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口工里番全彩本子

“甜也不给你多吃了,最后一根!”云烟插嘴道。

“云烟,你给我闭嘴!”冒泡用脚踢了下坐在床边的云烟。

“好好好,见色忘义!”云烟躺在冒泡脚下的地方。

“谁见色忘义了?”门口一个妇女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来,听见云烟说的话,问。

“妈,你别听他瞎说。”冒泡说话的同时,云烟赶紧站起来迎上前去帮冒泡的妈妈拿东西。

“阿姨。”我有点羞涩的叫道,虽然我和冒泡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这是第一次见到男性朋友的妈妈,心里

还有点小紧张。

“对象啊?”冒泡的妈妈看着云烟问。

“不是,阿姨,您可别瞎说啊!”云烟赶紧否认。

“那是?”冒泡的妈妈看着冒泡。

“不是!”我和冒泡异口同声的说。

“不是?”冒泡妈妈怀疑的看着我和冒泡如此默契。

“不是!”我和冒泡再次异口同声。

“你俩还真有点可疑!”云烟也突然斜着眼睛看我和冒泡。

“真不是!”我和冒泡对视一眼后再次不约而同的说。

“完了,解释不清了!”冒泡往后一躺,盯着天花板说。

“阿姨,我们真的不是。”看冒泡这样的举动,我想只能靠自己解释了。

“嗯,我信你们!”冒泡妈妈笑嘻嘻的说,可是表情根本就是一副不信的样子。

“那个,我先走了,阿姨,再见。”看见冒泡妈妈还是这样的神情,我选择了逃避。

“哎,苏婉儿。。”冒泡看着我慌不择路的跑,估计是想叫住我,让我别在意,可是我哪还有心思了。

“苏婉儿,你去哪了?”晚上,幸儿把我堵在寝室的床上。

“去医院了。”还以为是什么事把我堵住,非逼着我回答,原来就是这个问题。

“医院?”幸儿更是好奇的看着我。

“对啊,爵路飞不是把一个男生撞伤了么?”我想提醒幸儿是哪个男生,却没想到她在乎的我和那男生的关系



“你和他什么关系啊?陪他去医院?”幸儿把脸向我靠过来。

“没什么关系,就是认识的一个连朋友都谈不上的人!”我这么说,不知道她能不能明白。

“朋友都不是?那你去医院干嘛?”

“我去.医院是因为.”我也不能说是被逼的吧,这么说她又得问我是谁逼的,我又得说是小艾的笔友,她

再问我小艾是谁.。不如直接说“因为我怕他讹诈,毕竟是你家爵路飞把人撞成这样的。”

“啊?那倒是。”幸儿坐直身子若有所思。

“所以啊,你不用谢我。”我绕过她爬到床边,想下床去洗漱。

“那你明天带我去看看吧。”幸儿回过身对我说。

“什么?”我都说了关系不好,连朋友都不是,还叫我带你去,别让冒泡误会是我担心他。

“不行啊?”幸儿又想撒娇,看来我得想个折中的办法。

“行!但是我不送你进病房。你自己进去!我在外边等你。”

“也好。那就这么定了。”幸儿高兴的跑回寝室,穿着我的拖鞋。

“苏婉儿,明天有课,你俩又要逃课啊?”赵晴看着课表,泡脚。

“啊?有课?”我完全不记得课程表,本以为明天有是全天没课呢。

“是啊,今天周末,明天周一,一共4节大课”赵晴转过课表给我看。

“额.”我赶紧去幸儿的寝室取消明天的行程。

在我十二分的努力下,她勉强答应了,终于,在逃课无数次的记录里,这个周一的课程,没有被划分进去。

“杨玉”老师按名单提问上节课的内容,而我正战战兢兢的祈祷,希望老师能跳过我的名字。

“老师,我笔记没带。”杨玉理直气壮的说。

“坐下!”老师低头看着名单。

“上节课讲什么了?”我小声的问赵晴。

“上节课老师讲的是.”赵晴刚要讲到重点,就听老师大叫.

“苏婉儿”

“到。”我站起来回答,虽然答案不知道,但是好歹这次没有逃课。

“回答,上节课的内容。”老师推推眼镜。

“那个,老师我书忘带了。”想到刚才杨玉化险为夷,我觉得自己也是可以通过编谎话骗过老师的。

“书忘带了?”老师重复我的话。

“啊”我回答道。

“你脑子忘带没?”老师嘲笑的问。

“.”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当老师多少年了,你说的这个谎话最容易被戳破,知道为什么吗?”老师得意的露出微笑。

“不知道”我诚实的回答。

“因为你根本就没来上过几次课,你连我是那科的老师都不知道!”

“我知道,不就是地理老师么?”我胸有成足的说。

“看吧,你的智商出卖了你!”老师说完转身继续讲课。

“她是我们班主任。”赵晴说着,摇摇头。

“啊?”我这是不是撞枪口上了?班主任?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我有史以来上的最胆战心惊的一堂课,时刻担心自己在被点名,再或者下课单独批评,如果老师真的那么

尽职尽责,我倒是真的会“害怕”起来,不过还好,这个班主任并没有我初中的班主任那么“难缠”,她只是用

余光扫了一眼我的表情,然后用淡淡的口气说“这个月有要找我补习的同学私下相互联系下,每堂课没人100,

凑够20人我就开课。”她再次用余光扫了我一眼,但是我不削的转过头,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老师这么明目张胆的

问学生要不要补课,而且一节课要凑够20个学生才肯补?!我的天啊!

“苏婉儿,你补课么?”赵晴拿着已经有八九个人名的名单问我。

“我?我才不呢,白花钱给你们凑数,然后自己‘遭罪’?”我不削的说。

“那你就不能好好学习吗?”赵晴讽刺的说。

“好好学习?可以啊,下辈子吧。”我拿着书转身走出大教室。

“苏婉儿,下节课还是这个老师上,要不我们逃课去看昨天受伤的那个男孩吧?!”幸儿说着,挽起我的胳膊

,我半推半就的从了,虽然不想上课,可是对于去看冒泡,我还宁愿上课的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