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

所以,哈利如此兴奋的想要展示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精灵道具——厄里斯魔镜,那个闹心的能够窥破心底野望的堪比白雪公主那个恶毒后母皇后大人的诡异魔镜。www.しwxs.com我去,阿步心里不停地爆粗口,她一点儿也不想面对自己已经精神错乱的内心。

然而已经隐隐有兄控趋势的阿步,完全抗拒不了哈利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所以她终究还是站在了那面让她惧怕的魔镜前,僵硬的看着里面呈现出来的黑暗的、扭曲的漩涡。原来在妄想症的内心,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是毁灭吗?

阿步忍住了抱头痛哭的冲动,因为这是再一次自我否定的证据。哈哈,在哈利面前她该怎么解释她看到的不是温暖,而是冰冷?难道真的要告诉自己可爱善良的哥哥,他的妹妹已经是个重度妄想症患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毁灭人生毁灭世界毁灭全宇宙吗?no,她才不要如此中二,难道她如此努力想要做到的不是维持自己爱的一面吗?

告诉自己不要被负面情绪影响,她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非常坚定地告诉哈利,不要被自己内心的渴望操纵,真正真实的生活不在厄里斯魔镜里。然后,逃跑一般飞快的离开了这个破旧的教室。

阿步知道,她离开时的话让哈利很受伤,不过,她害怕自己继续呆在那里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许离开真的是对哈利对自己都有好处的办法。一瞬间,阿步决定了自己离开的方式,也许哈利会生气,但是她相信这个爱她至深的哥哥不会气太久。

圣诞节的不欢而散,让两个相依为命的兄妹开始了冷战,当然这个冷战是哈利单方面发起的,他以为他的妹妹会来安慰他,但是他错了。阿步更加的踪迹全无,甚至连她本学院的学生都不记得上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

哈利想要找他的妹妹谈谈,但是却被海格的龙以及各种集训耽误了。作为最年轻的魁地奇找球手,他的时间并不充裕。所以,他想着等暑假开始的时候,他总能找到机会和妹妹谈谈的。以至于错过了最后挽留阿步的机会。

行踪神秘的阿步,其实并不全是待在霍格沃兹,因为已经和邓布利多教授谈过退学的问题,所以这段时间她在做各种准备,一如学费、住宿等相关的客观问题。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早开始准备,毕竟还有一个暑假的时间,好吧,她承认她这次确实是在有意的避开哈利。

邓布利多教授针对这个问题也和阿步再次谈过,但是阿步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并且很官方的表示哈利并不会因此影响他对抗伏地魔的决心,她冠冕堂皇的说着如此做也是为了另一条战线的拉起等等。邓布利多教授无奈的叹息,他很清楚阿步是个独立且坚定的女孩子,她的决定很难被说服。

凯特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她同样是为了方便读大学正在寻找一个可靠的人合租房子,担负伦敦不菲的租金。不同的是她的年纪很正常,而当她看到约好的一起看房子的未来合租人是个仅有十二岁的小女孩儿的时候,非常具有正义感的凯特,想当然的认为她和家里闹矛盾偷偷的离家出走。

阿步再三解释,并且出示了帝国理工的入学通知函,才让凯特打消了将她送到苏格兰场的想法。当然,凯特的惊诧溢于言表,阿步认为这十分正常,毕竟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和帝国理工的入学通知挂上钩,怎么想都是件可不思议的事情。

值得高兴的事,双方都很满意,所以两人决定租下这间位于贝克街221b三楼的房子。愉快的同哈德森太太签下租赁协议,阿步几乎是立刻就搬进了自己的新住处。三楼有三间卧室一间公用的起居室,和二楼不能比的是,三楼没有餐厅和厨房,但是好在卧室里都有盥洗室。虽然这意味着她没有做饭的地方,但是租金会便宜许多。

不过,阿步并不在意这些,她这些日子已经通过互联网挣到了未来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来路清白。那么,现在,她需要和哈利谈谈关于退学以及搬出德思礼家的事情了。

从新站到女贞路那栋熟悉的房子前,阿步是有些犹豫的。因为担心哈利会为她逃避的行为生气,但是好在,这个哥哥在经历了妹妹消失这样的惊吓之后,已经完全不会在再次见到自己妹妹的时候,发脾气了。

哈利几乎是哭着奔过来,紧紧抱住了阿步。他哽咽着,不停的请求阿步的原谅。阿步用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才安抚好他的情绪,然后就是同德思礼家礼貌的谈话。关于哈利假期里在这里住满两周后的去处问题,德思礼们起初还因为英国的法律很是顾虑。但是在阿步的再三说服下,他们终究还是因为恐惧未知的事物妥协了。

虽然过程很困难,但是哈利还是搬进了贝克街。为此凯特还特意办了一个家庭派对以示欢迎,也许她已经在这几天的相处中将阿步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当然哈德森太太得到了邀请,这个寂寞的老太太笑眯了眼睛,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一手一个搂着阿步和哈利,好像是拥抱着自己的孙子孙女,这是个充满善意和蔼的老人。

大概因为这栋房子不比以前只有一个孤独的老太太房东的缘故,哈德森太太在选择租户的时候更加挑剔,挑剔的近乎苛刻。她自认为她有责任保护凯特、阿步和哈利的安全。

阿步——莉莉,是的,莉莉,她应该在今后的日子以此为称才对,这才能加强她对这个身份和健康的精神状态的认可度。不断矫正自己精神的阿步,不,是莉莉,终究还是没能忍心彻底离开哈利的生活,无论之前说的多么冠冕堂皇。

因为住在伦敦,因为住在贝克街,莉莉去大英图书馆更加方便。她几乎是严格遵守着大英图书馆的作息时间表,几乎被人当做了大英图书馆的员工,如果不是她的年纪实在是太小的话。有次,图书馆的某主管甚至开玩笑一般的询问她是否愿意当他们馆里的临时工,薪水月结。当时莉莉很认真的回复他,因为十月份就会因为帝国理工的课程没有时间天天报道,如果真要雇佣她必须考虑她的课程安排,而她很肯定自己无法在开学后保证出勤率,所以他需要慎重考虑一下等等。

这让原本只是开玩笑的主管,真的认真起来。他微笑着伸手揉乱了莉莉蓬松的披肩发,目光诚恳的、非常正式的告诉莉莉,他坚持。因此,莉莉得到了这份工作。薪水很少,却更加方便莉莉阅读编码各个书区的书籍。

哈利最终接受了莉莉的选择,他说他尊重她,因为他知道即使是在魔法界,莉莉也是特别的存在。他不会成为阻挡她飞奔向前的绊脚石,他会努力紧跟在她的身后,哪怕力不从心也会努力保护她,因为莉莉是哈利最爱的妹妹。

有了家人的温暖,莉莉终于感觉到心底的冰凉有了少许的退却。当然一年级的暑假并不太平,除了反复的图书馆之行外,另一个不速之客显然被莉莉虽然没有经过实践却非常精准厉害的防御法阵踢出了他们的生活。并且在哈利衣物上绣上了古老的防护魔纹,哈哈,这些加持让哈利更加肆无忌惮的同罗恩和他的兄弟们在对角巷施行他们的探险计划。

哈利有自己的生活圈和朋友圈,莉莉笑着支持然后继续着自己的计划。他们兄妹找到了新的相处的平衡点。

在帝国理工的学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这里都是天才,所以天才也就沦落成了普通人,莉莉也并不会例外,她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啃,莉莉几乎没有时间干别的,好在她的努力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等终于适应了这样紧张的节奏,莉莉才有心情研究魔法方面的问题。虽然她已经凭借自己的记忆力记下了理论,但是仍然需要经验丰富的名师指导。所以,她开始主动联系霍格沃兹的教授们。对于她的信件,霍格沃茨的教授们给予了善意的回应,哪怕是斯内普教授也在极尽讽刺喷洒毒液间让她受益匪浅。

而邓布利多教授也会在乐呵呵的简单问候里加上哈利在霍格沃兹里时不时的突发状况,莉莉乐呵呵的看完并不会担心哈利的生命安危,她始终坚信邓布利多教授对哈利的保护。所以,挫折磨练是必要的。毕竟在六年后哈利可是要单挑大魔王的救世主。

为了多谢邓布利多教授对哈利的照顾,莉莉决定送这位可敬的老人一个充满了惊喜的复活节大礼。莉莉阖上被画了重重封印法阵的戒指盒,笑眯眯的向自己设计的第一个手控机器人表示了感谢。所以说,另辟蹊径什么的不要太容易。不是重重黑魔法能引出任何人心底的丑恶吗?如果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堆机器呢?所以说,没知识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相信没有了那些干扰,邓布利多教授也就不会被诱惑戴上这个闹心的戒指。咦?莉莉再次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她的病果然还在加持中,她居然还在凭借那些过往处理问题。好在,这样的防范并无害处,那就当做防患于未然吧。

先不说邓布利多教授收到礼物后是如何兵荒马乱的呼叫斯莱特林之王,莉莉在帝国理工的学习得到了专业导师的认可,已经被邀请学分修满后的硕士进修。而哈德森太太也有了意向租户,虽然这个人的背景并不简单,但是在这个人的哥哥保驾护航下,肯定不会对她可爱的凯特、莉莉和哈利不利。

是的,这个人又是一个怪胎!哈德森太太小小的感叹了下她这栋房子的风水,大概他们这些人里也只有凯特是个纯洁的小绵羊了。默默为凯特亲爱的点了个蜡,然后继续毫无压力的审核着另一个想要同夏洛克合租的先生,哦,也许这又是一个可爱善良的问题‘少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