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美女胸罩头视频啊

第二天早晨,顾茵茵是被自己所做的梦吓醒的。

睁开双眼从**上坐起来的时候,顾茵茵已经满脸泪痕了。

掩面哭泣,正是伤心之时,席慕城推门而入,看到正在落泪的顾茵茵,忍不住眉头紧皱,走上前去,轻声问着,“茵茵,怎么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哭起来呢?

顾茵茵素来不是一个爱掉眼泪的人啊——

且,昨晚至今,他们的关系一直很稳定,甚至说,甜的都要腻出水来,怎么会突然——

顾茵茵无比依赖的依偎在席慕城的怀里,眼泪还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着,模样看起来异常委屈。

“慕诚,你最近没有跟阮芷凝见面,对吗?”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其实,自从席慕城告诉她阮芷凝回来之后,顾茵茵的心时刻悬着。

毕竟,阮芷凝与席慕城之间的情分那么深,那么重,且如今她回来,也是奔着席慕城的,这让她顾茵茵怎么能不担心?

只是因着别的事情耽搁,一直不曾将这种担心说出来就是了——

“傻丫头,你说什么呢?”

席慕城柔声安慰着怀里顾茵茵的情绪,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我答应过你不会跟她有联系,就一定不会去见她,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况且,昨天一整天我不是和你,就是和希风,子昂在一起,若不然就是在医院,根本没有单独与谁相处过,又怎么可能去与小凝见面呢?”

“茵茵,你不要多想了,好吗?”

“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小凝对我来说已经是过去了。”

“我绝不会为了过去,而放弃现在。”

“相信我,好吗?”

绝不会为了过去,而放弃现在,顾茵茵暗想,这算是席慕城对她的承诺吧——

一个女人,在真的陷入爱情之后,真的会变得神经敏感。

顾茵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未与席慕城产生感情之前,就算这男人在她面前左拥右抱,她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可一旦产生感情,神经就会变得较为脆弱,时常疑神疑鬼。

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爱了——

“好了,傻丫头。”

席慕城从**头抽出纸巾,为顾茵茵擦干眼泪,这才又道,“去洗洗吧,我已经为你做好早饭了。”

“昨天下午和晚上的体能消耗太大,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

一句话,倏地就让顾茵茵的小脸红若彩霞,轻捶席慕城的胸膛,顾茵茵微嗔道,“你坏——”

尽管有了席慕城的安慰和保证,顾茵茵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就连上班的时候都无法专心。

没办法,女人的第六感一向是很灵验的,顾茵茵悬着未放下的心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怎么了,太太,一大早就魂不守舍的,跟我们席爷生气啦?”

甜点小屋里,高婕很是疑惑的问着顾茵茵,一般她来上班的时候都是神采奕奕,一直缠着苏子昂让他给她做甜点吃的呀,怎么今天——

总是发起呆了呢?

太不寻常了好吗?

“哦,哦,没事——”

顾茵茵收回心思,重新摆弄起手里的面团,显然一副灵魂刚刚回归**的模样,“没事,昨晚睡的不是太好,所以今天有些精神不济,没事的。”

“那不然太太您回去休息吧。”

高婕十分关心的说着,“这儿还有我和子昂在,太太回去也是无妨的。”

“那怎么行——”

顾茵茵强迫自己露出笑脸,不让高婕担心,“好歹这也是我的工作,而且我来这儿是拜师学艺的。”

“来这儿工作都已经好长时间了,至今还做不出一样像样的点心,这不是有辱苏子昂的名声吗?”

“所以啊,我不能偷懒,我得加油才行。”

末了说到最后,顾茵茵把话题放在了高婕身上,“再者说了,高婕你现在是患者,我怎么能让你替我累着呢?”

“高婕,来,跟我说说,苏子昂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欺负你?”

提到苏子昂,高婕真真是一秒变淑女,神情是那个娇羞哦。

“子昂对我很好的,真的挺好的。”

原本还在担心苏子昂会不会只把她当做是一个替身,可真的相处下来才知道,他没有。

他就是把她当做高婕对待,而不是任何人的影子。

“瞧你幸福的哟!”

顾茵茵忍不住打趣道,笑容也如桃花一般盛开,“那你们家子昂有没有告诉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你领证结婚?”

“太太,你——”

高婕语塞脸红,她和苏子昂才刚刚在一起一段时间好吗?

哪里能这么快就结婚呀!

她根本就没做好准备好吗?

虽然自从跟苏子昂在一起之后,她的生活习惯改变了许多,也逐渐去接受一些女孩子家时常用到的东西,但总感觉这些还不够——

这些改变还不够让她有资格作为苏子昂的妻子——

“想让我和高婕结婚,茵茵你准备好份子钱了吗?”

说曹操曹操到,顾茵茵才打趣完高婕,苏子昂就进来了,满面春风,与顾茵茵刚认识他的时候变化好多。

顾茵茵想,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就是爱情带给苏子昂的改变——

“你们若真的马上结婚,我顾茵茵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份子钱凑上啊!”

顾茵茵笑吟吟的回着,“怎么,我都说出这句话了,你还不抓紧行动?”

与苏子昂挤眉弄眼的开玩笑,高婕脸上的红潮却一直未散去,“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呀,不理你们了——”

还是像以前那样单纯呢。

顾茵茵暗想,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高婕和苏子昂已经这般甜蜜了,她和席慕城也会的吧。

这中间,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吧——

不会的,应该不会的。

正要安下心来跟着苏子昂学习手艺,顾茵茵的手机突然响了。

放下手中的面团,又擦了擦手,顾茵茵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嗯,是短信——

这年头还有人给她发短信呢?

顾茵茵想这很有可能是席慕晴不好意思给她打电话,询问有关江黎昕的事情,所以转而给她发信息,可谁想才点开信息,顾茵茵整个人都惊住了!

这信息,这照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