也安静了下来。

“风大哥,你睡了吗?”

“还没睡。有点睡不着。”秦鸿涯趁机转过身。看了她一眼,他本是想看看冰魄神珠,但她已经把它收了起来。不过风金石看到她没把它收进储物戒里,而是把它放在了里侧枕头下面。秦鸿涯转过身时,她也刚好做完这些并转过身来。

“我也是。”

“蛛儿姑娘有心事?”

“不算心事,只是觉得无聊。风大哥,你呢?你怎么睡不着。”

“我是因为蛛儿姑娘,绳子可不可以稍稍松一些,绑得太紧了。”

“啊?你是因为这个睡不着啊。不好意思啊,现在好些了吗?”

秦鸿涯明显感到绳子松动了一些,但估计还是难以从里边挣脱出来,于是道:“能不能再松一些,再松一点就可以了。”

“可以了吗?”黑蜘蛛问话时,绳子又松开了一点。

“嗯,可以了。”

“风大哥,我有点想家了,我明天就离开这里,你和我一起走吧。”

“你要回家,我跟着你做什么?”

“一起去我家啊,去我家玩几天。”

秦鸿涯打了个哈欠道:“蛛儿姑娘,我有些困了,明天再说可以吗?”

秦鸿涯并非真困,只是他不想和她一直聊下去,他得等她睡着。刚才黑蜘蛛把冰魄神珠放在枕头下边的时候,风金石才突然想起来,一些秘宝不能用低阶储物戒装下。风金石将此事告诉了秦鸿涯,他们立即决定等黑蜘蛛睡着以后悄悄将冰魄神珠偷走。秦鸿涯不再说话了,黑蜘蛛也不再说话,她闭上眼睛,试着睡觉。

风金石一直替秦鸿涯盯着黑蜘蛛,但她只是闭着眼睛,也不知有没有睡着。过一会儿她会瞄一眼秦鸿涯,风金石这才知道她并没睡着。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黑蜘蛛渐渐不再看秦鸿涯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风金石觉得她可能已经睡着了。但他不敢大意,叫秦鸿涯慢慢转了个身,又等了一会儿。

一会儿过后,黑蜘蛛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秦鸿涯便开始行动了。刚才黑蜘蛛把绳子松了松,使得他的左手摸得到右手,这样他便能拨动储物戒。他先是唤出青虹剑在被子上戳了几个洞,再唤出捆仙绳,伸进那些洞里,把棉絮一点一点掏出来扔到黑蜘蛛床尾下面她看不到的地上。

青虹剑在被子上戳完几个洞后,秦鸿涯就把它召回储物戒里,捆仙绳也是大部分藏在黑蜘蛛的床底,慢慢地,小心翼翼地伸过来掏走棉絮,只要黑蜘蛛一醒,立刻能缩回去不让她看见。

秦鸿涯继续假装睡觉,微微眯着眼,一边观察着黑蜘蛛的动静,一边控制着捆仙绳慢慢掏走棉絮,他很小心,所以进度很慢。半个时辰之后,才将整个棉被掏空。

棉被被掏空,秦鸿涯小心翼翼地爬出来。见黑蜘蛛仍是没有什么反应,便从地上站起来,轻轻走向她床边。

秦鸿涯每走一步都要停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确定黑蜘蛛仍然是睡着的。过了很久才终于走到床边。由于冰魄神珠是放在她内侧的枕头下面,而捆仙绳又勾不住圆溜溜的冰魄神珠,秦鸿涯不得不越过黑蜘蛛,躬下身子将一只手伸进去按在床上,用另一只手去拿冰魄神珠。

而就在他的手刚伸进枕头下面时,黑蜘蛛突然动了动,转向里边,秦鸿涯急忙抽出手,站直身子,心咚咚直跳。可是过了一会儿黑蜘蛛也没睁开眼,看来只是睡梦中翻了个身。秦鸿涯咽了口口水,调匀呼吸,再次躬下身子去拿冰魄神珠。

然而,当他的左手按在床上时,黑蜘蛛又转了过来,秦鸿涯急忙踮起脚使劲躬着身子,制造出最大的空间,这样她翻身的时候就不会撞上他。

黑蜘蛛转过身后还未醒来,秦鸿涯吐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可就在这时,黑蜘蛛突然惊醒。秦鸿涯吓了一大跳,由于踮着脚,重心不稳,直接趴到了她身上。

“啊你干什么?”看到秦鸿涯突然趴在自己身上,黑蜘蛛吓了一大跳。

她坐起身,秦鸿涯怕她去拨动储物戒储灵戒,急忙用双手按住她的双手,这样一来黑蜘蛛更是误会,还以为秦鸿涯是想非礼她,吓得都快哭了。“你干什么,你个臭流氓,你快放开我。”

“对不起,蛛儿姑娘。”秦鸿涯听她这么一说,急忙放开手,可是刚一放开又后悔了,又想去按住她的手,黑蜘蛛拼命挣扎反抗,哭喊连连,很受惊吓。慌乱之中,秦鸿涯无意间按在了她的胸脯之上,由于她穿着睡袍,挣扎时睡袍已被扯乱,秦鸿涯竟然直接把手伸到了里面去。黑蜘蛛的蒙面布还未被扯掉,但是连额头都红了。秦鸿涯急忙收回手,正欲道歉,黑蜘蛛啪的给了他一记耳光,骂道:“臭流氓。”

秦鸿涯急忙放开她站了起来。黑蜘蛛则急忙将被子拉过来包住自己,缩到墙角,惊吓而警惕地看着他。

“蛛儿姑娘,对不起。你长得太美了,我”

“滚”

秦鸿涯欲言又止,转身去开启洞府石门,出了洞府。

秦鸿涯离开洞府以后,黑蜘蛛还是惊魂未定,渐渐哭了出来,哭得很是伤心,最后竟将头埋进膝盖里,抱着膝盖哭。

过了很久她才抬起头来,啊的一声大叫,捡起旁边的枕头奋力砸了出去,然后又埋下头哭。

哭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将头抬起,盯着原来放枕头的地方,那颗灰色的珠子不见了,她突然停止了哭泣,目光渐渐阴沉下来。

她掀开被窝,迅速换好衣服装备,追了出去。可是出去以后才发现,秦鸿涯早已经没影儿了。他吃了封灵丹,黑蜘蛛的探测神念感知不到他的任何灵息波动。

此时秦鸿涯正一路向着冰宫飞奔。他吃了封灵丹,使不出御风诀,雪很厚,脚陷进雪里,跑得很费力。

风金石在旁边催着他:“快跑,快跑,继续向北跑,她肯定以为你会向南面逃。”

秦鸿涯一连跑了十几里路,累得都快虚脱了,却还是没有停下来。

“行了,可以停下了。她不会再追来了。”

秦鸿涯没有听风金石的话,继续向北跑。夜里看不清,加上他太累,被树枝一勾,摔进了雪里。但他还是没停下,奋力从雪里爬起来,继续向前跑。

风金石见他这么拼命,便道:“行了,不用跑了。”

“我叫你不用跑了,你想累死自己啊。”

“你还跑什么?”

“不用再向北了。”

秦鸿涯一直没有理风金石,又跑了十几里路。才停下来吃了封灵丹的解药,然后迅速调动灵力,使出了御风决,继续向北飞奔。

“你怎么还要向北?向东或向西兜个圈子向南嘛。她找不到你了。”

“你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把冰魄神珠送回冰宫去吧?”

“风大哥,冰魄神珠必须送还给龙族。”秦鸿涯终于对风金石说了一句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