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高黄辣H

明日下午,挪威长公主和等候多年的男人修成正果,要结婚了。

婚礼仪式将在长公主私人群岛的德哥拉教堂举行,婚礼很盛大,邀请外国皇室成员、政府代表、外交使节多达上千人,长公主似乎要弥补遗憾高调秀幸福啊!

只不过,挪威皇室的态度却讳莫如深。

婚礼当日,国王和王后似乎忘了这回事,带着一众皇室成员开启访欧之旅。

本该豪华热闹备受祝福的世纪婚礼似乎变成了一个笑话,然而登岛观礼的客人并没有因为皇室的缺席而减少,各国政府代表、外交使节均应邀出席,同时还多了不少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美作和西门为了兄弟亲自上阵迎客,从容的周旋在宾客之间。

婚礼现场人声鼎沸,觥筹交错间隐含着刀光剑影,杀机伺伏,那叫一个热闹啊!

不过,新娘化妆间此刻却透着诡异的气息,本该开始梳妆打扮的新娘子还未出现,新娘子的妯娌们一点都不着急,优哉游哉的喝茶聊天,唯有化妆师们相对无语。

新房。

柔和的阳光调皮的穿透窗帘的缝隙,在喜气洋洋的房间内映出点点光斑。

喜床的喜被下密不可分交缠着的身影,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浓浓爱谷欠气息,均宣示着昨夜此处提前上演了洞房花烛夜。

翠微亚·路德是在类的怀中醒来,怔怔的看着类,安静熟睡的他居然出奇的温润可爱,神情中少去惯常的冷漠深沉,多出几分慵懒餍足,耀眼的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一瞬间,她有些恍惚……竟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可是紧贴着她的温热身躯,身下的酸痛都真实的告诉她,这不是梦。

鼻子一酸,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

她终于属于这个男人了,终于……翠微亚·路德轻轻的抬起手,白玉般的指尖柔得不带一点力道,慢慢抚过类浓浓的眉、挺立的鼻梁、紧闭的双眼……

在她的指尖碰触到类的唇时,类醒了。

含泪的双眸与类那双带着初醒朦胧的眼眸对撞,翠微亚·路德本能的躲开类的视线,身体往后一缩。

类轻挑眉间,长臂一捞,将她揽入怀中,温柔的抚摸着她微微有些僵硬的背,吻去她眼角的泪珠。

动作很轻,很温柔……一下,一下,仿佛能够抚平心口的创伤般。

翠微亚·路德像猫儿一样双手环住他的腰趴在他胸膛上,聆听他平稳有力的心跳,一种不可思议的幸福感荡漾开来。

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至少,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两人静静相拥着,空气中弥漫着脉脉温情。

好一会儿,类吻了吻她的额头,“婚礼仪式一结束,你带着孩子跟嫂子他们立即离开。”

翠微亚·路德双手一紧,睫毛猛地抬起,顿时明白为什么新婚之夜会提前,一时间万千滋味齐齐涌上心头,有感动,有担忧,有慌乱,有不安……最终化为一句,“类,我想留下。”

“不行。”类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大概觉得自己口气有些不好,类生硬的转移话题,“我又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不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翠微亚·路德压下所有的担忧,扯出一个笑容,“我没觉得委屈。”佯装发泄般的捶了捶类的胸膛,闷声抱怨:“你让我今日怎么见人。”

类笑意缓缓流泻而出,如春风和煦,毫无预警的轻啄了下她的红唇,问:“我的新娘,今日不需要见任何人。

翠微亚·路德羞得满脸通红,像只土拨鼠般缩进被子不愿见人。

类再次轻笑出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凝住她,眸底光华流转,似乎要将翠微亚·路德吞噬般,灼热的气息喷向她的后颈,靠近,再靠近。

阳光无限好,新房激情浓啊!

等类和翠微亚·路德收拾好出现在婚礼现场时,太阳正冉冉西下,婚礼仪式如常举行。

仪式结束后,f4立即悄声无息的送走了妻儿,对决开始了。

******

同一时刻,西藏日喀则西都布山麓,月正当中,繁星点缀夜空。

山顶,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喇嘛盘坐于蒲团上,口中念诵着经文,声音洪亮,经过四周的群山的反弹,更加雄浑,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圣力量。

老喇嘛身后立着当今活佛,穿明黄色绣金袈裟,围着紫红色围裙,负手仰望着星空,表情肃穆虔诚。

待老喇嘛诵经完毕后,活佛上前,双手合十回道:“法王,近日我预感寿命将尽,可是往生转世之处却无法预感,唯请密宗伏藏法王解惑。”

法王微微闭目,一手快速捻动佛珠,一手掐指盘算,突然,双眸猛睁,一字一顿,如念经般唱诵而出:“帝星移位,紫气吞云,众星黯淡,佛日掉落,乌云遮天,大乱将至,大祸将至。”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雷电将要在法王头顶劈下,活佛倏地色变,上前拖动法王身下的蒲团,险险躲过。

法王的脸苍白如纸,耳朵轰轰又震又麻,身子摇摇欲坠,一脸惊骇。

活佛震惊至极,瞳仁中翻涌着海浪惊涛,盘腿合十,“阿弥陀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镇定住自己的心神。

法王闭眼吐纳一番后,慢慢地归于平静,再次抬头望着繁星,双眸透着洞察一切的睿智,“解铃还须系铃人,跟随紫薇帝星,必能化解乌云,重现佛日。”

“阿弥陀佛…………”

*****

m国时间早上8点,m国中情局局长收到一个礼物,礼物很大,拆开一看竟然是数万m国人的dna原始样本,和礼物一起的还有一个信封,一个个方块字他虽然不认得,却能感受到笔锋之间透露的霸气和威压。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不犯我,我必不犯你,你若犯我,礼物我能送出去,随时也能收回来。”落款是“四爷”。

待中情局局长终于搞明白四爷信中的意思时,还未来得及发怒,便收到挪威传来的“全军覆没,计划失败”的消息,一时身体一软,跌跌撞撞的带着信前往总统府商量对策。

紧接着,全球只要能排的上名号的黑道大佬也收到“四爷”的请帖,内容非常简明:四爷将于三天后在南极公海召开黑暗峰会,落款用红色毛笔写着:顺四爷者昌,逆四爷着亡,几个字透着浓浓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一时间,整个黑道被掀起滔天骇浪,所有人都震惊了。

有的人认为这个“四爷”是个疯子,不以为然,该干嘛还干嘛。

势力小的抱着宁可信其有,凑热闹的态度出发了。

脾气大的操着家伙带着人信誓旦旦准备找四爷算账的,轰轰烈烈的出发了。

也有消息灵通的收到m国吃瘪的消息,识时务的出发了。

三日后,四爷登高一呼,潜伏在各大黑暗势力中的血滴子现身,后院失火,未战先溃。

形势一边倒,四爷瞬间威慑全场,无人不服,不服的,都是死人。

一时间,全球黑暗势力重新划分,锋芒毕露的四爷也一跃成为新一代黑暗霸主。

******

北京,故宫。

四爷负手站在城门口,望着□□东侧排队等候进入的游客,表情那叫一个阴郁啊!

到了自家门口却进不去……要花钱买票。

这个认知,让四爷周身的阴郁气息更浓了,让想从他身边经过的游客下意识的退避三尺,绕道而行。

大河原滋拿着刚刚排队买来的门票走过来,看着四爷的模样,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声音透着揶揄的意味:“阿司,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因为那个梦的关系,她明白北京对阿寺的意义,阿司能够单独带着她来到这个意义非凡的地方,其中意味光想,都让她雀跃。

可是,从踏上这块土地,阿寺的心情就变得不好了,烦躁中透着几分别扭,惆怅中透着一种让人读不懂的纠结情绪,如此与众不同的阿寺她第一次见,让她爱到不行。

“既然来了,必须进去。”四爷的双眸快速闪过某种情绪,连带着语气显得冷硬无比。

步入故宫,大河原滋静静的跟在四爷身后一步远的地方,由他带着走,默默陪着。

四爷从踏入紫禁城开始,一种莫名的情绪影响着他……回忆就像幻灯片似的一一闪过,万千思绪,波涛汹涌。

弹指一挥间已是百年,一切恍如隔世。

紫禁城还是那座紫禁城,从乾清宫到养心殿,熟悉却透着陌生。

最后,四爷停在养心殿,门口拦着栏杆,只能站在外面观看,四爷定定望着正中央的龙椅,眼里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莫测,似在追忆又似在怀念。

这时,一群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围了过来,将四爷包围,喧杂的人声,夹着导游的介绍:“这里就是养心殿,从雍正将寝宫由乾清宫移到养心殿后,清代有八位皇帝先后居住与此。雍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有能力的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勤勉的皇帝。野史上…………”

非常有能力,最勤勉…………这几个字评价传入四爷耳中,四爷缓缓吐出一口气,眸光变得平静,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平静。

目光再次望向那把看起来遥不可及的龙椅,突然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前世,他不悔,今生,就这样吧!

毅然转身的刹那,周身阴郁的气息消失殆尽,穿过人群,对上大河原滋如泉水般清澈的眼睛,勾唇一笑。

四爷的笑,独一无二,似乎世间一切美好词汇都无法形容这个笑容魅力。

大河原滋有一瞬间仿佛忘了呼吸,愣怔当场。

四爷缓步走到大河原滋面前,牵着她的手,“再去一个地方,我们就回去。”

一抹柔柔笑容在大河原滋的脸上漾开,回握着四爷,轻声应道:“好!”

******

四爷独自一人前往泰陵,他没有走正门,而是翻墙跃入。

此时已是黄昏,偌大的泰陵竟然没有一个游客,静极了。

晚霞照射下的殿宇格外庄严,几百只乌鸦聚集在明楼顶端,排开在檐上,犹如贴身侍卫般,守卫着此处。

四爷没有进去,只是矗立于碑楼前远眺一小会,紧接着便直接前往清西陵中唯一的皇家寺院——永福庙。

四爷在佛前燃香,合掌长跪,念起了《往生咒》,一遍又一遍。

不知何时,一个老喇嘛走到四爷身后跪下,转动转经轮,加入念经行列。

四爷念足49遍后停下,老喇嘛却没有停,闭目轻颂《往生咒》,他用的藏语,声音低沉威严,起伏跌宕,似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神秘力量。

四爷未动,双手捻动佛珠,静坐凝听着。

老喇嘛念足49遍后停下来,“老衲乃密宗伏藏法王,专为施主而来。”

四爷欠了欠身,“道明寺司拜见高僧大德。”

法王避开,“施主应该向老衲行师徒之礼。”

四爷剑眉一挑,眸底快速划过一道异色。

“施主前世乃大清雍正皇帝,从十一世伏藏法王处习得我密宗转世之法!”法王笑眯眯的揭破四爷的身份。

四爷神情一凝,眼中流露出杀机,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凝重。

“陛下,老衲与你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当得起你一拜。”法王岿然不动,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四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静静的看着法王,好一会儿,起身,对着法王行跪拜大礼。

法王笑眯眯的接受了,待四爷起身后,他敛起笑容,“陛下,能行转世之法的人已然超脱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是逆天之为,本不该过多干扰俗世。现如今紫薇帝星移位,其他星宿黯淡无光,此为乱世之象,望陛下以天下苍生为念,以万姓万民为重。”

说完,法王朝着四爷重重一拜。

空气骤然凝滞。

四爷半垂的双眼,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我该如何做?”

“陛下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去做。”法王颇有深意的回答。

四爷若有所思,半响,他对法王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谢陛下成全!”

至此以后,四爷带着妻儿隐退,只留下一段传说。

至于其他人,借着四爷开启的大好局面,开创属于他们的传奇人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