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勇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一次次的毒杀、刺杀、暗害、陷害逼得曾经的晋王殿下一度走入侯勇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绝境,面对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他只有狠下心来变得强大才有机会在残酷的争斗中存活下来。

深宫后院的红墙朱瓦内是阴谋四起、是杀机暗藏、亦是森森白骨的堆积,无辜横死的人每日都有,不反抗、不谋算、不敛尽锋芒等待你的唯有死亡!

“只是,如今她依旧记不起我。难不成她依旧是怨我的么?”萧彻悲恸的声音响起,让蓝齐洛心神一阵恍惚。

“皇上切勿自责,当初之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蓝齐洛望了一眼那个兀自陷入沉思而面部线条逐渐变得柔和的男子,而后悄悄退去,他知道此刻萧彻更想一个人静一静,理一理有些纷乱不堪的思绪。

旁人不会知道,但他清楚萧彻常常于睡梦中惊醒,那种惶恐不安带着惊慌的眸子似乎能将人打入地狱,那种忐忑与小心翼翼让蓝齐洛不禁为他心痛。

旁人不知自然不会有感觉,他蓝齐洛又怎能不心痛呢?当初杏花微雨初见,他也是对她动了情的,只是那注定不可能是他蓝齐洛的女人。

他是一代帝王,是真命天子,是天阑最有权势的男人,却在褪去浑身的冰冷后脆弱到恨不能一碰就碎的地步,所幸这个男子不会被任何困难所击倒,遇强则强是他一惯的原则,倔强是他与生俱来的标志,永不认输是他人生的格调,因此,蓝齐洛相信这个男人终有一天会成就一番伟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受万民敬仰的皇者!

那一日,凌梓墨病逝,远远跟随在萧彻身边的蓝齐洛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男子变得不一样了,他的背影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清冷、孤寂,似是被拉入了某个轮回,一个人孤独地看世间风景,连影子里都浸满了外溢的忧伤。

他看到那个男子脸上挂着有些飘忽的笑容,眼泪盈满眼眶却迟迟不肯落下,他只转头对他说了一句话:齐洛,你知道么?她说她其实真的只是凌梓墨,不是罗煞!

蓝齐洛惊了,那个女人是真的凌梓墨,那岂不是说罗煞已经在多年前的那场大火中……

“皇上,路还长,总会碰到你心爱的女子的侯勇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蓝齐洛此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安慰眼前的男子,他看得出这一次萧彻的心彻底碎了——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萧彻只是一个男人!

是啊,以后的路还长,只是却长得让人有些心慌。

萧彻勾唇一笑,伸手折了路旁的大朵海棠花,身为皇上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就象现在,本不是海棠盛开的季节,却在皇宫里开得绚烂、荼靡,只是有些东西却连他无法得到了。

心上涌来阵阵苍凉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此刻的他与往日相比好像有些不同,又好像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萧彻心里明白有些东西终究是改变了,也一点一点失去了。

转眼已是半年后,隆冬的飘雪洋洋洒洒,自半空打着旋儿落下,凤倾玦拉了拉身上的锦被窝成一个圆球状,赖在床上不起来,就连一向偏爱的食物都无法将她哄起来。

莲雪蹙了蹙眉,端着食盒站在一旁与凤倾玦对峙,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这次的女皇陛下的起床气比以往来得都大。将食盒中的吃食摆上凤倾玦命人特制的小桌上,她细心地端给已经在床榻上洗漱完毕的凤倾玦。

从锦被下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凤倾玦眨了眨眼睛笑得一脸奸诈相,身为主子的她又怎会不知跟在她身边的这些人对她有多宠溺?

无论怎样对峙,她们最终都会败给对她的宠爱,凤倾玦小心翼翼探出手,直到感受到宫殿内温暖的气息后方才作罢,餍足地眯了眯眼睛似是对此时的温度甚是满意。女皇陛下极其惧冷整个皇宫里的宫侍都知道,内务府更是加大了上好木炭的供应力度,生怕冻着了这位小祖宗。

窗外一片银装素裹,白雪落地铺成一地雪白,宫殿的屋檐处挂着数根结成小冰柱的琉璃,树枝上亦被装点成树桂,风一刮簌簌飘落,落在皑皑白雪上更添洁白色。

雪踩在脚下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动,沿着宫侍清扫出来的石径一路延伸,走向白茫茫一片的镜湖。镜湖里的水早已结成厚厚的冰层,盛夏时期开至荼靡的千荷只剩下一片颓败之景。唯有点点别样的嫩绿点缀其中,望着那初绽嫩绿的水中绿植,凤倾玦的目光猛地睁大,快步行至湖中央的亭心处,嘴里喃喃说着什么,而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一同前来的月灵羲身上。

月灵羲的目光甚是复杂,说不清是感伤还是惆怅,望着湖中嫩绿愣在原处,久久才得以回神。他指节分明、纹路奇清的手指在冬日里显得更为白皙,凤倾玦甚至有一种能隐约看到皮肤下青紫色的血管的错觉,此时她才突然发现这个总是用温润目光注视着她的男子清减得厉害,眼窝深陷,但眸光却还清澈如昔。

替凤倾玦拢了拢身上的紫貂大氅,月灵羲缓缓说道:“得知陛下最近喜欢赏花,云公子命人遍寻花种,命数千花匠精心培育,终于得偿夙愿。陛下请看,这寒水之下所种的正是冰凌鸢尾,可植入水中,如夏季之莲荷,无任何不适。他,是个有心之人,怕你冬日难耐,无景可赏,便让人送来移植于镜湖之中,就连那开得正盛的寒烟腊梅亦是他的手笔。”

这‘冰凌鸢尾’与‘寒烟腊梅’云长歌曾在给她的信中提过,不过,当时的她并未放在心上,没想到御花园中成片成片的腊梅树海竟是他的杰作,凤倾玦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被他的柔情装得满满的。

这些事情他做得理所当然,就好像疼爱她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他就是让她哭、让她笑、让她幸福的源泉,没有人能够轻易取代他的存在,也无法取代!

“阿羲,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儿,好好照顾自己,总有一天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望着面前分外憔悴的男子凤倾玦强忍住泪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灵月羲的事情这些日子凤倾玦也多多少少听了些,她是从心里可怜这个男子,如此玉人,何故要受到伤害?

“我知道了,我懂陛下的意思,属下从未忘记我可是陛下暗卫,还要替女皇陛下打天下呢。”月灵羲背对着阳光,缓缓洒下的阳光为他勾勒出光圈。

凤倾玦尴尬地轻咳,自己果然不适合规劝别人,看看都被人嫌弃了呢。

“边疆战事如何了?”凤倾玦这些日子睡得并不安稳,半月前在她的授意下促成大金和天阑达成协议,然后两国同时出兵,在出兵的同时利用潜伏在凤曜的本国人士煽动百姓,使得个别城镇出现暴动,现在局势不稳定,她亦是坐立难安。

“四面楚歌。”灵月羲并不知道其实除了天阑四国尽在凤倾玦的掌握之下,所以眉宇间多了几分愁意。

凤倾玦敛了敛心神,心中将最近收到的信息迅速整理了一下。月灵羲刚从战场回来,他的消息能犀利到直击本质,所以她才向他询问。凤曜国的九霄城乃江湖人士的聚集地,如今两国联合攻击,九霄城被战火波及必是首当其冲。

“你不必担心,就算出兵围攻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大燕和凤曜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除了相互扶持外别无选择。眼下我最担心的还是江湖力量的介入,这些年皇室与江湖之争日益加剧,如今各国争端再起,恐怕他们也会来分上一杯羹。”

月灵羲已经知晓凤倾玦的用意,并不打断她的话,他相信此事凤倾玦必能处理好。

“通知玄洺祭司时刻盯着皇宫里的动静,务必要保护好自己,江山皇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的命。被人扼住咽喉的感觉,孤最讨厌了!”凤倾玦喋喋不休地下着命令。

月灵曦看着她那副有条不紊的模样,原本有些慌乱的心也渐渐平复了下来,在她的身上月灵羲总能感受到一种令人心安的力量。

“是,主子!我马上去办。”说完,莲雪便闪身离开。

你可别说,这莲雪执行命令的效率那可是一等一的。别看凤倾玦平日里对莲雪等人甚是纵容,但在重大事件面前讲求的就是效率、质量,对于莲雪此举她非常满意,她嘴角噙着的笑容越来越大,璀璨生辉。

“阿羲,明日早朝之上,到时候你一定要挺我,不然那些大臣不会轻易同意的。”凤倾玦将自己的隐忧说了出来,对于这场逐鹿天下的战争,她势在必行,只是大臣那一关有些不太好过,她只好提前为自己找个盟约来挡挡。

“属下自当谨遵陛下吩咐!陛下就放心吧。对了,陛下,云公子派人送了批船只来。”月灵羲猛然想起来今日新的来消息,他不知道凤倾玦派遣出去的船队是做什么用的,想来也是别有深意地安排吧,有时候别说是他就连凤倾玦身边的人,也都有些看不透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哦?那就太好了,这些船只一来,对我们来说真可谓是‘如虎添翼’啊!阿羲,你先派人将他们安顿一下,孤随后便去见见他们,顺便验收一下成果。”现在,是她检验成果的时候了,但愿他们莫要让她失望。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