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级人体片

紫色液体继续沸腾,散发出缕缕黑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尸的味道。

一只黄色的手臂从我后脑勺伸来,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口鼻,我朝身后望去,原来是道王爷。

道王爷摇了摇头说道:“茹儿,这尸气有毒。”

我示意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块红色的手帕,手帕上绣着一只张翅翱翔的金凤凰,此时,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梦中自己头上的那块红色盖头,似乎就是眼前的这块红布。

黑烟渐渐散去,留下了一堆烟灰,道王爷的手轻轻地松开了。

“王爷,您看。”

媒婆惊讶地指着那堆烟灰,只见地上的烟灰有规律地摆放着,似乎是一个字。

“这叫鬼灰字。”

身后的唐流洋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

“看来这对母子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所以,灰飞烟灭之后才会形成一个字,然而这个字应该就是控制这对母子背后的那个人的名字。”

唐流洋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仔细地观察着地上的烟灰,眉头微微地皱着。

听着唐流洋的话,我也急忙走上前去,对着地上的这对烟灰左看右看,却怎么也认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字。

“你知道这是什么字吗?”

唐流洋杵着下巴,眉头紧紧地皱着。

“这好像是繁体字,得对照字典一个一个查。”

此时,身后的媒体笑了笑走了过来。

“茹公主,这是字念熊。”

“熊?”

“恩!”

媒婆自信地点了点头。

“难道说在背后控制这对母子的人姓熊?”

媒婆点了点头,脸上似乎有些疑虑。

然而我却发现身后站着的道王爷脸上却也露出了一脸的担忧,和之前在梦中我见过的那张平静如水的面孔相比,他此时的表情让我感到担忧。

“王爷,这人难道是…”

道王爷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应该是东厂鬼衣卫排名第五的土熊,只有它有控制鬼魂的能力。”

“鬼衣卫。”

地上的唐流洋听着立马站了起来。

“难道说就是宫廷里的锦衣卫吗?”

“恩,想不到你一个小小茅山道士懂得还挺多。”

唐流洋听着露出了一脸的笑容。

“我只是之前在我爷爷的书上看过,相传宫廷中的锦衣卫,死后到了地府就成了鬼衣卫,继续守卫在地府宫廷之中,奇怪,它们怎么会跑到阳间来。”

“不要,不要…”

一阵呼唤从病床传来,躺在病床上的杨芷灵开始手舞足蹈。

“芷灵。”

我急忙跑了过去,紧紧地握住了杨芷灵舞动的小手,眼前的杨芷灵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双唇显得有些苍白,嘴里不停地呼喊着。

“芷灵,是我,小茹。”我一边擦拭着她额头的汗水一边说道。

杨芷灵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眼球中带着一点血丝,见眼前是我,便急忙紧紧地抱住了我,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团热火包围着,此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便也急忙紧紧地抱住了杨芷灵。

“小茹,我怕,我怕。”

杨芷灵一面说着一面更加用力地抱着我。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灵灵。”

房门被猛地推开了,杨阿姨匆忙地跑了进来。

“妈妈。”

“灵灵。”

杨芷灵和杨阿姨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此时我才想起房间里的道王爷和媒婆,如果让杨阿姨和杨芷灵看见了它们,那估计二人都得吓晕过去。

我急忙转身看着他们,媒婆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示意地摇了摇头说道:“茹公主,你放心,她们是看不见我们的,也听不见我们和你讲话。”

听着媒婆的话,心里终于轻松了许多。

“妈妈,我怕,我怕。”

杨芷灵满脸惊恐地看着四周,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似乎在寻找那对母子的身影。

“好了,灵灵,别怕,有妈妈在,妈妈会保护你。”

“妈妈,那对母子还在吗?”

杨阿姨听着显得有些疑惑,我急忙重新握住了杨芷灵的手,轻轻地靠在了她耳边。

“放心吧!芷灵,她们已经走了,不会再来了,你可别忘记了,我的眼睛可是能看见她们。”

说着我急忙对着她眨了眨左眼,眼前的杨芷灵这才放开了杨阿姨。

此时,一位穿着白马褂戴着黑色眼睛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着眼前坐着的杨芷灵眼神中充满了惊讶!在对杨芷灵做了一番简单的测试之后,一脸惊喜地说道:“真是奇迹,奇迹呀!之前我们医院从未见过她这种病患,没想到今天竟然突然好了,真是医疗史上的奇迹。”

听着医生说的话,一旁的杨阿姨终于露出了微笑,一面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边问道:“那我家灵灵她…”

“没事了,你跟我来办下出院手续吧!”

中年男子肯定地说道,便起身朝门外走去。

“灵灵,你等下妈妈,妈妈等等就带你回家。”

“放心吧!杨阿姨,我在这陪着芷兰,您先去办出院手续吧!”

我急忙朝杨阿姨点了点头,杨阿姨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病房。

“芷灵,你听到了吗?你已经没事了,等等就可以出院了。”

我一脸兴奋地握着她冰冷的小手,惊慌失措的杨芷灵示意地点了点头,额头上却挂满了汗珠。

许久过后,杨阿姨拿着病历本匆忙地走了进来。

“来,灵灵,妈妈带你回家。”

杨阿姨迅速地将行李打包好了,拉着杨芷灵朝屋外走去,然而我却发现屋内的道王爷和媒婆却还未离开,唐流洋却不见了踪影。

我缓缓地推开了杨芷灵的手。

“芷灵、杨阿姨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等等去你家找你。”

杨芷灵依依不舍地看着我,眼神却还带着一丝恐惧。

我示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芷灵,等等你家里见。”

杨芷灵松开了我的手。

看着杨阿姨和芷灵离开了病房,我便急忙关起了病房的大门。

此时,当我再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站着的道王爷和媒婆,我的心里顿时感觉毛嗖嗖的,真不敢相信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量,和两个鬼魂同处一室。

我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头,小声问道:“你们怎么还不走呀!”

“茹公主,我们担心你的…”

“媒婆!”

媒婆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嘴里还未说完的话却被道王爷止住了。

一股白色的烟雾从道王爷的嘴里喷出,眼前的道王爷和媒婆开始变得模糊,渐渐地,渐渐地,我的视野中消失了她们的身影。

白雾渐渐散去,王小茹倒在了地上。

媒婆:“王爷你。”

道王爷微微地叹了口气。

“还不到时辰,你不能告诉她。”

媒婆:“东厂的鬼衣卫都出动了,我怕茹公主会有危险,提前告诉她,也好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道王爷:“有些事情,她知道的越多,她的危险也就越大,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告诉她。”

媒婆听着点了点头。

“你先回去,王爷府不能没有一个管事的,既然刘公公手下的鬼衣卫都出动了,那我就暂时留在人间陪他们好好玩玩,同时也可以保护茹儿。”

“恩!那王爷您小心,我就回去了。”媒婆说着化成了一缕清烟消失在了病房中。

道王爷抱起了地上的王小茹说道:“茹儿,有我在,你放心。”</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