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杨家村杨家,自从龙凤胎出生后,日子是越过越红火,自家人就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生活美满,家里的男娃一个比一个争气。

因为孙儿们的出息,再加上孙女那胆大包天的想法,杨大栓心里高兴的同时,又觉得他是真的老了,孙子孙女们的事情,他弄不清楚,还是不要瞎管,在家里带曾孙子,和村子里的兄弟打麻将,看着一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对于现在的情况,他已经很满足了。

范氏的日子过得就更舒心,家里的四个儿媳妇,虽然依旧会因为小事吵吵闹闹,但在范氏面前却是一片和气,恭恭敬敬的,谁让婆婆上了年纪,又因为上次生病的事情,虽然这些年已经养得很好了,可杨铁柱兄弟几个还是紧张得很。

王氏和孙氏就不说了,就是李氏和周氏心里有些小计较,也没有胆子当着范氏乱说,因为她们都知道,要是公公婆婆被她们气出个好歹,相公是绝不可能原谅她们的。

所以,原本因为操劳而显出老态的范氏倒是越养越年轻。

杨铁柱兄弟五个,除了依旧在县衙当县令的杨天佑,其他四个兄弟,依旧勤劳地伺候他们家的那些田地,至于另外置办给晚辈的庄子这些,他们也不插手。

“铁柱,铜柱啊。”看着在地里割稻子的杨铁柱兄弟四个,一边有村民不理解地问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了,一个个儿女都这么有出息,干什么还要这么累?请人做这些,多好啊,你们家也不差这点钱啊。”

“大喜哥,”杨铁柱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站在田边上的杨大喜,笑着说道:“我们兄弟几个不都是泥腿子出身吗?不做这个,还能做什么?”

虽然说都是种田,可没有生活压力的种田和以往老是担心收成不好家里人挨饿受冻不一样,如今家里不缺钱,粮食也不再往外卖,虽然是一样的累活,心里没有了压力,干起来总觉得比以前轻松。

“铁柱,你这人就是不会享福,我可听说了好几次,你家小树和小花儿每次来,都想接你去县城里,我看你就是个劳碌命。”

杨大喜的话,杨铁柱停在心里很是高兴,脸上笑呵呵的,“那是他们孝顺,我现在还年轻,不到享福的时间。”

“大喜哥,”一边杨银柱同样笑着说道:“说得好像你们家孩子不孝顺似的,你们家那几个小子不也经常劝你,让你们在家休息吗?”

杨大喜听着笑容也跟着灿烂起来。

侧头看着不远处,村子里一座有一座青砖瓦房的大院子,想着兜里的银子和仓里的粮食还有今年他有两个孙子很有可能会考取秀才,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觉得他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如今的杨家村,像杨大喜这样,不愁吃穿的家庭很多,大多是粮食的丰收还有做轮椅赚来的银子,当然,还有一些和杨春榜年龄差不多,读过书的年轻人,跟着杨家年轻一辈,在外做事。

当然,生活好起来的,并不仅仅是杨家村,还有杨家的亲戚,邻近的几个村子。

自从双季稻推出后,整个交州的百姓,基本上都是家家有余量,顿顿能吃饱,而如今,因为秦九的到来,在交州,笔墨纸砚的价格是整个北汉最便宜的,就是普通的百姓也能买得起。

读书热潮一下子就被掀了起来,书院和先生紧缺。

只是,那个时候,杨家第三代,作为书院的院长,杨春林才刚刚将县城里的杨氏书院打理妥当,他和杨家此时都不具备将杨氏书院扩张到整个交州的能力。

再来,有杨氏书院的范本在前,交州的其他家族也不是傻子,纷纷在属于他们的地盘,开起了书院。

“春林哥,没事的,”杨春花将早就写好的计划书递给杨春林,“慢慢来,我们的优势,绝对不是别人来看一眼书院就能够学过去的。”

杨春林很高兴地拿着计划书,回去仔细地研究,说实在的,自从当了杨氏书院的院长,即使小榜弟弟以后会给杨家开辟另外一条光辉的道路前程,他还是觉得,肩上的胆子很重,将杨氏出院发扬光大,并不仅仅是说说就能变成现实的。

不过,等到多次询问再将计划书研究透彻后,杨春林心里已经有谱,更是像小花妹妹所说的那样,将这件事情当成了他一生的事业来做。

对此,杨家人乐呵呵地看着他带着兄弟们努力,就是李氏心里酸得很,明明她家春林才是杨家的长孙,有懂事又努力,怎么说他也应该是家里成就最大的。

这样的想法在杨春榜的官越当越大的时候,尤为明显,经常在王氏面前说酸话,只可惜,王氏这些年依旧没什么变化,倒是随着日子越来越好过,整个人已经懒到一定高度,所以,她懒得计较。

当然,李氏还不算是最难受的,周氏比她心里还要酸,杨春林好歹是个院长,她家春熙,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教书先生。

因此,她经常催促杨春林,快些到隔壁的县去建书院,她家春熙也要当院长,以她儿子的聪明机灵,儿子的书院肯定会比呆头呆脑的杨春林要厉害,这么想着的周氏,绝对不会承认,比杨春林看起来更呆的杨春榜那聪明劲是他们家春熙比不上的。

杨家的兄弟依旧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的想法是,孩子挣的是孩子的,身为父亲,他们总是想多给孩子留些东西,哪怕那些东西在孩子眼里已经不值一提,也是他们的一份心。

只是,李氏和周氏并不那么想,她们已经意识到了,即使以后家里两个老的去了,分家的时候,也不会再像之前村子里分房子,田地那样,平均分配了。

因为那样根本就不现实,杨春榜的官职是能分的吗?杨春林的院长职位能分吗?至于每个孩子的田庄,她们现在已经看不上了,就她们自己赚的银子,就能给自己的儿女买。

所以,有着小心思的她们也会经常跟自家相公,儿女说起她们心里的不平,只可惜,没什么效果,说多了,被自家相公一吼,就会消停好一段日子。

生活虽然不能说是万事如意,但对于杨家的上上下下来说,他们心里都是满足的,并且相信,以后的日子会更好。

静庄(一)

在静庄的认知了,交州就是蛮荒之地,生活在这里的人,即使不是像书上所说的那样茹毛饮血,也是不通礼教的也蛮之人。

只是,一次跟着主子才出游,改变了他之前的想法,如今,他在交州这个地方娶妻生子,安家落户后,才明白,他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和片面。

这里的人或许没有京城中人的优雅清贵,但他们的笑容更朴实,心思也更简单,即使是暗藏算计,在他看来,比起京城和陈家的那些老狐狸,这些人的手段如同幼儿。

有个不靠谱,带着主母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主子,他这个备受主子信任的下属自然是被累成狗了,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决定放几天家的静庄,准备带着妻儿去游乐场玩耍。

只是,刚准备好,就听见下人进来禀报。

“你说谁?”

静庄皱眉。

“陈先生。”杨春桃看着自家相公一下子就阴沉的脸,有些疑惑,要知道,她家相公一直都是笑嘻嘻的一个人,就算是在王爷面前,也是如此的。

“ 不见。”

静庄直接吐出两个字。

“相公,不好吧,陈先生在交州还是十分有名气的,你把他拒之门外,以后会不会传出对你名声不好的事情来?”

杨春桃开口说道。

“大人,静林先生说,他会一直在外面等着你的。”下人原本也好奇,为什么静林先生会叮嘱这样的话,原来他早就猜到,主子可能会将对方拒之门外,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静林先生,把他家主子的心思都猜透了,厉害,真是厉害。

“让他进来吧。”

要是静庄知道自家下人的想法,可能不会这么快就同意的。

“你和几个孩子都不用走,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有什么事情。”静庄大咧咧地坐在主位上,平常不太正经的笑容此时染上几分嘲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情远远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平静。

“相公。”

杨春桃有些担心,自家相公自从听到陈先生上门,就有些不正常。

“没事,你也坐下吧。”

静庄对着杨春桃说道。

很快,陈静林就走了进来,他看着静庄的目光比对方还要复杂,两人一人站着,一人坐着,就这么互相看着,是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坐在一边的杨春桃压力不小,两人的气势都很强大,并且是越来越强,在女儿小手抓着她袖子的时候,低头,看着几个孩子发白的脸色,还有雾气蒙蒙的眼睛时,硬着头皮站起身来。

“先生,快请坐。”杨春桃挤出一丝笑容,开口说道,她就是再迟钝,也能感觉得出来,自家相公和陈先生之间曾经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

“相公,我去准备茶水,你看着孩子。”

杨春桃这么说,也是想暗暗地提醒自家相公,孩子都被你吓到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