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含玉根上朝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皇藏峪乃仙家重地,闲人不得擅闯!”

前方一座巨大的峡谷,唐允尚未飞入其中,便有一股惊天的威压铺天盖地袭来,哪怕是以唐允如今的修为,在面对这股威压时,心中也不由涌起了一股无力之感。品 书 网 (..   )

“你是何人?”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光影,显化后乃是一名俊秀的少年,眉心有着一点红痣,丰神俊朗,煞是不凡。

“你的身上,为何竟然有着符离尊者,还有元丘上人留下的印记?”

“印记?”唐允愣了一愣,不过随即便道:“启禀上仙,晚辈曾得符离上仙点化,传授符法,并收为弟子。”

“你是符离尊者的弟子?”那名少年仙人眼中露出一丝惊愕,“可有证明?”

闻言,唐允思索了片刻,忽然间张口吐出一个诡异的音节,一道纹路在他的眉心浮现,空间的流速顿时缓慢了下来。

那少年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的神情顿时缓和了许多:“九字真言!这列字诀即便是我仙界中人,能够掌握的也是寥寥无几,加之你身上又有符离尊者还有元丘上人的印记,姑且相信你的身份。”

看了唐允一眼,少年开口问道:“你来我皇藏峪,所为何事?”

闻言,唐允当即便将自己的来意说明,忽然间,那少年脸色大变:“你受了虚空神王的道种?”

唐允点了点头。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忽地对着唐允深深一拜。

不,不应该说是对着唐允,而是对着他体内的神王道种叩拜。

拜完起身,那少年仙人开口道:“你若是来请求皇藏峪相助,那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如今皇藏峪的仙人,只有我一个了。”

“只有前辈一人?”唐允愕然。

“不错,”少年点了点头,“原本我皇藏峪。共有一十二名真仙,不过如今三千界崩灭在即,就是仙界也难以幸免,故而除我之外的一十一人,已经全都被召回上界去了。”

“仙界也难以幸免?”唐允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这么说来,仙界如今也是自身难保。看来想要从他们那里得来援助,是不大可能的了。

那少年仙人目光灼灼地看着唐允。开口道:“你既为神王的传承者,当继承神王的意志。在我仙界,神王每隔十万年方会诞生一名,而三千界破灭的轮回恰恰也是十万年,故而神王出现的责任,便是要挽回这一切。”

少年忽然问道:“你可知,三千界如今已经存在多久了吗?”

唐允摇了摇头。

少年长舒了一口气:“大约已经快有一万万年了。”

一万万年,也就是一亿年。

“这么些年来,近千次的虚空破灭。然而我三千界根基犹在,原因便是有神王舍身守护。”少年开口道,“成为神王的传承者,是注定要为此而牺牲的。而三千界,也只有他的牺牲,方可得救。”

听到此处,唐允忽然间抬起头来。正与那少年的目光相对。

“你,有没有这个觉悟?”

“牺牲我,来救回三千界吗?”

唐允苦笑着摇了摇头,就在那少年脸上刚刚露出一丝失望之时,唐允忽然开口道:“上仙,虽说蝼蚁尚且偷生。不过晚辈却也知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若是当真只要牺牲我一人,便可救回所有人的性命,那么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愿,也只有这般去做了。”

少年闻言,盯着唐允看了许久,忽然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这人倒是有些意思,够坦白,说的都是老实话。你说得对,蝼蚁尚且偷生,若是有得选择,谁会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不过,如今已经没有别的路给你走了,注定,要你来挑起这个担子。”

唐允闻言,只是苦笑而已。

那少年忽然开口道:“我观你修为,已然达到巅峰,不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不待唐允说些什么,天空之中,忽然间出现了大片雷云,只听那少年沉声喝道:“此乃仙界之雷,全力沐浴其中,可助你转换法力!此雷比起天劫之力毫不逊色,你需得小心渡劫!”

“嗤啦--”

一道天雷劈下,原本是那少年想要给唐允提个醒,却没有想到在雷光之中,唐允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被雷电劈中,就仿佛是吃饭喝水一样寻常。

“这就是仙力?”

唐允屏气凝神,将法力外放,在天雷的洗礼下,顿时有些许法力发生了转变,充满了雄浑的力量。

如同仙劫一般,这雷云一共有九重,然而直到第九重落下,唐允却依旧没有使用任何法术,而此时,他的法力较之先前已然大有不同,尽数转化成为的仙力,同时,在他的眉心出现了一道火焰般的印记。

“你这是…天魔之体?”那少年毕竟是上界真仙,见多识广,竟然看出了端倪。

“是的,前辈。”

“不要叫我前辈。”少年摇了摇头,“你既为神王的传承者,那么就算是三大圣仙,地位也是不如你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连天魔之体都已练成,这也许会是一个变数。”

“变数?”

少年摇了摇头,道:“我不确定,故而并不可说。如今你已经是上界真仙,眉心的那点印记,代表了你和寻常隐仙的不同之处。该做什么,你就去吧。”

唐允摸着额头的火焰印记,开口道:“请问我该怎么做?”

“气运!”

少年笃定地开口道:“三千界崩灭,原因便是气运衰竭,而你若是要来挽救这一切,势必要使自身拥有极强的气运,至于具体该怎么做,因人而异,我也教导不了你。”

“气运…”

唐允低语,随后对着少年拜了一拜,转身之间便已然没了踪影。

赤山,神梁派。

神梁派原本是依附于辉月城的四品宗门。后来辉月城遭难,便移址赤山,依附于此处的一个二品宗门。

此时,神梁派的广场上一片骚乱,一名青年趾高气昂地站在广场的前端,看着下方,傲慢地道:“敢跟本少爷抢女人。给我打,狠狠地打!”

一群神梁派的弟子围在广场中间。不断地痛殴着广场上一名青年。

“秦文善,你快走吧,不要再坚持了。”

有些与那青年交好的弟子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劝说道。

秦文善,也就是那被围殴的青年,虽然已经遍体鳞伤,可是眼中却依旧凌厉,他看着前方被那青年搂在怀中的女子,嘶声道:“瑶静。你当真便如此狠心?”

那是一名生的颇为妖娆的女子,此时依偎在那青年怀中,脸上满是媚态。听见秦文善的话,那女子有些鄙夷地道:“秦文善,当初若不是为了你手里的那本仙书,你真以为我会看得上你吗?虽然你有天灵根,但是和华师兄比起来。你算得了什么?”

华师兄,指的自然就是她身旁的高傲青年,如今已经是元婴期后期的修为,是那二品宗门中长老的亲孙子。

“天灵根?”华师兄看了秦文善一眼,“没有想到你的天赋倒还不错。哼哼,你这眼神。是想日后来报复我吗?来人,给我把他的灵根废了!”

秦文善瞬间握紧了拳头,身上竟然再一次涌出一股力量,将附近的几名弟子震飞,不过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不一会便被再一次按倒。

周围的神梁派弟子心中也有不忍,以秦文善的资质。原本在神梁派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只可惜,他的性子太过执拗,竟然跟华师兄抢女人。

“姓华的,瑶静,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秦文善已经力竭,虽然心中的愤怒已经无可复加,但是他真的没有力气再做什么反抗了。

“哼,干脆杀了他吧。”华师兄说着,伸手一指,一股气劲顿时朝着秦文善的胸口荡去。

周围的弟子见状,纷纷让开,没有一个人敢阻拦。

然而就在这时,那道气劲却凭空消失无踪,与此同时,整个神梁派还有那二品宗门的所有人,全都感觉到了天空传来的恐怖威压,即便是那二品宗门的掌门,洞虚境巅峰的强者,也是双腿颤栗,走出门后便跪倒在地,连抬头的勇气也没有。

所有人皆为这股威压所摄,唯有秦文善一人抬起了头来,向着空中看去。

此时,原本蔚蓝的天空已经被一片巨大的火云映成了赤红之色,在那火云上,一名眉心带有火焰印记的青年正垂目望着下方。

“你…你是…”

上方传来的光芒,不知带有何种伟力,秦文善所受的伤势,竟然快速地好转。

唐允立于云端,看着下方,淡淡地开口道:“你是秦文善?当年我与你的祖父还有父母曾有一约定,等你成年后便来收你为徒。如今已然过去了不少年,你可还愿意拜我为师?”

“您…您就是当年救了我全家人性命的…”秦文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唐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是他当年与秦怀德还有秦安的一个约定,只不过那时候的他没有能力教导天灵根修士,如今回来,却是为了了却这么一个因果。

“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唐允漠然的看着下方一众跪倒的修仙者:“如今大劫在即,这些人却没有半点觉悟,留之又有何用?不如全都杀了!”

唐允说话时,杀机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刚才的那一幕,勾起了他曾经的一些不好的回忆。

下方所有修士都是一脸惨白,尤其是是那华师兄还有瑶静更是恐惧得瑟瑟发抖。

瑶静是知道秦文善幼时曾被一修仙者救过性命,不过谁能够想象,那竟是一个这般恐怖的存在!

“不用了,”秦文善目光闪烁,最终还是闭上了双目,摇了摇头:“师尊,我们走吧。”

唐允点了点头,望向下方,目光穿过重重禁制,看见了一脸惊慌的门派高层。轻哼一声:“尔等好自为之!”

所有修仙者俱是惶恐,然而此时,空中那片火云已然消失不见。

那二品宗门的掌门站起身来,确认唐允已经离去,狠狠地瞪了一眼身旁的一名长老:“去把你那孙子给我叫过来!”

……

唐允将秦文善带回自己的洞府,在那里,还有苏可儿。以及曾经天部的成员,由唐允和天魁亲自传授他们功法。甚至洞府之中。连王富也在,这个家伙瘦身成功之后,如今已经再度成为一个胖子,嘴里塞着的都是天地间罕有的灵药。

他的特殊体质,能够对这些灵药进行百分之一百的吸收,修为增长极为迅速。

不知过了多少年,大破灭终于来临,除了大千世界之外,中千世界还有一些小千世界已然尽数破灭。。

唐允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所能做的,仅仅只是将那些中千还有小千世界的碎片吸纳,转化成为虚空之力,存贮于神王道种之中,静静地等待时机地到来。

这一日,天魁离去。他告诉唐允,时机已经成熟,肯打鸡已经成功拖住了八大天魔,需要帮手去协助其交战。

“一起去吧。”

唐允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些弟子,已然全部成就仙身,即便去了域外。也有一战之力。而且苏可儿的照三生之眼,还有教授给秦文善和王富的镇道神拳,他们即便是去了域外,也是绝对的强者。

“带我们一起去吧。”

说话的是沈婉月,当初夏晓玲主动提出,把沈婉月接来洞府,如今也成了唐允的道侣。

“不行。你们就在洞府等候,我们很快便会回来。”

唐允说完,却见沈婉月和夏晓玲已然将兵器对准了她们自己。

“你此番前去,若是时机已经成熟,要以身殉界,如何还能回来?”二女目光坚定,“至少,让我们一直陪着你。不论是生,还是死。”

唐允一阵沉默,忽然间笑了起来,将她们抱在了怀中。

“那你们便随我同去吧。”

夏晓玲和沈婉月俱是一喜,就在这时,她们的法宝忽然间从手中消失,紧接着身子也被禁制锁住,不能动弹。

唐允看了一眼留在此地的天部成员,开口道:“颜榕,看住她们,不要让他们做傻事。”

“师父,你…”

“我会回来的。”

唐允说完,转过身去:“我们走。”

“是!”

苏可儿、秦文善,还有王富,眼中俱是有着决然。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域外一战,不止有他们,还有仙界诸仙,以及真魔界的大军。

如今天魔界大有横扫诸天之势,仙魔两界,终于放下了恩怨,联起手来。

这一场战争,声势空前浩大,杀得诸天破碎。

“你们纵然今日将我们镇压,可是却无法将我们杀死!只要你们心中尚有魔念,我们便会重生。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卷土重来!”

唐允神色冷然:“即便你们卷土重来,我也会再次将你们镇压。”

“再次?”

八大天魔大笑不止:“很快你便要以身补天,彻底在这个世间消散!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无用功而已!”

他们没有机会再说下去了,唐允道术施展开来,九字真言施展,言出法随,将八大天魔镇压在了无尽虚空的最深处。

而此时,大破灭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唐允体内的道种光芒愈发强盛。

“文善。”

“是,师父。”

“以天碑镇压虚空,等为师回来。”唐允望向虚空深处,冥冥之中,似乎感应到了灾难的源头。

“这…师父…”秦文善手持镇道天碑,犹如一尊战神,而此时,他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这是命令!”

“是…是,师父!”

唐允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诸天仙魔:“诸位,唐某离去后,请善待我的门人。”

“仙王放心。”

“一路走好!”

唐允点了点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此时,诸天世界中,所有强者都在等待,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突然,不知谁惊呼了一声:“空间破碎停止了!”

“什么?”

“停止了!真的停止了”

“空间破碎停止了,灾难过去了!”

“我们得救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所有人都知道,这场灾劫,已经度过了。

诸天之中,一片欢腾,唯有一处,弥漫着浓浓的哀伤。

域外的战场,一座天碑耸立,镇压着天道气运,有仙魔看守此处,理应不让任何人接近。

但是,当那两名绝美的女子联袂来到此地时,却没有人阻拦,默默地给她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你终究…还是食言了吗?”

凝望着虚空,黑暗充斥着她们的双眼,并没有她们要找的那个身影。

“我们曾经说过,生亦同巢,死亦同穴,你如今一去不返,我们又要上哪里去找你?”

“唯有葬身在这虚空之中,与你相伴,或许才是最好的归宿。”

夏晓玲还有沈婉月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其身后,秦文善还有苏可儿大叫着想要冲上前。

“师娘,不要!”

一座屏障忽然间挡在了他们的前方,那是唐允留下来的至宝,以其仙王之力炼化,威力不在天碑之下,更在上元星河锁之上。

夏晓玲看着沈婉月,轻轻地开口问道:“你怕吗?”

沈婉月摇了摇头:“若是不能再见到他,活着只是无边的苦寂,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此时,她们的眼中没有恐惧,没有悲愤,有的只是决然,向着虚空身处飞去,有那件至宝护身,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

除了那个人以外。

虚空之中,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穿过了至宝的屏障,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同时将她们抱在了怀里。

那熟悉的声音,使二女有如在梦中一般。

“我让你们乖乖地在家等我,怎么不听话还出来乱跑?”

她们抬起头,看见的是一脸疲惫的唐允,正微笑着看着他们。

此时,后方的秦文善还有苏可儿也追了过来,看见唐允,他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师父,你没事!”

唐允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不是答应过你们吗,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呢?”

唐允开口道:“虚空深处出现了极为严重的破损,需要以道种之力方可将其弥补。只不过,道种的力量散发开来,就算是神王之体也承受不住,所以历来都要以身殉界。不过,我将道种放置于天魔化身之中,如此一来,损失的仅仅只是一具化身而已。”

“竟有这等事?”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唐允能够回来,却是真正令人高兴的。

唐允点了点头:“不过以天魔化身镇压,最多只能够封印三千年而已。在这三千年中,我需要再次凝聚出一具天魔化身来。”

轻轻地摸了摸夏晓玲还有沈婉月的脑袋,唐允笑道:“不过三千年的时间,却是绰绰有余了。或许在这之前,可以考虑让你们帮我生一窝孩子。”

“一窝?”

夏晓玲和沈婉月脸上顿时飞满红霞,狠狠地瞪视着唐允。

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唐允的笑声,久久不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