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野情

分别的感觉总是不好的,尤其是在这被迫的情况下,而越是如此,陈最越感觉到实力的重要。

他打算回到血煞洞之后便专心修炼,先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至洪荒境救出夏晴晴再说。

至于到底能不能进入三蚀宫,何时才能进,现在陈最实在无心想那么多,因为在陈最心中,任何人或事,都无法和夏晴晴比较。

一路前行,已经是玄武境巅峰的陈最,也不会担心遇到什么危险,始终保持着几乎与极限的速度。

就这样,一路风尘中,陈最已经离开湿婆林两个月了,距离血煞洞也不过五万里的距离。

“穿过这片万里海林,便是血煞洞的范围了。”

两个月的极速赶路,虽然真气和隐穴的消耗,也都还在陈最的承受范围之内,但也免不了体内能量有些枯竭。

“在这歇会儿吧,剩下的路程三天足够了。”

进入血煞岭,修行者便多了起来,为了安全起见,能量几乎枯竭的陈最打算在这里恢复一下真气和隐穴能量,而这片幽静的万里海里,无疑非常符合陈最的要求。

“还是找一处隐蔽之地。”

虽然这片海林非常幽静,但说不定就有什么人路过,而恢复真气之时防备往往会降低一些,虽然陈最并不太惧怕,不过被打扰总是不好的,陈最还是决定选择一处更加稳妥清静之地。

“差不多了。”五个小时,真气和隐穴能量已经基本恢复,陈最也不打算再做停留。

“恩?”

刚要起身的陈最突然停住了动作,眼神向着他的右侧看去,因为听到右侧不远处传来两声落地的声音。

虽然声音无比轻微,但在这片幽静的海林中,却无法瞒过陈最的耳朵。

而之所以那声音会引起陈最的注意,是因为从那落地声音判断,陈最竟发现来人是两名高手。

而从声音判断,其中一人的实力应该比他略低,但也绝不会低上太多。

而另一人的实力更是让陈最惊讶,因为陈最判断,那人的实力似乎比他还要高一些。

根据自身的实力情况,陈最瞬间猜到,那个比他弱上一些的,应该是玄武境巅峰,并且在玄武境中也是极其强大的存在。

而那比陈最实力强的,一定是洪荒境,至于到底是洪荒镜哪个阶段,陈最还无法判断。

“怎么会突然冒出两个这样的高手?!”陈最心中非常惊讶。

那二人的实力,在血煞洞范围已经是绝对的顶尖高手,而据所知,拥有如此实力的,在血煞岭范围内绝对不超过十人。

而此刻却一下子出现了两位,并且还是在这偏僻幽静的海林,这让陈最心中非常奇怪。

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由于这里的海林太过繁密,陈最并没有看到二人的身影,不过好奇之下的陈最也没敢有什么动作。

因为如此近的距离,对方又是那样的修为,别说移动了,就是呼吸的声音大点,都有可能被他们发现。

“这里应该安全了。”声音非常轻微,首先说话的是一个女子。

“啊!是她!”

听到这个声音,陈最脸上露出无比惊讶的表情,甚至差点忍耐不住惊呼出声,因为刚才那个声音,居然是菲妃的。

虽然没有看见人,但之前于菲妃相处近三年,对于那个声音,陈最心中无比确定。

“她来这里干什么?另一个人是谁?”惊讶过后,陈最心中升起浓浓的好奇。

“现在的进展如何?”没有任何废话,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个男子。

“这声音?”

听到男子的声音,陈最脑海中开始飞速回想。

因为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他一定在血煞洞中听过,不过离开血煞洞已经三年多,陈最一时间无法确定这个声音到底是谁的。

“大护法!”陈最心中惊呼道。

虽然与大护法接触的不多,但在血煞洞中陈最一共也没有接触过几人,再加上那人的修为,陈最立刻判断出那人应该就是大护法喻隆!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而且还是如此神秘?”

陈最隐约有一种感觉,菲妃和大护法喻隆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与菲妃一直以来的隐藏有着什么关系。

甚至关于一直以来给陈最感觉,就像是蒙上一层纱的血煞洞,陈最也认为应该与这二人有着某种联系。

“他的心性远超你我的想象,我没能成功。”菲妃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近三年的时间,你们又是单独相处一地,都没能成功?!”显然对菲妃的回答非常意外,大护法喻隆的声音中带着强烈的难以置信。

“是在说我!”听到菲妃的话陈最就怀疑了,此刻喻隆说起,陈最已经确定了他们是在说自己。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听到此,陈最知道离他解开关于菲妃的疑惑应该不远了。

“就算他的心性坚韧,难道你没有对她使用那秘法?三年的时间,他不可能一直全神戒备的。”显然还是处在无法相信中,大护法喻隆紧接着问道。

“我曾使用过一次,但被他挣脱了。”菲妃的此时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有些复杂。

不过出于震惊中的大护法喻隆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怎么可能!他不是才玄武境后期吗!”看来是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喻隆声音的分贝明显比之前大了一些。

“这点我也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有些神秘,似乎并没有我们看起来的那样简单。甚至我觉得,他进入血煞洞,或许也是有着某种目的。”

虽然是在分析,但菲妃话语中的复杂意味还是那样明显,而震惊中大护法喻隆依旧没有注意到。

“菲妃和大护法到底什么关系?”听到这里,陈最心中的好奇更重。

据陈最对菲妃的了解,她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之人,并且几乎不表露出自己的真是想法。

可从此刻菲妃的话语来看,她对大护法似乎非常信任,无论是所发生之事还是心中的想法猜测,基本上对他都没有任何隐瞒,这太不正常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