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水向阳拖着行李箱,满身疲惫打开家门,里面跳出来一个黑影,大叫一声:“surprise happy birthday”

水向阳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猛地往后一躲,躲过了对方的袭击,下一刻,灯亮了起来,一个披散着长发、穿着宽松波西米亚长裙的姑娘站在门口,水向阳拍了一下胸口,略有些不高兴地说:“圆圆你要吓死了,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圆圆看着水向阳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吐了吐舌头:“对不起,阳阳,我吓到你了,你没事吧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无弹窗小说网】”水向阳小时候做过心脏手术,承受能力估计不如普通人。

水向阳说:“叫哥。你怎么来了”他走进门,将门随手带上,站在门口换拖鞋。

圆圆帮他将肩上的画板取下来:“我来给你过生日嘛。”

水向阳说:“又不放假,是不是又逃课了”

圆圆笑嘻嘻的摆手:“没有,我请了假的。”

水向阳皱起眉头:“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这样子哪天才能毕业啊,你就混着吧,永远都毕不了业。”

圆圆鼓了一下腮帮子,情绪低落下来:“阳阳,人家特意是来给你过生日的,你别这么凶巴巴的好不好”

水向阳半躺在沙发上,手摆了摆,圆圆立即狗腿地跑去倒水,他接过来喝了一口:“怎么不是冰的”

圆圆说:“东哥说了,你心脏不好,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包括冰水、冰淇淋之类的。”

水向阳听见这话,赶紧站起来,拉开冰箱一看,里面的冰淇淋果然全都一个都不见了:“你给我吃了”

圆圆笑嘻嘻的:“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我牺牲我的体型,帮你全都消灭掉了。”

水向阳拿她没办法,冲她伸出手:“拿来吧。”

圆圆睁大眼:“什么”

“我的钥匙。”

圆圆扬着下巴:“不给,你问我要过去,我还从东哥那儿去拿,我配个十把八把的。”

“你个小毛丫头,不要随便乱进男人的屋子,你不知道这很危险啊”水向阳站在客厅里打量自己的房间,“你又动我的房间了,我那幅没画完的画呢你又给我收哪儿去了,说了让你别动我的东西。”

圆圆赶紧跳起来:“我没动你的东西,画我给你移到那边去了,就帮你拖了一下地,收拾了一下屋子而已。”

水向阳住的是一个复式楼,楼上是他的卧室,楼下的房间几乎全都打通,成为一个宽大的工作室,他平时画画就在这里,墙壁上挂满了画好的油画。

水向阳看了一下自己那幅没画完的画,还好没有乱动自己的东西。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来了灵感,便拿出调色板,挤上颜料,准备画画。

圆圆站在他身后小声地说:“阳阳,你吃饭了吗”水向阳一旦沉浸到工作中去,就会废寝忘食,这对他的身体非常不好。

水向阳头也不回地说:“吃过了,你吃了吗”

“你一个人过生日啊”圆圆问。

水向阳说:“我在飞机上,还会有谁帮我过生日”

“我来陪你过生日,给你买了蛋糕,还准备了好多吃的,吃了饭再画吧。”她的声音有些讨好。

水向阳停下手里的笔,回头来看了她一眼,圆圆笑了起来,今天还是他正式打量自己呢,她举高双手转了个圈:“阳阳,我的裙子好看吗”波西米亚长裙的风格一向比较仙,穿起来非常显淑女气质,二十岁的圆圆一向古灵精怪,以往都是非主流的打扮,今天难得这么端庄。

水向阳微点了一下头:“喔,还不错。”

圆圆脸上乐开了花:“阳阳你也很帅,就是黑眼圈重了点。”她伸手点了一下水向阳的眼睛下面。水向阳往后躲了一下:“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不累才怪。你不是说准备吃的了吗,先吃饭吧。”他刚从法国参加完画展回来。

水向阳跑到卫生间去洗了个脸,回到餐桌边,发现桌子上摆满了菜,还有蜡烛和红酒,一个大扁圆肚花瓶里插着一支火红的玫瑰,看起来有种小孩穿大人靴子的感觉,那是他做道具的花瓶。水向阳忍不住笑出了声。

圆圆兴高采烈的:“你看我懂情调吧”她将盘子刀叉摆放好。

水向阳皱了皱眉头:“我在法国天天都吃西餐,怎么到家了还是西餐。”

圆圆抓了抓脸颊:“我觉得这样比较浪漫嘛,下次我跟我妈去学做中餐好了。”

水向阳看着她:“自己做的”

圆圆的贝齿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尝尝看,好不好吃。”

水向阳用刀子切下一块鸡肉,有点柴了,味同嚼蜡,不过他还是点头:“喔,还行。”

圆圆笑了,自己吃了一口,然后有些失望地说:“不好吃。”

水向阳看着她:“第一次做,火候把握不到,已经很不错了,比我强。”

圆圆被他这么一安慰,心情又好了起来,她将蔬菜沙拉推过去:“吃这个吧,这个味道应该不错。”水向阳虽然对她的态度有些不冷不热的,但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只要他愿意,绝对会让你觉得很舒服,这就是圆圆一直不遗余力追求他的缘故,但是他似乎并不肯回应她的热情。

圆圆用心做的一顿饭,除了蔬菜沙拉和面包,别的都有点失败,圆圆自己都不爱吃,水向阳还是很给面子,每样都尝了一些,还很诚恳地提了一些意见,把圆圆感动得哗哗的,一个劲地点头:“嗯,我下次一定改进。”

水向阳说:“下次还是别吃西餐了,我喜欢吃中餐,还有,我不喜欢太油腻的东西,清淡一点比较好。”

圆圆顿时心花怒放,还有下次和他一起吃饭的机会:“我去学做中餐。”

水向阳吃完,然后说:“碗筷收在洗碗槽里就好,钟点工阿姨会洗的。”说完就去继续画画了,拿起画板的时候,看了一眼小蝴蝶一样旋转的圆圆,不由得叹了口气。

圆圆收好桌子,搬了张椅子坐在水向阳身边,托着腮安静地看他画画。水向阳未上大学之前,梦想是当一个漫画家,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老师,发现他在绘画上非常有天赋,引导他创作水彩画和油画,水向阳发现他更爱用色块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于是便将漫画当做兴趣爱好。上大学后,他的专业就选择了油画。他也确实很有天赋,年纪轻轻,就已经跑到法国去开画展了。

因为缺少运动的缘故,水向阳的体型一直都比较瘦,身高大概178的样子,和他的身材搭配起来,显得非常修长。他的皮肤是浅麦色的,有一种很干净的感觉,身上有一种艺术家的淡淡忧郁,这是圆圆最喜欢的,白看不厌。

水向阳只觉得有一道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看,那目光似乎在自己身上燃烧起来了,他似乎感觉到了那目光的热度,他最后还是画不下去了,停下来转头看着圆圆:“圆圆,你怎么还不回去”

圆圆说:“你不留我在你家过夜吗外面天色已经晚了,女孩子回家不安全。”

水向阳垮下肩膀:“我家里没有别的房间。”

圆圆不高兴地撅嘴:“你楼上有好几个客房呢,为什么不能让我睡。”

水向阳想了想说:“那些不能住人。”那些房间有时候一些模特在这边过夜时睡过,他不想让圆圆睡别人睡过的房间。

“那我就睡你的房间”圆圆笑起来。

水向阳眼神幽深地看着圆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走吧,我送你回去。”

圆圆笑不出来了,坐在椅子上不动:“我不回去,都这么晚了,你开车来来回回的不安全。”

水向阳说:“我也去哥哥家睡。”他说着拿起钥匙,准备出门。

圆圆扑上去,抱住水向阳的腰,将脸贴在他背上:“阳阳,你为什么拒绝我你告诉我,是不是也跟哥哥们一样,喜欢男人”

水向阳被她的动作惊愕了一下,听到她的话,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思维跳跃得,他掰开圆圆的手,转过身面对她,笑着说:“不是,我不喜欢男人。”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圆圆仰起头看着水向阳。

水向阳看着她固执的双眼,又将目光往下移了一些,一双粉色饱满的唇瓣引诱着他,最后他舔了一下唇,移开了眼睛,说:“我很喜欢你。”圆圆高兴起来,他又补充了一句,“就跟哥哥喜欢妹妹那样的。”

圆圆如被戳破了的皮球,气焰瞬间低落下去,小脸上的光芒一下子消失了。

水向阳拉着她的手腕:“走吧,回家去,我也有一阵子没回去了。”

圆圆机械地迈动着脚步,水向阳将沙发上圆圆的包提起来,挂在手腕上,拖着她往外走。圆圆被水向阳牵着手,这要是平时,不知道该有多高兴,但是今晚上却一点精神都打不起来了。

直到上了车,圆圆才反应过来:“你今晚喝酒了,不能开车。”

水向阳愣了一下:“哦,那我们去打车吧。”于是从车上下来,走到外面去打车。

圆圆终于爆发了,再也不装淑女了:“水向阳,我又不是你妹妹,跟你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送上门来你都没反应,我严重怀疑你不举”

水向阳看她像只炸毛的小猫,微微皱眉说:“女孩子要淑女一点,不要这么说这么粗俗的话。还有,不要随便跑到男人家里去,别以为谁都跟我这么君子。”

“谁稀罕你做君子。要你做流氓的时候你要做君子,哼,我觉得就是伪君子。”圆圆毫不客气地说。

水向阳无奈地摇了一下头,不再说话,赶紧拦了一辆车,往哥哥家去。已经到了半夜,不知道两个哥哥睡了没有。

出租车上,圆圆不再理水向阳,扭过脸去不看他,水向阳打了个电话给倪晖,过了好一阵子才接起来:“晖哥,你睡了吗”

倪晖长长喘息了一声,才回话:“嗯,还没有,阳阳你回来了”

“嗯,我一会儿就到家了。先挂了啊。”

倪晖来不及说什么,水向阳已经把电话挂了。

水向东趴在倪晖身上,两人身体相连着,身上渗着汗珠,显然正在做汗流浃背的运动,他喘息了一声:“干嘛呢”

“阳阳要回来。”倪晖动了一下,“算了,不做了,起来吧。”

水向东吻住他的唇,以坚持不懈的动作继续着刚才的事,臭小子,这种事都敢打断他哥,一会儿慢点削他。

水向阳拉着圆圆进家门的时候,倪晖和水向东都刚洗好澡出来,倪晖看着水向阳身后的圆圆,松了口气:“我以为你直接从机场过来的,先回去了啊”

圆圆板着脸,一脸不高兴地踢掉鞋子,光着脚跑到自己房间去了,水向阳满身疲惫地倒在沙发里:“这丫头,又翘了课跑回来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毕业啊。”

倪晖在沙发上坐下来:“生日快乐阳阳。”

水向阳点了点头:“谢谢哥。”

水向东从楼上下来,扔给水向阳一个小盒子:“生日快乐,礼物。”

水向阳接过来,摇了摇,东西很轻,劈啪作响:“车钥匙”

水向东说:“我和你晖哥送给你的,在车库里,自己去开。”

“谢谢哥。”

圆圆突然从屋里跑出来,身上的波西米亚长裙已经换掉了,穿着牛仔小短裤背心,身材火辣得很,这才符合她平时的风格,她扔给水向阳一个盒子:“给你,生日礼物。”然后又一阵风一样跑走了。

倪晖看着妹妹的背影:“你们吵架了她不是说要去给你过生日吗”

水向阳抬了一下眼皮:“过完了啊,所以我送她回来了。那臭丫头,居然诅咒我不举,你说是个女孩子该说的话吗”他拆开圆圆送给他的礼物,是一个白金挂坠,坠饰是半个月亮,月亮上坐着一个小人,依稀辨认得出来是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回头顾盼,看起来似乎还有另外一半。水向阳看着吊坠出神。

倪晖和水向东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倪晖说:“圆圆对你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你怎么打算”

水向阳摩挲了一下吊坠,握在手心里,叹了口气:“不怎么打算,我还是把她当个妹妹吧。”

倪晖迟疑了一下,问:“阳阳,你是不是也喜欢男人”倪晖最担心的就是,他和水向东的关系影响到了水向阳。

水向阳“噗”一声笑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都坐直了,今晚上大家怎么都觉得他是个同志啊,他摆摆手:“没有,没有,我绝对喜欢妹子,直得不能再直了。”

倪晖松了口气,说:“那是纯粹不喜欢圆圆了”

水向阳这次没有立即否定,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找合适的说辞,他又回头去看了一下楼梯口,圆圆并不在那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估摸着她也听不到,便压低了声音说:“她还小,应该还不懂自己想要什么吧。况且章叔叔并不想让她回国来。”

倪晖和水向东对视一眼,看样子他也并不是不喜欢圆圆,倪晖说:“其实也不小了,她都二十岁了。她喜欢你这么多年了,我看不像是闹着玩。你如果真的喜欢她,我是不会反对的。”

水向阳说:“不好吧,她是我们妹妹,万一要是不合适,以后怎么办”

倪晖一想也对,爱情是一时的冲动,但是在一起却不是凭着冲动能够决定下来的,万一到时候分了,又是一家人,岂不是要老死不相往来。

水向东说:“你要是没有一辈子和她在一起的决心,去觉得你还是别去尝试。否则你就做好一辈子不见她的打算。”

倪晖看着水向东:“原来你早打算一辈子不见我的”

“怎么可能我跟阳阳的情况不一样,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一个。”水向东说起情话来面不改色。

倪晖伸出手盖在他的脸上,将他推到一边去了。

水向阳看着两个打情骂俏的哥哥,叹了口气,其实最大的问题是,陈丽萍并不希望他和圆圆在一起,她觉得他从小做过心脏手术,身体可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健康,还可能会对以后的后代有影响。

“哥,心脏病会遗传吗”

倪晖和水向东对视了一眼,水向东说:“应该没有吧,可以去咨询一下医生。”

水向阳躺在沙发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上的琉璃吊灯,叹了口气。

倪晖拍拍他的肩:“别担心,你们家人除了你,就没人有心脏病,应该不是遗传病。不放心可以去问一下张勇,他应该懂这个。”

“哦,对,我这就去给他打电话。”水向阳激动起来,怎么忘记了还有这么个资源存在呢,他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张勇的电话,看了一眼楼上,然后跑到楼下一个客房里,锁上门打电话去了。

倪晖和水向东面面相觑,倪晖说:“我觉得他并不是不喜欢圆圆,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身体。”

水向东说:“他每年都体检过一次,没有任何问题,医生也说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他自己想多了吧。”

倪晖没有说话,身上有过这种病,谁也会多想一些吧,他突然想起自己母亲,水向阳和圆圆在一起,父母可能是最大的阻力。

不多时,水向阳出来,脸上的神色比较轻松:“勇哥说没多大关系,先心病怀孕期间的后天影响比较多,遗传的可能性比较小。”

倪晖说:“看吧,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个。早点去休息吧,你不能熬夜。”

水向阳点点头:“好。”

“对了,阳阳,明天找你帮个忙,我在地下室弄了个陈列室,你来帮我参谋一下,给我提一点建议。”倪晖说。

水向阳笑着说:“你终于舍得弄陈列室了啊,我说你其实都可以自己开个私人博物馆了,把你收集的那些东西都展览出来。”

倪晖摇了一下头:“暂时不打算弄,我收藏的藏品数量比较少,品种也杂,不太成系列。再说,博物馆开起来的话,麻烦事儿特别多,尤其是安保这一块就不得了,先收在自己家里比较好。”

倪晖从读研开始学着搞收藏,也从孙爷爷和他的朋友那里淘来了不少老东西,陆陆续续也收了不少东西,最值钱的,居然就是当年他跟外公在苏州观前街淘到的那个孔雀牡丹纹的元青花大盘。

那个盘子早些年在外公家,一直束之高阁落灰,后来他从外公那儿带回来之后,就一直都摆放在家中的书房里,也一直都是当仿品的。他从景德镇考古发掘回来之后,根据自己在景德镇学到的知识,拿着盘子反反复复研究了一番,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个真的。他不敢确定,便拿到学校去给教授看,教授找了个几个瓷器研究专家一研究,最后得出结论:真品无误,而且还是出自景德镇的官窑瓷。又有落款,其市价估计都在五千万左右了。

倪晖捧着那个青花盘子,手都抖了,三百块钱买了这么个真宝贝,这真比投资了安卓公司都来得惊喜,这是纯粹捡漏捡来的啊。盘子拿回来之后,倪晖就不敢随随便便摆家里头了,再次将这宝贝收了起来,放在保险柜里锁起来,等到以后专门为它打造一个架子来安置。

倪晖去博物馆工作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把这个盘子捐赠出去,水向东说:“你不是一直打算开个私人博物馆,以后就用这个做镇店之宝了,放在博物馆里,你想看都看不到,自己的东西,随便什么时候都能看。”

倪晖确实有点爱不释手,想了想,最后还是打消了捐赠的念头,等以后再说吧,某天自己老了,这些东西都看顾不住了,就把它捐赠给国家,省得给哪个败家子给败掉了,不知道落到谁手里去了。

水向阳本来准备回房间休息,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跟倪晖说:“晖哥,你说万一我跟圆圆在一起了,叔叔阿姨死活不同意怎么办”

倪晖说:“你担心这个啊,不用怕,你要真喜欢,只管谈你的,你要是搞不定家长,那就交给你哥好了,他会帮你搞定。”说着冲水向东挤了挤眼。

水向东笑起来,将手搭在倪晖肩上:“放心,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勇敢往前冲吧,老弟”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最后一个番外了,我准备开新文存稿,争取早日和大家见面。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鼓励,爱大家a~

谢谢zoe0978的地雷a~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