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小宝贝我要捅死你

轰——

力量轰在那面诡异盾牌上的瞬间,盾牌上的诡异符文迸射出金光来,竟将云婧和天禄的全力一击,全部反弹!

轰响间,猝不及防的云婧和天禄均被自己的全力一击震退倒飞。

而且,云婧退势未定,半空之中身不由己,一身黑衣蒙面手握长枪的陈敬便已经追掠到了,长枪毫不留情就往她四肢筋脉挑去,抓紧这难得的机会,要先废了她!

等同受了自己全力一击的天禄也不好受,但亏得是神兽,到底皮糙肉厚点,再加上之前的战斗并没有太多消耗,所以这会儿已经背生双翅保住了平衡和倒飞之势,只是,抬眼却看到陈敬那恶毒的偷袭,顿时又惊又怒:“老狗你敢!”

陈敬冷笑,不敢?不敢我会在这里埋伏?

笑话!

“哈哈哈哈……要怨要恨,就怨恨你那一身血脉和天赋吧!”陈敬长枪直指云婧左脚脚筋,欲先废脚筋再废手筋。

乍听这个声音,云婧一怔,但紧跟着就恢复了冷静,冷哼:“真是越老越糊涂……”

长枪触及云婧脚筋的瞬间,轰,蓝火忽然窜出,将她整个护在其中:“你以为选把长枪,就够安全了吗?”

蓝火妖异,触之既然,长枪也未能幸免!

看着蓝火如蛇出洞,绕枪即上,陈敬惊呼撒手,却还是慢了一步,被火蛇“咬”到了手,顺势蔓延,转瞬便将他吞噬,焚罢紫光罩,烧向衣袍,一瞬间光得似个刚出生的婴孩,露出面容直逼肉身,痛得他大吼:“啊!”

“竟然是你!”

云婧怎会忘曾经的徐长老,顿时杀气更甚,欲再加一击送他上西天,却非但没把力量调动上来,还噗的又喷了一口血,力已枯竭!

莫说再补他一击,就是自身都难保,正直接往下**……

此时的她这样的高度掉下去,绝对死!

“臭丫头!”

天禄只好放弃补陈敬一击,改去追云婧。

救下云婧,再抬头,蓝火已灭,陈敬也不见了,却不知为何,未见飞灰飞洒……

天禄一怔,眯眸:“老狐狸,竟用分身。”

紫阶便能暂时的分身而战,优点是提高了战斗力,迫不得已时还能保一命,但消耗很大,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回视不同的情况而打不同的折,一不小心死掉分身,功力将受永久性伤害,没有逆天神药,不可能复原,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紫阶愿意分身而战……

今天陈敬居然分身而战!

而且是三七分身,七成功力都在那具蓝火吞噬的分身上!

也就是说,那躲在暗处的主身,如今和未来,都将只有他原本的三成功力,而主身和分身不会距离太远,所以他肯定在附近某个地方……

现在正是杀他的最好时候!

可惜……

云婧受了重伤,不先离开寻个安全地方治疗,恐怕有性命之忧!

“先走。”

云婧勉强取出疗伤丹灌进嘴里,便晕了过去。

天禄愤愤咬牙,驮着她转身掠离,留下一串兽语震天:“嗷,嗷嗷嗷……”

——群兽听令,吾乃神兽貔貅,凡百里内,人类,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