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5老师中文版

还趴在床上的岳烊,双手抱着枕头,头放在枕头上。

“哥,我话说在前头,班上的同学都是我交到的朋友,你可不能像几天前那样乱来。”

岳萌没有说出那人的名字,反而是担心岳烊乱打人,像给狂犬病的人打预防针一样。

嘛,这也没办法,毕竟几天前生过那事,会担心也很自然。

而事实上,岳烊嘴上说着答谢,其实话里话外的用意很明显,明眼人都能听明白,跟何况还是作为妹妹的岳萌。

“这让做哥哥的我很困扰的。”

妹妹都要被教坏了,却只能干看着,岳烊怎么可能做得到。

先几天的事情,让岳烊明白了一个道理,熊孩子只有管教好,才能变得老老实实的。

“这还不是哥哥你老是赖床,以前还好,现在越来越难叫醒,听老师说你最近都老是迟到。”

岳萌像是在抱怨,事实上她却是很高兴的样子。

“诶……”

岳烊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真要说起来,其实那也同样不能怪他,赖床病之所以比以前严重,全都是因为夏晶儿和风茹景那两名青梅竹马。

在学校里,她们两个实在太闹腾了,岳烊有心想不插一脚,可是放着两人不管,谁晓得又会闹出什么事端。

要是真的干出什么事,最后变得一不可收拾时,在想要阻止可就迟了。

追根究底,这也怪不得她们,全都是因巴洛玛德菲妮雅而起,没有那个家伙乱来的话,能力既不会存在,两人也没法这么闹腾。

巴洛玛德菲妮雅的事,岳萌会不会信先不说,真要说的话,对哥哥很有信赖感的妹妹,毫无疑问会相信。

问题是谁晓得以后会生什么,为了以后不把她们卷进来,这事岳烊只有当成他的秘密。

“既然妹妹你听老师说过我的事,那么你也应该听说了,我每天都会这么累,还不都是夏晶儿和风茹景那两个家伙。”

岳烊如实的辩解,暂时还不想说出有关巴洛玛德菲妮雅的事,只有暂时把矛头指向夏晶儿和风茹景。

这话可不算是说谎,造成这一切的或许巴洛玛德菲妮雅没错,但是整天争吵也是那两人的相处模式。

“这个老师倒没有说过,不过我想象得到。”

岳萌偷笑着,没有帮他这个做哥哥的想办法就算了,居然还幸灾乐祸了起来。

果然是被那群人教坏了啊,以前的妹妹那会这样子。

“妹妹啊!她们那样已经够我受了,你现在还幸灾乐祸,信不信我死给你看啊。”

对这样的妹妹,岳烊依旧拿她没辙,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就这么带过这件事。

“好了,哥你就别闹脾气了,晶儿姐跟茹景姐从小就那样,我们都早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伸手拍了拍岳烊的肩膀,岳萌轻笑着安慰了他一下。

“能习惯才有鬼勒,以前她们只是吵闹,别管她们就好了,可现在大了,反而更像个熊孩子,一会儿没看住就突然动手。”

听到妹妹安慰的话语,岳烊心底不但没有好受点,心底更加的憋屈了。

明明就是秀恩爱,斗斗嘴就好了,玩什么打是亲,还把那么对人牵连进去。

他非但想要不管都不行,还要撮合喜欢的人跟另一个青梅竹马在一起。

试问,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憋屈的人吗?

就算抱怨也没几个人理。

“说得也是,以前她们的确只会拌拌嘴而已。”

岳萌手扶下巴,认同般的点了点头,对此她也是没有办法,无奈的冲着这边摇了摇头。

“但不管以前如何,哥你能丢下晶儿姐跟茹景姐两人不管吗?”

“……”

这个问题倒是把岳烊难住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不对,说是难住了没错,却又不是那么回事。

让岳烊难住的,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问题的本身。

就如他妹妹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对两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就像是家人一样的关系,完全无法置之不理。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妹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嘛,虽然对夏晶儿的亲情,还夹杂着点别的感情就是了。

尤其是这几天以来,见到两人乱来的处事风格,要是真的任由她们乱来,指不定那天真的会闹出人命。

“所以说,哥你就别抱怨了,晶儿姐跟茹景姐可都是我们的家人,你作为老大的身份,会放下不下也很正常。”

看到岳烊的表情变化,不需要他的回答,岳萌就明白了答案,于是又很关切的,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她说得这些,岳烊也都很清楚,不过听到妹妹的理解时,心底还是蛮感动地。

所谓的家人不正是这样嘛!

这倒不是妹妹有什么变化,单纯自从两年的事情之后,生活态度较为散漫的他,很少有心烦事,也就没有需要被安慰的地方。

现在听到这样的话,找回了以前一家四口时,爸妈经常会说的鼓励话相似的感觉。

“如果真觉得太烦的话,就像小时候揍她们一顿,让她们长长记性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岳萌可谓是情绪高昂,都高举起了她那小巧的拳头,这跟怂恿没什么两样了吧。

妹妹有时也是够不看氛围的。

在岳烊感动地时候,居然说出了这么坏气氛的话,害得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这之后,岳萌又像是想到什么,紧握着的小拳头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后小声说道。

“对了,这事哥你可不能跟晶儿姐说,也不能跟茹景姐说哦!”

虽然语气像是在提醒,但这好疑问还是在怂恿,并且把问题归咎于他人。

这种小恶魔一样的属性,真的会是妹妹吗?

岳烊不想去怀疑,但是大脑就是不仅浮现出这样的疑问。

“相信那样晶儿姐跟茹景姐会高兴的。”

岳萌离开了床上,站起身向着房间门口走去时,小声咕哝了一句。

声音变得这么小,毫无疑问是不想让岳烊听到吧?

妹妹大概没想到,他的听力会那么好,居然连这么小的声音都听得到。

说起来也奇怪,换做是以前的话,这么小的声量,他肯定不可能听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