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插曲女人的软件免费

手机阅读</fn>

“据查证消息传出的源头是林纳德和修依,背后的源头应该是阿尔法·雷纹特。 ”

低着头,罗乔恭敬的说。

“雷纹特?雷纹特。。。又让我想起了这个名字,唉,人老了头脑就是有些不好用了,总是让我想起这些不需要记住的东西,真是厌烦啊。。。。还没有死吗,以前到是我小看了他。不过终究是个爬虫般的东西,就让他尽情的欢跃吧,在终结之暮的轮下,一切都会被碾得粉碎。”

老人摸了摸花白的头发,半晌才恍然大悟似的想起了雷纹特的名字,随后依旧没有感情的说道。

“好了,罗乔,东西都准备的怎么样了,也是到了该开始的时候了啊。。”

“早以准备完毕,帝都的疯狂已经将要达到顶点,各色的演员也几乎齐聚上场。只等最后的契机,便是血腥幕剧开演的时刻,所有都在陛下的掌握中!”

罗乔淡淡的开口到,恭敬的脸上没有夹杂其他,深沉而明亮的眼中变得无比的浑浊。

只有他才知道对面的老人是多麽的可怕,就算是从小和他一起张大的自己都时时忍不住的颤栗,他最让人恐惧的地方,不是大陆上盛传的那双可以看透人心的双眼,而是那理智的疯狂,没有节制,却又清晰无比。

他根本不是想让三国进入自己的地盘后,一次解决,然后称霸大陆,特洛伊没有那个实力和胃口,就算加上神世也不可能,这也是其他的帝王敢于毅然进犯的一个充分的理由,不要把谁当成傻子,做到帝王的他们自然算的明明白白,人数达到了最大的压制后,有恃无恐而已。

可是他们却也是不可否认的傻子,太过嘉定,却谁也没想到蒙哥马利所有的做为都只是为下一任完美的帝王选出而营造一个墓场,所有的人都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加入进来的同时就注定了毁灭,因为他把自己都算计到了其中,毁灭的不是某些棋子,而是整个棋盘。

包括自己所存的特洛伊,他是要毁灭所有的一切,最后在废墟中由他选中的帝王带着癫狂的神世达到真正辉煌的顶点,特洛伊计划了千百年的局,他要一手完成。

“呵呵哈哈哈哈!!!!!!!!我们蒙哥马利特洛伊不需要疲软的帝王,踏着血腥的荆棘,需要达到的只有那满是神辉的至高点。只等最后的主持回归,大幕便该开启,我看到了,我的手已经在接触命运!”

疯狂而肆意的笑声中,老人的双眼依旧是冰冷而漠然,冷的可怕,冻的骇人。他便是特洛伊帝国的最高权利者,号称可以看透人心,玩弄命运的蒙哥马利四世。在他的眼下,所有阴谋都无所遁形,试图挑战他权威的人在达成前便会被他玩弄致死。可是这个传说中的君王,除了在议事时能看出那无边的气势,其他的时候你或许会认为他不过是个平凡的老人。只有那双眼,从不曾变化,万古的冰冷,或许那便是神的双瞳,看透了一切。

“是的,陛下,命运已经在陛下的手中被肆意的反转。”

罗乔深深的伏低了头颅,那双眼更加的浑浊。

“罗乔!知道吗,没有人能玩弄命运,我只是在遵照它的指引!”

猛的起身,蒙哥马利转过身子,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伏低的头颅,眼神依旧冰冷而淡漠,久久不曾转睛,那老朽的身体里,散发的是魔鬼的气息。

五天的时间转瞬间就过的干干净净,帝都就像一块在发霉膨胀的蛋糕,四处都是让人无法舒适的味道。

左将军和财政大臣已经在前天被以年纪过大,需要休养为由头,整个软禁在了家中,随即三个魔法时后两家同时宣布了脱离和子嗣林纳德与修依的一切关系,从此他们不再是家族众人,任其自生自灭。

一切迅雷一般的变化让所有的人惶然又安静下来,忍受着不堪忍受的极限,因为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法斯特疯了。

至今已经冻肉一般的挂在城楼上,腐烂发臭的帝**议员的尸体说明了一切,而他不过是在两天前对大王子解除左将军和财政大臣的事情表示了抵制和疑问。

吐掉口中一块干硬的面包,修依本想对现在环境表示出一些贵族式的抱怨,但是最后张了张嘴巴,却还是把话语咽了回去,因为就在他的旁边,林纳德和蒂法正在一丝不苟的把面包一点一点的咀嚼后吞噬的干净,而周围更是整齐的蹲坐着一群双眼冒着绿光的大汉,显然一个面包的份额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

周围恶臭而污秽的环境似乎除了自己外,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不时几只灰白的锯齿鼠从众人的脚下穿过,林纳德与蒂法不闻不问,而那些佣兵汉子们自会很感兴趣的一把抓住这些说不上干净的小东西,然后畅快的拨开外皮,把它的血肉吞吃的干干净净,发出满足的呼吸。

仔细观察一遍这种血腥的场景后,胃部翻腾的修依就已经明智的移开了目光。他们现在带着真正精锐的八千手下全部躲进了弗洛伦萨复杂的如没有尽头迷宫一般的地下水道中,在他们的头顶兴许就是对剩余被放弃的外围成员的疯狂捕杀,没有人付出多余的同情,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注定了要付出代价。

并且那些依靠手段和利益让他们暂时屈服的地下势力,谁也无法猜度他们的底线是在哪里,而这种时候最惧怕的便是来自身后的刀子,不管他们是否想过叛变,在冰冷的事实下放弃成了唯一的选择。

原本还在担心蒂法会有什么想法的林纳德与修依,发现蒂法这个女人比自己做的更加出色,她的脸甚至从头到尾就没发生过多余的变化,似乎放弃的不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而是一群可怜的人形魔兽而已。

从那以后,林纳德首先沉默了下来,所有一切的规章遵守的一丝不苟,比常年死亡训练的佣兵战士也丝毫不差,显然这个贵族老爷的举动为他迎来了足够的尊重,所以周围的佣兵对于他们能和自己的头儿坐在一起没有发表多余的感想,要知道曾经修依想要触碰蒂法那高耸又迷人的胸部时,可是被这群人毫不犹豫的打了个半死,并且在他报复前就把和他相关的所有势力摧残的全部进了弗洛伦萨最大的治疗所。

所以修依清楚的了解,这群表面上和痞子差不多的佣兵们,真实的战斗力和手段是多么的恐怖和凶残。

“头儿,听你的意思,今天那个把我们弄进这种境地,并且将来号称要成为我们新领导的该死贵族老爷,今天就要拖着他无能的废物属下来拯救我们了?”

外围排列的人群中,一个雄壮的佣兵突然出声问道,他满是络腮胡子的嘴边甚至还带着些许锯齿鼠残余的碎肉。

阿图,最早一群跟随蒂法的外来户,本来是被曾经佣兵团排挤的不安分子,穷困潦倒偏偏脾气还臭的不行的他在一次为了填饱肚子的任务中碰到了蒂法带领的爆炎残部,最后连带着他的几个兄弟,被蒂法一同强制性收到了手下的军团里。

这汉子至今还记得当时头儿那蛮横的手段,几人刚刚出声反驳,就被毫无理由的一顿暴打后,死狗一般的直接拖了回来。紧接着每次的试图逃亡和防抗,迎接他们的都是一群闷声不响的同行圈圈到头的殴打。最后终于安下心来接受了蒂法安排的训练。

本还有不少报复和反抗的心里的他们,在看到佣兵届通用的禁忌死亡训练表时瞬间爆发了,就连预料的暴打都没能阻止他们愤怒的叫骂。可是随后头儿的行为却让他们彻底闭嘴,一个漂亮的在他们眼里就跟**头牌一般的所谓什么女佣兵团长,什么话都没说的抓起被他们扔在面前的装备,然后用精确到让人发指的动作和毅力,把所有的训练完美又完成的在他们面前淡淡的重现了一遍,随后把装备重新丢回他们脚下。

在阿图的带领下,几个大汉在没有多余的话,默不作声的抓起装备,跟着可以轻易暴打他们的佣兵开始了这惨无人道的训练,而且只要有时间,他们都能见到头儿比自己更加刻苦而疯狂的训练身影,从那以后阿图在没别的想法,只有疯狂的训练和对蒂法从心底里的臣服。

想他们这种人只要对头领服气,那一辈子到死都不会背叛,所以表现出众的阿图现在是手下五大队队长之一,也就有了平时向蒂法表示自己疑问的权利。

看他们的语气,显然对这个不知底细的新首领全是抵触的情绪,而所谓的贵族老爷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无能的象征,尽管他们听说过雷纹特这方面的彪悍战绩,但是要成为他们的领导,显然还不够资格,更何况听说对方的手下还有了一群原班人马,自己这边过去肯定会被打散后安**对方的部队,而自己大队长的职位可就做到头了。

这群桀骜不驯的汉子,正集体压抑着情绪,准备对那个素未谋面的贵族老爷一个重重的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才是力量和主权,这样就算过到对方手下,自己和头儿也能享受到超然的待遇,并且让对方知道他那些废柴手下没能力领导他们。

“嗯。”

蒂法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咀嚼下最后一块面包碎屑,发出一声含糊的回答。这让一边兴奋的阿图有些奇怪,但是积威下却也没多余的表示,所以谁也没看到蒂法的眼里,那一闪即没的复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