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小说

沉睡者,水灵之主,守护者之一。当别的守护者忙着拯救世界,她在睡觉!当别的守护者在不断地挑战难关,她在睡觉!当别的守护者在精心研究难题,她在睡觉……总之无论无论世界发生怎么样的变化,都无法改变她的最爱——睡眠。

她的真名叫做喻沁,她虽然长着一副年轻的样子,可所有守护者一样都青春永驻,却是一张极其普通的脸,穿着棉质的衣物,丢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喻沁对着森格释放的那颗水滴,就好像穿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温柔的打在森格身体上。

“啪。”

李小二难以置信的看着森格的身体被这颗水滴直接击穿,水滴穿过森格的胸前,缓缓的落在地面上,瞬间消失不见。

被洞穿的身体,伤口出流出鲜血,在李小二的印象里,森格一直都是强大到没有什么能给他造成伤害的。

然后森格只是看着喻沁说到:“亲爱的,我要用我炙热的爱灼伤你!”

然后在空中外放斗气形成一个赤红巨大的爱心,对着喻沁释放出去,炙热的斗气散发出来,可是依旧没有改变周边微凉的温度。

喻沁微微的伸出一只手,比划一个o型,放在嘴巴前,对着爱心轻轻一吹,许多小水泡快速的飞舞着从手指的缝隙中吹出。

小水泡一下子就把“炙热”的爱心给吞噬了,然后高温所产生的水蒸气让俩个人消失在李小二的视野中。

李小二和小乖,一人一兽被狠狠地喂了一堆狗粮。

蒸汽散去,俩个人手牵着手站在那里,森格指着他边上的女人:“嘿,小子这是你师母,快叫师母知道吗!”

李小二慢慢走到森格的面前,乖巧的叫到:“师母好。”

森格用另一只空出来的那只手,用力的拍了下李小二肩膀,然后温柔的对喻沁说:“这是我刚收的徒弟,叫李小二,你看怎么样?听话吧。”

喻沁看了看我,然后给了森格一个白眼,发出甜甜的声音会李小二说:“小二,我是喻沁,老家伙的爱人,以后这家伙欺负你,你告诉师娘。”

然后伸手对着森格被洞穿的地方抹去,许许多多的气泡,在森格伤口出冒起,一瞬间就淹没这个伤口。

过了一会,气泡随着空气破裂,森格刚刚受伤的地方已经看不到一点点痕迹,只能看到的是他那古铜色的皮肤。

李小二看见不断使眼色的森格,连忙拼命的点头。

喻沁手掌一挥,空气中发出“噗噜噗噜”的声音,我们的身后凭空的冒出几个蓝色方块。

喻沁指着那些方块说:“坐吧,孩子,还有你的小伙伴也一起坐。”

李小二坐了上去,好像坐在了水球一样,十分的舒服,然后看了一眼小乖,整个身体已经埋进了这水做成的方块里,一脸的轻松惬意。

喻沁微微的松开牵着的手,然后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不高兴的对着森格说:“你这次来找我什么事?快说!”

森格连忙想把手拉回到自己的手上,然后对着喻沁说:“这小子和别人拼命,受了重伤,我只把他的经脉稍微恢复,但是身体还是有一点暗伤,你是治疗的大师,我只能过来麻烦你。”

喻沁听完了这句话,从另一只手指上流出,一道水流,水流在空中灵活的搭在李小二的头上,轻轻的水流接触到李小二的头顶,感受着李小二身体的状况。

过了一小会,喻沁看了看李小二,说:“你的身体被森格强行给冲破禁锢,身体有些经脉需要修复,这个就需要时间的。”

喻沁把水流收了回去,对着森格骂到:“明明不会救人,还用不同于小二体质的元素,给他治疗,还好你送到了我这里,不然小二的身体以后就废了。”

李小二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活动了活动自己的身体,疑惑的问道:“我身体还不错啊,也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喻沁看着正在活动身体的李小二,慢慢的说:“你用斗气顺着你浑身的经脉运行一遍,看看是什么感觉。”

李小二听完之后用斗气顺着自己的经脉,缓慢的流动,可是随着运行时间的增长,逐渐感觉到一股炙热在他的经脉四周疯狂的灼烧着,疼痛感十足。

他惊讶的看着喻沁,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身体,可是并不能消除这种灼烧感。

喻沁只是微微一笑,对着李小二说到:“你呀别试了,没用的,森格粗暴的火系斗气在你体内流过之后,你的经脉早就被这火系斗气给灼伤,只有花费时间才能缓解你的暗伤。”

然后对着森格打了个哈欠,侧头依靠在森格的肩膀上,然后打了个响指,从上方出现一个蓝色的大方块。

喻沁对着李小二说:“这就是给你用来治疗的护心棺。这可以让你的身体在里面快速的修复,进去了之后,你会被短暂的被冻住,然后水系元素会对你进行治愈。”

然后这大方块稳稳的落在了李小二的面前,李小二靠近方块,摸了上去,方块像气球一样,微微的一按,然后就凹了下去去,十分柔软,但又带有一点点的寒气。

喻沁看着在护心棺上摸来摸去的李小二,然后笑到:“你躺上去,然后你就会沉到方块里面。”

李小二听了之后,连忙坐在这护心棺上,然后慢慢的往后躺去,躺在上面就好像在水里遨游一样,过了一小会,方块开始慢慢的流动,李小二慢慢的沉了进去。

李小二看着这个由水做成的护心棺,里面居然还在流动,能够通过里面看到外面交谈这的森格还有喻沁师母。

温柔的水流好像一双双柔软的双手在身体上按摩一样,逐渐的李小二的眼皮越来越沉,慢慢的睡去。

森格和喻沁携手看着正在沉睡着的李小二,微微一笑,喻沁慢慢依靠在森格肩膀上,然后说:“老头子,这就是黑老头预言的救世主吗?”

森格把手抱在喻沁的肩膀上,然后温柔的说到:“是啊。”

喻沁微微的蹭了蹭,然后说到:“真希望这孩子能够解决问题,不然我们和我们所爱的一切,都将失去啊。”

森格的手又用力了一点,然后紧紧的抱着她,俩个人静静的看着着护心棺。(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