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我还情愿自己是野孩子呢!谁要你当我哥了?谁又愿意你当我哥了!你不是我哥才好呢!”梅安朝着他大声的喊着,自从我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就从没希望过你是我哥!

“我不是你哥,我还能是谁?”苏木喆瞪着她,“我是你哥!只能是你哥!没可能是你的其他人!”

“你也只是我哥而已!你能管我多少?管好你自己吧!”梅安冷冷的看着他,“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管不着!”

“我不管你,由着你犯傻,送上门给别人欺负?”

“我犯傻犯贱送上门给别人占便宜也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她自暴自弃的说着,既然只能是哥哥,就不要过多干涉我的事情,我会离不开你……

自己心心念念疼着的妹妹说,不用自己管。【全文字阅读】苏木喆听到这话,心里难过得一抽一抽的,扯着的疼痛。

“既然不要我管!那就给我滚出去!”苏木喆扬起了手,望着她被太阳晒过,如今还泛红的小脸,下不去手,手掌定在了半空。

“木喆哥,你们都别冲动,冷静冷静。”李瑞思在中间劝架,还不忘点明兄妹的相处之道,“木喆哥,梅安说的也有道理,她找男朋友是她的自由,有些事情你管得多了些……”

“这是我们的家事,李瑞思,你是外人!”苏木喆不高兴了,我怎么管得多了?我妹的事情,我哪能不管?

“诶,梅安……你做什么?”李瑞思看梅安走回房,连忙跟上。

梅安走回了房间,快速的收拾了一个小包,打开了大门。

“你走吧!谁爱管你的事情让谁管去!今后出了什么事情,别来找我!”苏木喆看妹妹一言不发的收拾行李走人,大声喊道。

梅安开了门,出去了,谁也没搭理。

李瑞思看看大开的门,又看看苏木喆。

“还不快去追!她要是出了点事情,我打肿你的脸!”苏木喆就是气头上,也不忘妹妹的安危,压低声音朝李瑞思说道。

得!还是追吧!李瑞思这才看出苏木喆有点顺水推舟的意思。他这个做哥哥,突然要和妹妹感情变淡,总得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苏梅安从小到大都爱哭,只是大家宠着她,不敢轻易让她哭。每当梅安哭起来,你就觉着和到了雨季一样,阴雨连绵的,哪里都是水。

李瑞思无奈的看着苏梅安哭了一个多小时,被人误会了指着骂倒是其次,他就怕她再这么哭下去把眼睛都哭肿了。

“大姐,收收眼泪吧。”李瑞思无奈的听着旁人的议论,“再这样下去,人家把照片po到网上,我会被网络语言暴力弄死的。”

“再……等等……正……抽泣着……”梅安摆摆手,哭得久了,要即刻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今晚住哪儿?”李瑞思现在是胆战心惊的,就怕梅安看出自己从中作梗,要她真看出来了,就是不出命案,自己也得残……

“问问……你的红颜知己们,看看哪个愿意收留我。”梅安颤着肩膀回答,她第一个想到的是黄敏,可惜黄敏现在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她过去不太方便。

李瑞思点点头,走到一边给自己的红颜知己们一一打电话,想挑选出一个适合梅安住的地方。毕竟这位姑奶奶的脾气不那么好,他容着她的脾气习惯了,就是让她寄人篱下,也巴望着找一个好点的地方。

揉了揉哭到痛的眼睛,梅安走到他旁边,“好了没?”

“好了,我现在带你过去。”李瑞思收了手机,看她一副忐忑的模样,轻轻的点了点她红肿的眼角,“她一个人住,但是不经常在,我想你们应该能合得来。”

“你确定?”梅安对着手指说道。

“我很确定。”李瑞思笑了笑,“你在那住的日子,她也不一定在,你别害怕。”

“我就是怕生,只敢对着你们大呼小叫,呼来喝去,见到陌生人就怂了,不许笑我!”

李瑞思认命的说道:“知道,都认识你十几年了。”

梅安跟着李瑞思到了一公寓,看着他熟门熟路的从地毯下拿出了钥匙开门,再顺理成章的把她带进了她即将入住的房间,那熟悉的程度和他家似地。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究竟和别人做了什么?怎么关系好到这个程度!梅安傻愣愣的听着李瑞思的叮嘱,莫名的觉得这个自己认识了十几年的人,自己其实并不完全了解他。

“你在这等着,我回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说这话的时候,李瑞思就和即将要冒着炮火前进的勇士一样。

“呃……你保重。”梅安挥挥手说再见,专心的打量起这三房一厅的公寓。很干净的装修风格,让人觉得舒服,就是不知道房主是怎样的人。

如果没有必要,梅安并不想借住在陌生人家里。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留在家里,和哥哥每日相对是一种相互间的折磨。

吵了也好,在外面住了一段时间,慢慢的淡了关系……哥哥按照苏文静的安排,娶了一个好女孩儿……梅安握着拳头,努力压下不和谐的想法。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办法,不能拖着哥哥一块儿下地狱。

&

室内烟雾缭绕,和放了干冰制造仙境似地。李瑞思看到烟灰缸里的烟头,弱弱的说了一句,“木喆哥,别抽那么多烟。”他这个罪魁祸首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对不对,只是真的舍不得看他们就此走上绝路。

“她的行李,我打包好了,你带走吧。”苏木喆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视线在行李箱上逡巡了几圈。

要是真惹怒了姑姑,也不知她会对妹妹做出什么事情来。再者,这事,我确实是犯了姑姑的忌讳了。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家长,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关爱的孩子身上吧?这事儿是我没管好自己,让姑姑寒了心。苏木喆心情沉重,思绪万马奔腾,让他不得歇息。

“木喆哥,你还有什么事交代?”李瑞思隐下心里的愧疚,尽量以局外人的语气询问着。对不起,木喆哥,我不能看着你们毁灭自己。

“填志愿的时候……让她填外省的吧。”苏木喆笑了笑,“她说不要我管了,那就走得远些吧,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可我还是不放心啊,你能和她填报同一个学校吗?”

他最后的疑问是以恳求的语气说出来的,他不奢望也不敢离她太近,只求李瑞思能好好照顾她,让她生活平顺。

“木喆哥,抱歉,我有我的目标。”李瑞思无奈的摇摇头,“和梅安的,有分歧……”

“哦,是我难为你了,没事,你过去吧。”苏木喆苦涩的笑了笑,自己怎么能要求李瑞思放弃他梦想已久的学校呢?

李瑞思拖着箱子走了,他怕自己再和苏木喆呆在一起,会窒息。梅安尚且会在日常生活中耍耍小性子,木喆哥却在叔叔躺在医院的时候,一再的强迫自己长大,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让自己崩溃,以成熟的兄长姿态保护着梅安,成为支撑她的精神支柱。

我下的这一记猛药,下对了吗?李瑞思再次问自己,也许对了,毕竟兄妹俩都把这一剂猛药当成了割断孽缘的契机。也许错了,兄妹俩都难受得快裂了……

李瑞思装作不知情的把苏木喆的话转达给了梅安,梅安那会儿正拿着一本高校专业解读在看,听了他的传达,点了点头,“嗯,我正在看学校,这房子的主人也刚高考完?”

“这书不是你的?”

“刚刚在客厅看到的,她勾选的学校我都挺喜欢。”梅安笑了笑,“我是实在不知道干什么才拿来看的,你的红颜不会生气吧?”

“她不会的。”李瑞思坐下,瞥了一眼划了记号的书页,道:“不如和我填一样的吧?”

“你选的学校,我不是那么感兴趣。”梅安拒绝道,“再说了,要是还和你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

“你要是看着她勾选的学校好,就和她选一样的吧。”

“看情况。”她不咸不淡的回答。

经过深思熟虑,她选填的志愿是在书本上标有记号的学校,远离这个省市,至于那位红颜具体填的是哪几个学校,从未见过本人,没有过交谈,她也不知道对方填的是哪个学校。

她在这一应俱全的公寓,住了好几天,偶尔上上网,看看动漫,看看小说,生活过得悠哉自然。前提是,不能想起哥哥。只要一想到哥哥,她就得不由自主的怅惘一下。

哥哥没有和她主动联系,但只要有李瑞思这个纽带在,她的消息哥哥总会知道的。

再见到哥哥,是在佳佳姐的婚礼上,周边洋溢着的是喜悦的气氛,她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不然哭丧着脸,多不尊重新人?

席间,兄妹俩坐在一起,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一个帮对方倒茶,一个帮对方夹菜,一个帮对方盛汤……言语间,好似不曾吵过架。

“被a大录取了吧?”他陪着她下楼的时候,突然开口。

“是啊。”

“照顾好自己。”他叮嘱了一句。

“好。”

他看着她上了出租车,咽下了满肚子的话,坐上了另一辆车。两辆车,背道而驰。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