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手机阅读</fn>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小桃抽了抽唇角,“陆、陆先生,你好。”

陆宁骞一身藏蓝色的西装,低调却不失优雅。

他抿唇笑了笑,朝小桃点头,“你好,我找若北。”

“哦,若北在里面。”小桃愣了一下,随即指了指里面,“我先回自己房间了,你们聊,你们聊。”

话一说完,小桃就立马飞奔回自己房间。

陆宁骞走进去,萧若北正靠在沙发上,看到是陆宁骞,表情一滞,“宁骞哥,你、你怎么来了?”

陆宁骞微微一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听说你来这里做宣传,刚好在这边办事,就顺道来看看你。”

“是陆沉前辈说的?”萧若北看着他,“他说她是你堂哥……”

陆宁骞点头承认,再开口却是有些自嘲的味道,“这个圈子里,我的亲戚似乎有点多。”

萧若北愣了一下,随即被他的话逗笑,忍不住说道,“你们基因不错,若是你也进这个圈子,你跟陆沉前辈可以组个兄弟组合。”

陆宁骞跟着笑了起来,两人的目光对上,萧若北却突然有些尴尬起来,想到小桃之前说的话,她皱了皱眉,不自在地瞥过眼转向他处。

房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僵硬,安静了三四分钟,萧若北见陆宁骞也不开口说话,只好自己找话题打破这份僵硬。

“嗯……”

“下午准备回a市?”恰好此时,陆宁骞开了口。

萧若北点点头,“嗯……”

“正好我也回一趟a市,一起?”

萧若北找不到理由拒绝,虽然陆倩熙一直不待见自己,可陆宁骞这个人每一次的出现几乎都带着一束温暖的光,这种感觉很舒服。

陆宁骞订了三张商务票,小桃倒是欢喜,难得坐这么高级的舱位,之前一直坚定地想要力撑心中的男神裴bss,也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下了飞机,小桃坐上保姆车就逃之夭夭了,借口回公司。

陆宁骞开车将萧若北送回盛苑。

萧若北觉着,既然和裴向楠说了到此为止,住在盛苑似乎也不太好,一路上脑子里都是想着搬家的事情。

现在自己的经济也独立,该自己找个房子安顿下来的。

“在想什么?”陆宁骞温润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一路上的走神。

“没什么。”萧若北转头看到已经到了盛苑,“谢谢你送我。”

“要是拿我当朋友,就别这么客气。”陆宁骞无奈地看她一眼。

萧若北笑了笑,伸手拉开车门,“要不要……进去坐一坐?”

陆宁骞顿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摇头,“不了,我还有事,再联络。”

“嗯。”萧若北点点头,看着陆宁骞的车完全消失才转身往屋内走。

萧若北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换上拖鞋,这一系列的动作,她做得缓慢而疲惫。

然而刚转头,她就愣住了,视线呆滞地看着站在窗边的那个挺拔侧影。

一股酸涩爬上她的鼻间,她想到他走的时候跟她说,最快离开一个星期,她却忽略了最慢是多久。

有多久呢,从《致命》进组开始,到现在已经杀青,《沉浮》也开始上档宣传,如若不是有工作充斥着,让她会觉得时间过得快一点,她都不知道他竟然一走就是三个多月。

裴向楠静静地站在窗边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平淡,但是很显然,他已经站在这有一段时间了,这里的视野不错,刚好可以看到屋外的那一大片空地。

“你……”萧若北张了张嘴,犹豫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觉得这里的空气瞬间变得凝滞。

之前在电话里,话都已经说开了。

他说他工作忙,没时间陪她。

她说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想到这,她吸了口气,再开口声音也似乎有了底气,“我过几天就找房子搬出去。”

方才在车内左思右想的这件事,看来是要提前了,既然想好了要到此为止,住在一起,还是不太方便的。

裴向楠英挺的眉头微微皱起,“你说什么?”

他一贯严肃的表情,让萧若北忍不住退后几步,“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工作,也没来得及找房子,你放心,这几天休息,正好有时间可以找房子搬出去。”

裴向楠静静地盯着她的脸,她的皮肤保养得不错,白里透红,掐得出水来,不用靠化妆就十分上镜了。

“你确定?”他迈出步子缓缓靠近她。

萧若北完全能感觉对面人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抿着唇角,一步步后退,声音却掩饰不住地颤抖起来,“是……之前在电话里不是已经说好了……”

“说好了?”裴向楠轻哼一声,“说好了什么?嗯?”

他突然大跨步走过去,一伸手便将她圈在手臂之间,将她的后背抵在墙上。

萧若北咬着唇将头埋得低低的,那股酸涩感恰如其分地化作液体湿润了眼睛。

原本这些天已经做好了自我心理建设,一切都已经有了定夺,有了决策,可就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似乎又被推翻了。

明明都知道,在他面前,她渺小地就像扑火的飞蛾,甚至,她连飞都飞不起来,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靠近他是一条死路,她想是时候清醒了。

“裴向楠。”她一字一句,声音有些艰难,“你不爱我,你心里早已经藏了一个人,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抬起头来,目光又重新投入他眼中,说出一个名字,“aisy。”

裴向楠脸色一沉,眉间拧得更深,“闭嘴。”

这几年,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这个名字,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

“好,我闭嘴。”她脸色苍白地看着他,“我现在就走。”

她奋力地推开他挡住自己的手臂,可力量悬殊,反倒她自己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

萧若北揉着摔痛的臀部,一抬头便对上裴向楠冷淡无波的眼眸,瞧吧,除了他心情好,每次对着她,他都是这样一副表情。

“萧若北,你到底在想什么?”他皱着眉,声音低沉地问。

她在想什么,她应该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吧,可是他究竟又有没有放在心上过。

萧若北冷笑一声,“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我马上会找房子搬出去,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裴向楠声音冷硬,“嗬,你们女人还真是善变,前一秒还说爱你,下一秒就说离开。”

“我……”萧若北皱着眉,刚想开口,裴向楠却已经转身快一步离开。

“砰”地一声,门被狠狠地摔上,将整个房间都震了一震。

她说错了什么?

萧若北凄凉地垂着眼,他心里有他自己的真爱,又何必迁怒于他。

既然决定了要找房子,第二天萧若北便给小桃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在市区好一点的小区找一套公寓。

“若北,怎么突然要找房子?”

小桃一边翻看网上的租房信息,一边故作不解地问她。

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这小女人和裴bss又闹别扭了,不过这一次估计蛮严重的。

萧若北躺在一旁闭着眼休息,“嗯,攒了些钱,就想花掉。”

“……”小桃顿时无语,这是想要展示她有钱就要任性一下么。

房子倒是不难找,网上的欣喜颇多,小桃选出了几家看起来装修不错,地段也不错,最重要价格也合理的几家给萧若北参考。

萧若北这方面都是随意,全程交给小桃打理,最后小桃选了个离公司最近的一处高档小区。

做这一行的,最重要就是安保问题,而这个小区安保不错,国内有好几个艺人都住在这。

直到搬家那天,也不过才三天,萧若北收拾好行李在盛苑的门口等小桃和阿聪过来。

天气不太好,已经十点了,天空阴沉,还是弥漫着潮湿的雾气。

有小桃和阿聪帮忙,只不过半天,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新房子是一房一厅的单身公寓型,房主装修得很不错,棉麻的浅蓝色窗帘和米色沙发,都透着股文艺范。

小桃打扫完卫生,累得趴在沙发上,“哎呀,看着东西不多,没想到这搬家也这么要命。”

“谢谢你。”萧若北泡了杯茶讨好地凑过去。

小桃实在有些渴了,接过茶一仰头就喝了个底朝天,模样十分狼狈。

“走吧,我请你去吃大餐。”萧若北朝她笑了笑。

小桃哼了一声,将杯子放在案几上,“最好真是大餐。”

两人出了门,小桃挑了前几天在杂志上介绍过的一家意式餐厅,平均消费高得惊人,这回要好好讹一次。

进了餐厅,两人挑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小桃看着餐谱上的数字,眼睛一瞪,朝萧若北眨眨眼睛,“说好了,不准临阵逃走。”

萧若北朝她笑了笑,“放心,我又不是你。”

小桃哼了一声,随手就点了几个数字最大的。

等待上餐的时候,工作病又开始犯了,忍不住拿出pa去看邮件。

“诶,又有几个代言邀约。”看到有新邮件,小桃兴奋地朝对面的萧若北看去,却看到萧若北目光一偏,有些出神地望着另一边的某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