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自那次跟去一起去和客户吃了饭之后,杨总对安心的态度格外的不一样了,公司里都在传言是不是那晚,杨总和安心发生了些什么,可看着安心清清冷冷的样子,又实在难以捉摸。

“杨总是不是得手?”洗手间一向是办公室女性谈论八卦的地方。

“不可能吧,人家凌安心可是郁西临的准太太,怎么会看得上杨总?”两者相差太多了,是个人都会选择那个年轻帅气温柔多金的郁西临,而杨总,不仅结婚了,孩子都上高中了,虽然人到中年有些许成功人士的气质,可比起郁西临,还是差的太多。

然后就听见嘲讽的笑声响起,“之前的新闻你都没看吗?凌安心在结婚当天留下新郎和陆何言约会,我可听说当时郁西临的脸黑的跟锅底似得,要是你,你能忍受被戴了那么大顶绿帽子还坦然的接受那个女人吗?”

声音渐渐远去,凌安心打开隔间的门走了出来,面无波澜的洗手然后离开。

当你无法堵住别人的嘴时,你只能无视那些在背后嚼舌根的人,还有那些被扭曲的实事。

可有一点,凌安心无法忽视,婚礼那件事情之后,她和郁西临没法再心无芥蒂的结婚,甚至在一起。即便她没有给他戴那些人口中所谓的绿帽子,但她却成为了他的耻辱。

好长一段时间,郁西临都没有联系安心,到时郁曼华先来找她了。

“安心。”

刚下班走出公司大门,凌安心就被人叫住。看着那个成熟风情的女人,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走了过去,“您好。”

“我路过你们公司,想着刚好你要下班了,就想和你一起吃个饭。”郁曼华三十七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反而有许多年轻女孩都没有的,成熟和妩媚。

“嗯。”凌安心很不想答应,可是对方是郁家人,郁西临的姑姑,她没法拒绝,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到了餐厅,两人各点了几个菜之后,就双双开始沉默。许是看出安心有些不自在,郁曼华先开了口,“最近工作顺利吗?”

“还好。”凌安心简单的回答着。

郁曼华是出了名的女强人,虽然风情无限,却也气势逼人,“安心,对于婚礼那天的事情我一直没有过问,西临说这是他的事情,但我作为他的姑姑,他唯一的亲人,我想我该问问你。”

听到这话安心就知道,郁曼华并不是路过她的公司要和她吃饭,而是上门来质问她的。

“那天我在休息室被陆何言带走,他让我和他一起吃饭,吃了饭才让我回去,后来又强制性的送我回家,但是他送我回家后就离开了,不是像报纸说的那样。”安心平静的解释着,然后低下头,声音闷闷的,“给您和西临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郁曼华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有条不紊的开口,“安心,当初西临说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是反对的。但是他喜欢你,我也就没有阻止了,但是现在陆何言回来了,我想我应该重新考虑我当初的决定了。”

末了,她又看了安心一眼,声音清冷,“谁都知道当初你是陆何言的女人,你也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