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也疯狂

看到这句说明订阅不到60%,补订阅或等72小时就能看到正文哦  对于勇利确定了选曲连雅科夫都没说就先给自己打电话这件事, 维克托有点惊讶, 不知为何也有点高兴, 只不过——

勇利, 你不是跟恋人复合了吗, 为什么选曲又是这么忧伤的爱情歌曲?

这话维克托问不出口,毕竟对勇利来说, 他应该连勇利有过恋人都不知道。话说勇利有必要藏的那么严实吗?看看波波,每次恋爱都光明正大的炫耀, 也许不告诉身边的朋友自己脱单也是属于日本人的内敛?只是这么一副见不得光的样子, 恋人不会生气吗……

等等,既然选曲是这样……难道勇利又失恋了?!

那边的勇利算算时间不能打扰到维克托睡觉,随便又聊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自己慢慢继续翻曲库。没想到隔了不到二十分钟,维克托就又打来了电话。

“勇利!”

一听这个欢快的语调就知道是哪个维克托了,勇利的声音都跟着温柔了一点:“晚上好,维克托。今天电话不能打太久,会影响到明天比赛的。”

维克托当然知道这一点,身为运动员,无论如何比赛是最重要的。他其实也不想打这个电话,但实在忍不到回去问了:“勇利, 为什么选曲又是失恋?”

胜生勇利:“……”

“我明明记忆回来的差不多了……你为什么总失恋啊, 是觉得我不算恋人吗?”

勇利尴尬地扶额:“只是听到这首的时候稍微有点灵感而已……你也不是每个赛季的主题都和当前的情况相符啊。”

是啊, 赛季主题又不是必须的, 甚至跟当前状况完全相反也没什么不行。但因为这种理由被追问,勇利莫名就有种对不起维克托,让他当了地下情人的感觉。

“……我好怀念给你当教练那个赛季的勇利啊!想看到更多的‘爱’!”维克托半是抱怨半是撒娇。

说出去大家可能都不信……不,跟他们同场比赛过的选手大概信,外人就说不准了——维克托和勇利这一对里,最喜欢撒娇的是在外界看来优雅又绅士的维克托。

当初维克托给勇利当教练时,就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搂搂抱抱的。一开始他以为是外国人特有的开朗粘人,后来发现根本是特例,维克托对别人就不这样。

而由于天生性格内敛的缘故,勇利就不太会撒娇了,他在维克托抱怨他很少撒娇的时候,经常想说大概是你把我的份都一起撒完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只有一件事:即使已经习惯了多年,勇利依然对撒娇的维克托没什么抵抗力,好歹也是多年男神。

反正现在只是初步选曲,本来给维克托打电话也只是想参考一下维克托的意见。虽然年轻的维克托没说什么,但既然现在这个维克托抗议了,他又隐约觉得对不起维克托,换个曲子倒也影响不大,曲库那么多数据呢,下赛季也还远着。

“……我知道了。”勇利安抚维克托,“我再看看剩下的。”

维克托只是撒个娇,不是在命令。也许是出于记忆中他还是勇利教练的习惯,维克托详细地解释了一下:“如果没别的合适的,这个其实也不是不行。但重复这赛季的感觉不是太好,你下赛季要升成年组了吧?还是换个主题比较好。”

听到这儿,勇利也变得认真了起来,在工作方面维克托的确不会随便提议:“你说的没错,我会好好考虑的。”

维克托的建议还是挺实用的,的确,他没想到升组的问题,主题固定也不知道会给人什么感觉……说不定这选曲报给雅科夫,雅科夫都能给打回来。

于是在维克托拿着欧锦赛的金牌回来后,勇利已经重新选好了一个曲子。

“《斯卡布罗集市》?”

维克托惊讶地挑眉:“《秋叶》呢?”

“跟这赛季主题有点重复了,我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换一个……”勇利解释道,“总是看类似的表演,不是会很无聊吗?”

维克托露出了赞同的表情:“的确,我认为惊喜是很重要的。”

他之前是考虑到勇利搞不好又失恋了才没提别的,既然勇利自己想开了,那就最好了!

“说起来,维克托呢?”勇利问,“你有考虑下赛季的选曲吗?”

维克托深深地叹气:“完——全——没有灵感……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其实想法很多,但没一个让我有‘决定了就是它’的冲动。希望不要像这赛季一样临近死线才决定吧,愿缪斯女神眷顾我。”

勇利倒是非常有信心:“放心吧,肯定没问题的。”

维克托懒洋洋地倒在床上,看着勇利鼓励他,半真半假地说:“勇利,今年的生日礼物也给我编舞好不好啊?”

“你不嫌弃的话当然没问题。”勇利完全不觉得这是在占便宜,他们之间的友情也算是跨过了这种低级误会的阶段了,可以说是半步进入心灵之友。

维克托高兴了。

然而他没能高兴太久。当天晚上,勇利在晚上维克托习惯性地来找他时,注意到了不对劲。

“……维克托,你是不是发烧了?”

因为在雅科夫眼里,是维克托没事找事邀请的勇利,再加上勇利还没成年放他一个人住也不放心,所以在酒店里他们也还是室友。

维克托先洗完澡打算吹干头发就睡觉了,勇利在他之后去洗的,等他洗完出来外面等的人已经换了一个。

“勇利!”有着部分记忆的维克托开心地抱了过来,“今天下宣战的时候太帅气了!好希望你快点升组啊!”

比起年轻的维克托克制的状态,年长的维克托貌似更喜欢一些肢体接触,动不动就被抱住的勇利早已习以为常,冷静地说:“马上就要比赛了,明天还有公开练习呢,你好好睡吧,别影响到他。”

维克托:“……勇利不高兴见到我吗?”

“并不是……但我不希望维克托输啊。”勇利解释道,“今天你一定要回你床上去睡,不然明天他要是又纠结起来怎么办?”

看起来并不开心的维克托嘀咕道:“又不是我去比赛……我也想上冰。”

勇利像是哄小孩一样哄他:“我没记错的话,你记忆里应该有跟我一起在冰场训练的部分吧?又不是你一直没上冰,不要在意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