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棵身体视频

蔚正丰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裴子覃,如果不是他吩咐的,这些人怎么可能这样对待他!?只是现在他也没办法,他要求着他们裴家,所以听到杜月琴这样说,他也只是强颜欢笑的附和她,一脸理解的样子,“你放心月琴,我知道的,子覃他可是我的未来女婿,他什么品行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你放心,我不会误会他的。”

听到蔚正丰提到未来女婿四个字,杜月琴脸上的笑不由一虚,心里对沈蓉和姗姗的愧疚也更多了一些。

她就不懂了,那个蔚漪漪到底给她儿子喂了什么**汤?

她从前不答应子覃和蔚漪漪交往,宋心兰其实是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她也不是一个多恶毒的母亲,她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幸福,可是她的儿子,可以娶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却唯独不能娶蔚漪漪钤!

这是她当年犯下的错,如今,却到底还是报应到了她儿子的身上……

可错了的事情就是错了,宋心兰也不可能死而复生……

所以她只能棒打鸳鸯,做那个残忍的刽子手,亲手剥夺她儿子的幸福……不过她相信,时间终究可以治愈一切,或许他现在会很痛苦,但总比将来,他和蔚漪漪之间多了更多羁绊后,那件事才被发现来的好,届时的痛苦与纠缠,只会比现在更胜!

收回内心纷乱的思绪,杜月琴看向蔚正丰,朝他笑了笑,“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蔚正丰其实一直在观察杜月琴的神情变化,所以他当然也看见了当他提‘子覃他可是我的未来女婿’这句话时杜月琴眼底的歉疚。

蔚正丰一脸愁容的叹了口气,“月琴,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说,蔚氏真的已经撑不住了,如果你们裴氏再不答应帮我……我……”蔚正丰说着,眼圈竟都有些红了,下一瞬,却是忽然抓住了杜月琴的手臂,红着眼眶神情严肃道:“今天我过来,其实也都已经想好了,只要子覃他答应,答应救蔚氏!哪怕是让我给他跪下!我也绝无二话!”

闻言,杜月琴脸色瞬间一边,蹙眉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蔚正丰摇头苦笑,“月琴,你不知道,蔚氏是我父亲亲手交到我手里的,我不能让它毁在我手里……如果蔚氏没了……那我……也真的没有再活在这个世上的勇气了……”

“蔚正丰!”杜月琴陡然拔高声音,一张脸却还是白了几分,一想到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杜月琴这心就直跳!

她看着蔚正丰,疾言厉色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难道蔚氏没了,你就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吗!?你考虑过沈蓉!考虑过姗姗,还有姗姗肚子里的孩子吗!?你难道希望将来姗姗的孩子出生,没有外公吗!?啊!?”

蔚正丰苍白着脸紧抿着唇,没再开口。

杜月琴看着他,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个男人究竟要自私到什么时候?当年沈蓉如果没有跟他,她又怎么可能帮着沈蓉想出那个法子去对付宋心兰!?更不会害的宋心兰最终命丧大海,甚至尸骨无存的结果!

不再看蔚正丰那张布满绝望的脸,杜月琴转过头,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蔚氏的事,你放心,我杜月琴向你保证,一定不会放任不管的,至于姗姗,我也一定会给她,给她肚子里孩子一个名分,所以以后不想活了这种话,不要再说了知道吗?沈蓉身体一直不好,你别让她担心,你回去吧,最迟后天,我一定会让子覃答应注资蔚氏的。”说完,杜月琴最后朝蔚正丰看了一眼,不等他欣喜开口,她就已经转身朝公司内部走了去。

看到杜月琴离去的背影,蔚正丰站在原地,眼底是抑制不住的欣喜激动!

他和杜月琴也认识几十年了,她是什么样的脾气,他不能说了如指掌,却也摸了个透,先前她虽然一直说站在他们这边,说会帮助蔚氏,会让姗姗嫁入裴家,可哪样,她真的做到了呢?

不是她杜月琴真拗不过自己的儿子,而是到底她还是心疼她儿子,所以根本没有尽全力去帮他们!所以这一件件的事,才会这样一拖再拖,一拖再拖!

今天,他就是一定要让她下定决心,非帮他们不可!

因为这是他们裴家欠他们蔚家的!欠他们姗姗的!不管是她杜月琴,还是她的儿子裴子覃!谁也别想逃脱!

……

电梯门打开,

杜月琴从里面走出来,径直走向秘书台。

琳达看见来人,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夫人。

“你们裴总在办公室吗?”杜月琴淡声问道,

琳达迅速的点了点头,“在的夫人!”

杜月琴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随即转身朝总裁室走了去。

并没有敲门,杜月琴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裴子覃正在批阅文件,听到脚步声,抬了抬眼皮,但只一眼,他就又面无表情的垂下了眼皮,手中的钢笔在文件上迅速圈出一个错处。

杜月琴皱眉,对他这样的冷淡态度有些不满。

“一个星期不回家,这就是你对付我,对付你奶奶的新招数吗?”杜月琴迈步走进办公室,在办公桌对面停住,视线牢牢锁在对面那张沉静冷峻的脸上,

手指翻过一页文件,裴子覃没有抬头,语气平淡道:“你多想了,我没回去,只是这段时间公司比较忙而已。”

杜月琴却才不信他的话,讽刺一笑,“真的只是我多想了吗?那好,你今天晚上就给我回家住。”

裴子覃依旧面不改色道:“公司的事还没有做完。”

“公司有多少事我难道不知道吗!?你到底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为了一个蔚漪漪,你难道连我,连你奶奶你都不要了吗!?”杜月琴语气激动,到底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裴子覃握着钢笔的手一紧,镀银的笔尖停顿在文件上,很快,文件上就晕出了一个小黑点。

裴子覃没有说话,杜月琴的声音已经再次从前方传来,“刚才你为什么让人把蔚正丰赶走?他是姗姗的父亲,是你儿子的外公!即便你再不喜欢,你也不能那样对待他!这要是让姗姗知道了,她该有多难过?你想过没有!?”

裴子覃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不经意间,却是看到了办公桌上那个长相丑陋的陶瓷笔筒,因为筒口凹陷的缘故,最终它只能成为一件残品。

裴子覃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还能看到它,这是漪漪十三岁那年在工艺课上做的第一件工艺品,虽然失败了,却在机缘巧合下被她当时的工艺课老师留了下来,就在昨天,那位老师的个人展上,他竟然又一次看到了它……

明明告诉自己,从今往后,她都跟自己再没关系,可当看到这个笔筒的时候,他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把它买了下来,只因为这是她做的第一件工艺品,只因为她曾经将这个笔筒拍下照片,专门为了拿给他看……

杜月琴并没有发现裴子覃的失神,只以为他是在思考她的话,看着儿子明显消瘦了一圈的脸颊,杜月琴心里不是不难受。

沉默许久,杜月琴看着裴子覃,终究还是开了口:“姗姗那件事,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记恨着我,我也承认,确实有我不对的地方,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能一再逃避,你是个男人,不管是对姗姗,还是对那个孩子,你都必须负起责任。”

“子覃,就当是妈求你了,忘记蔚漪漪,给姗姗,给那个孩子一个名分好吗?”

裴子覃的视线从那只丑陋的笔筒上移开,他抬眸看向对面那个女人,曾几何时,这个女人曾是他生命里最强大的支柱,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却成了捆绑他的冰冷锁链,将他勒的几乎要喘不过起来了……

杜月琴眼眶微红,祈求一般的望着对面的儿子。

时间仿佛在两人之间定格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裴子覃才缓缓弯起嘴角,他看着杜月琴,平静的回了她一个字,“好。”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