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案件其他四人背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汉斯一路追随着阿兰的气息,中途召唤出穿云兽想要快速追赶上阿兰的步伐,穿云兽是魔物中速度数一数二的,纵使这样,也被阿兰落下一大截,因为那时阿兰已通过黑魔法灵体化,灵魂的脚步哪里是实体能追赶的上的,路上有两次都差点追丢了,汉斯又召唤出大批嗅觉灵敏的盲鼠来探知阿兰的踪迹,终于顺利跟踪到了地底深渊,地底深渊又是一道迷宫,等汉斯七转八绕,终于通错综复杂的暗门,来到了黑魔法缭绕的泉水旁时,阿兰的气息在此消失。》し

汉斯望向泉水,透过黑色的烟雾,能看见清澈的泉水,泉水下不断咕嘟咕嘟向上冒着泡泡,每个泡泡里面都包裹这一朵洁白的小莲花,泡泡刚一涌出水面就会立刻破裂,里面的小莲花便打着转漂浮在水面上,大约过三秒钟,小莲花又会凋零渐渐化作黑色的雾气升到空中,如梦如幻,奇异美妙。

汉斯简直要看呆住了,伸手去触碰那些刚浮出水面的小莲花,还没碰到,小莲花就会迅速枯萎,化作黑色的烟雾极不情愿般从汉斯指缝中间穿绕逃走。

汉斯觉得好玩,又想到阿兰的气息就是在这里消失的,这里的黑魔法气息如此浓重,说不定阿兰在泉水下修炼呢,不如就在这里等她上来,因为无聊,他就两只手一起戳水面的小莲花,戳的速度太快,新生的莲花都来不及补上,直至汉斯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手指放在李天一案件其他四人背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水面等着小莲花浮出水面,出来一只,他便戳破一只……直到他一抬眼,忽然看见泉水对面站着一个矮墩墩的小怪物在直勾勾地看着他,差点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地魁,舒了一口气,他走上前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狼人,她的名字叫阿兰。”

这个小地魁正是桑塔,他收起惊讶的下巴,一一回答汉斯的话:“首先先生,我早就在这里了,只不过刚才靠在那块石头后面睡着了。”说着指向泉水旁的一块大石头。

汉斯顺势看去,那块石头要比这只地魁大得多,在说这地魁天生长着一副灰绿色的皮囊,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大石头旁的一块小石头呢,于是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桑塔知道他那眼神的含义,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于是,他有些生气地说:“这个地方是魔王的秘密基地,我是他的仆人,负责看守这里,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如果没什么要事,我可要把你请出去了!”

汉斯挺起胸膛,悲蔑地瞄了一眼只及他膝盖的小地魁,左手搭在右肩,放松地转动了一下右侧的膀子,若隐若现的麒麟臂马上要撑得衣服都要爆开了,同时还发出嘎嘎的响声。

桑塔吸了一口鼻涕,连忙紧张地挫着双手,讨好地说:“魔王热情好客,远道而来的客人呦!您一定要多住几天!”

汉斯这才满意,又听桑塔谄媚地看着他说:“客人,恕我冒昧地问您一句,您跟阿兰小姐是什么关系?哦!您别误会,她也是我们魔王的贵宾,我不能随意泄露她的踪迹,但如果您是她亲近的人的话……”

“哈哈……我是她的先生!不信你可以去问她,不过也不排除她可能会不承认,因为……最近她正在跟我闹别扭……”汉斯越说声音越小,也越来越没底气,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会不会是他伤透了阿兰的心,阿兰实在不想看见他了,才躲到这里来的?

“嘿!我确实是阿兰的先生,你跟她汇报一声,就说汉斯先生要见她,就让她出来见我一面吧!”他自己都感觉越描越黑,便蹲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望着桑塔,那股死皮赖脸的劲谁见了都会有种想打他的冲动。

桑塔看布莱恩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自己,感觉找回点面子,但是阿兰伤势太重,生死不明,只怕这个汉斯见到她会抓狂,免不了跟布莱恩拼个你死我活,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贸然说出阿兰的下落了。“汉斯先生,不瞒你说,阿兰小姐的确来过这里,但是就在刚才,你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走了。”

汉斯蹙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阿兰的气息就是在这里消失的,她能去哪里?难道遁入地底不成?

桑塔怕时间越长越难瞒过他,便夸张又卖力地描述道:“阿兰小姐刚才魔力迅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在获得巨大的魔力后就消失了。”

汉斯点点头:“我也感觉她现在的魔力不同以往了,可能她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到地下去办?”他也不耽搁,召唤出地狱犬径直遁入地狱中,不顾桑塔在后面大喊:“危险!别去……”

却说阿布的卧室里,布莱恩静静地坐在鬼火的灯下,一对透明的翅膀与眼睛在他身边恋恋不舍,不停地绕着他转圈儿,蝴蝶一样飞上他的额头无声驻立,再缓缓略过他的眉眼与嘴唇,千言万语徘徊不尽,无奈间和着布莱恩眼角忽然溢出的泪滴化为无数的点点星光消失在空气中。

若说彼时曾有过希望,那希望虽微弱如星光般渺茫,却也温暖人心。如今,就连那一点希望都真真切切地在眼前消失时,痛苦便如海浪般席卷人心,将他猛地推向坚韧的礁石,撞击的支离破碎,又如半空中跌入深渊,下面却是滋滋岩浆,要将他炙烤成枯木都不如。

布莱恩只觉痛彻心扉,僵硬地坐在一块岩石上,连哭都不知道怎么继续。这时,桑塔跑了过来,并未看出布莱恩的异样,也不知道艾比利残存的灵魂碎片曾向他告别,还以为他只是平常那样坐着,冲他大声喊道:“布莱恩陛下,您快去看看吧,魔泉枯竭了,就在刚才,水都渗到地底不见了,也没看见……也没看见……主人的骸骨。”说道这里,桑塔哇哇大哭起来。

布莱恩这才如梦初醒,脊背颤抖一下,整个人也疲软下来,双手痛苦地捂住眼睛,一向精明如他,却在此时不知如何是好。房间里只听见轻声的抽泣,和哇哇的大哭声。

时间如轮,四季交替转动,转眼间又是过了一个秋冬。

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长久无妇,布莱恩自从继承皇位,已过去五年,他都没有迎娶皇后的打算,朝中大臣都着急不已,更急的是城中美丽的少女们,每当布莱恩出行巡游的时候,路边男人们都能被挤出十条街,女人们都盛装打扮,翘首以盼,若是布莱恩不经意间往哪个方向投一瞥,必定会引起一阵骚动与惊呼。

有没有妻子,布莱恩倒没感觉有什么,只自己亲手做了许多人偶仆从,他已不在是当年那个操纵一个人偶都很吃力的小王子,如今,他能轻松操纵十个八个不在话下,有负责他饮食起居的,有负责打扫卫生的,有负责整理花园的,人偶们在一起没有勾心斗角,大家相处的其乐融融,布莱恩却总是时常想起那个很久之前,他曾经招来过一个偶魂不洁的叛逆人偶,每天都要耗费心神来□□她,每当此时,他的嘴角都会带着温暖的笑意,却又忽然变成失落的苦笑。

人偶没都还没有进化的高级的形态,最多只能独立工作,没有一个能理解他的喜怒哀乐,所以,他在他们面前也无需掩饰自己,朝臣面前严肃果决的他,每当回到自己的宫室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有一些重臣的家属们得到了随意进出皇宫的许可,布莱恩的宫室却不能随意进出,却还是每天都有迷路的少女们冒冒失失地误闯进来,不是脚扭伤了,就是裙子撕坏了,或者胸口喝水弄湿了,布莱恩一开始好心叫一个衣服撕坏的姑娘换上他的衣服,谁知,那姑娘回去竟然到处炫弄,不久布莱恩就听到一些传言,说将某某上校的女儿到皇宫里游玩,不小心误闯进陛下的宫室,陛下正好饥渴难耐,就顺手把她扒个精光,那姑娘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几遍,临走的时候才发现衣服都被撕碎了,便哭了起来,布莱恩陛下怜香惜玉,就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并派人把她送回家,让她好好休养……

布莱恩想起那女子矫揉造作的样子,不禁摇头。所以,自那以后,布莱恩就没有再搭理过她们,她们若是误闯花园,就让人偶把她们请出去,若是还有其他理由缠着不走,就让吃醋成瘾的樱桃把她们打跑。噢,对了,樱桃就是为艾比利贡献头发的那个女仆,布莱恩履行了她的承诺,一直用最美的红酒,最柔软的床垫供养着她,就算艾比利早已不在了。

布莱恩还是不允许她擅自剪头发,所以,她的头发长得都快拖到地上了,一头柔软如海藻的长发配上本来就长相甜美的樱桃也确实是一道风景。看着樱桃对那些闯入者抓狂的样子,大家相互一个眼神,都不言而喻:恐怕这就是布莱恩的情人啦!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威龙大陆流行起了长发风,有很多富家小姐上街时长发都需要专门有仆人在后面托着。

布莱恩为了嘉奖樱桃,赠了她一匹纯白的骏马,樱桃高兴地骑着它在皇城转了一圈,第二天,满大街都是长发飘逸骑着骏马驰骋的美丽少女们,捡马粪的工人的都紧缺起来。

布莱恩越来越懒得出门,而朝中长老们却越来越急迫地催促他的婚事,扰的布莱恩头痛不已。

这天,布莱恩无意得知消息,失踪很久的汉斯忽然回来,自从他上次从地底深渊回来,就再也没见过汉斯,他也一直没法开口向别人打听他的行踪,打听到了又怎样,毕竟是他把他的妻子杀死的,而很有可能是自己妻子的人也被他的妻子杀死。他们之间注定要有一条无法修复的鸿沟。

内阁长老不顾布莱恩的反对,将他要选举皇后的消息公布于世,并擅自定下日期,下个月的八号。

布莱恩注视着日历上的7月23号,眉头紧蹙起来,就算是当了国王,也难免会有诸多限制,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自由。

皇城的姑娘们迅速增多,远方来会亲戚的,到皇城游玩的,生活困顿到皇城讨生活的……总之,都是美艳漂亮的小姑娘,这下城里的少爷们都乐开了花,出去一趟,总有按捺不住的少女们愿投以木瓜,虽还没有到7月23号,但每天都有佳话传出,一时间,皇城成了偶遇猎艳的绝佳地点,大小旅馆挤满了俊男靓女,商旅都没地方歇脚。

终于,到了7月23号这天,选举皇后的仪式在祭祀的宫庙举行,重臣簇拥着布莱恩来到公庙的高台之上,新上任的祈福法师——山姆,脚穿草鞋,身披麻布长袍,缓缓踱步来到布莱恩身旁,自从本死后,民众选举了很有威望的山姆来当全国的大祈福法师,他以前赤着脚在民间游荡,肩上时刻背着药箱,一路为贫民免费就诊,因此获得了人民的爱戴与尊敬。

“身洁如兰,灵动如水,端庄肃雅,德才兼备,念吾之社稷,爱吾之子民……”山姆开始宣读皇后的选举公告,丹尼斯和爱德华这两位体贴的好哥哥怕布莱恩“紧张”,一直一左一右陪在他身侧,把他按在椅子上。今年,爱德华和丽丽姬也修成正果,诞下了一名可爱的女婴,爱德华也日渐成熟起来,脾气不再那么暴躁,只有单独跟丽丽姬在一起的时候才暴露他的本性。

等山姆宣读完昭告的金册,他郑重地两手合上,转身向座上的布莱恩问道:“陛下,选举可分为民众选举,内阁选举,竞赛选举和血线选举,当然您如果有中意的,只要您一句话,说个名字就定下来了!陛下?不知您意下如何?”

布莱恩精神恹恹,靠在椅子上问道:“什么是血线选举?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山姆笑着解释到:“威龙大陆第一代君王就曾用血线选举的方法,李天一案件其他四人背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最爱的十位妃子中选了一位担任皇后的位置,血线选举就是用您的一滴血施加上古结缘的魔法,那滴血就会自动寻找到最与您相配的血统和灵魂。”

布莱恩从未听说过这样的魔法,想着反正只是需要一位皇后,他可不想耗费心神浩浩荡荡地展开大选,不如就让山姆用这种简单的方法决定吧。“尊敬的大祈福法师,这上古的魔法您知道口诀吗?”

山姆谦虚道:“属下曾在上古魔法残卷上读过完整的步骤,愿意一试。”

布莱恩点头,注视着他说:“那就拜托大祈福法师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