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轨姚笛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不甘心,赵斌不甘心,他一定要冲出去,只要冲出去了,即便是这场演习失败了,那他还可以将罪责全部往许忠义身上推,可如果他被生擒的话,那一切就完了。《+新+思+路+中+文+网 SZw.coM手打奉献》⊥,

“弟兄们,给我拿起枪,冲出去,这是演习,他们不会真的开枪的!”

“对,团座说的对,冲出去……”

指挥部内一群参谋还有警卫在赵斌的鼓动下,迅速的组成突击小组,开始向外冲击。

哒哒……

李排长操控重机枪,许忠义担任弹药手,赵斌他们还没能从屋里冲出来,就被打了进去。

“里面的人听着,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枪高举过头顶,走出来投降,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进攻了,子弹可不长眼睛,你们躲在屋子里,我们可看不清楚谁,我们可不是故意的瞄准你们的要害射击的,别到时候申诉无门!”李晓易冲着院子里面大喊道。

“团座,怎么办,他们可真敢开枪呀?”

“没事我们只要躲在墙后面,他们的子弹打不穿这些坚硬的花岗岩的,等外面我们的人到了,自然可以将我们救出去!”赵斌道。

“可是团座,我们怎么跟外面的人联系,他们可都在跟红军演习部队作战,即便有援兵,他们能过来吗?”

“不要泄气,再等等,我赵斌还没有这么窝囊过,许忠义,老子要是不死,这一次回去一定扒了你的皮!”赵斌快要气疯了,要是昨天晚上不顾一切将许忠义拿下就好了,居然给这小子机会,这下可好了。

“许忠义你个王八蛋,吃里扒外,居然当了叛徒,你不得好死!”

“赵斌,我是背叛了三团,可我那是不屑与你为伍,这下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许忠义大声反驳道。

“我赵某人做了什么,那是我找某人的事情,你背叛三团,背叛军座,还背叛了这么多兄弟,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迟早会遭报应的!”

“赵斌,你别给你自己戴高帽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三团的弟兄们着想,如果我们跟红军演习部队火拼,哪的死多少人,虽然这是演习,可演习中要是死了,那也就真死了,就算给再多的抚恤,能换回一条命吗?”

“我们是军人,死亡就是军人唯一的归宿……”

“赵斌,别跟我提军人这两个字,你还不配!”许忠义道,“你在三团结党营私,私下里贩卖烟土,谋取私利,还克扣我们的军饷,这些事儿,要是军座知道了,第一个枪毙的就是你!”

“放屁,老子是三团团长,军饷怎么分配那向来都是有规矩的,又不是老子一个人这么做了……”

“少跟他废话,他要是不出来投降,那就打的他出来的投降!”李晓易冷笑一声,一拉枪栓,子弹上膛。

又一轮子弹风暴袭来,将偌大的指挥部给扫了一遍,凡是不够坚硬的东西都被打了一个稀巴烂。

赵斌等人只能蜷曲抱头趴在花岗岩的砖石后面,根本不敢抬头,有一两个胆小的,都吓得直接尿裤子了!

“王八蛋,你玩真的?”

“谁说这是假的了,赵团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是乖乖的出来投降吧,没有人来救你们,他们都被我们大部队给拖住了!”李晓易大声道,“你听,这喊杀声越来越近了,你的人已经是溃不成军了,出来投降,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演习可还没结束呢!”

“团座,你听,好像是真的!”

“完了,完了,该死的许忠义,老子占据天险,居然如此轻易的打了败仗,我对不起军座呀!”赵斌说着就要举枪自杀!

“团座,不可,这只是演习,不是真的战争!”众人上前拉住赵斌道。

“这有区别吗,这场演习输了,我还是你们的团座吗?”赵斌红着眼睛道。

“团座,这次失败不在你,而是那个许忠义,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投靠了铁血军,带人偷袭我们的指挥部!”一名参谋愤恨不已的说道。

“对,是许忠义这个叛徒……”

“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小子就是一头生反骨的家伙,该死!”

“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落到许忠义的手里,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的!”

“演习有规定,只要我们投降,许忠义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团座!”

“对,团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与之硬拼没有任何价值,反而会……”

“反而会连累到你们,是吗?”赵斌冷冷的道,他知道,手底下这些人都没有斗志。

“团座,这要是对付日本人,我们毫不犹豫的跟着您,谁都不会后退半步,可这毕竟是两军之间的演习,要真打出真火来,恐怕难以收场,还会让人看我们的笑话,输都输不起!”

“你的意思是,投降?”

“就算我们不投降,还能从这里出去吗?”

“好,好,我赵斌终日打雁,最后居然让雁给啄瞎了一只眼睛,我好恨呀!”赵斌忿恨道,“按照他们说的,我们出去!”

“别开枪,我们投降!”

“好,你们按照刚才我说的要求,把武装带解了,将手中的武器高举过头顶,一个接一个的走出来,记住了,相隔间距至少一米以上,不要耍花样,你们没那个机会!”李晓易双手抓住重机枪,抬头高声喊道。

凌班长等人已经赶到,李晓易实力大增,根本不惧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来一次什么“夹击”!

“李排长,为什么要前后间距至少一米?”许忠义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一个一个的出来,我这是防止他们有人躲在前面人背后搞鬼!”李晓易回答道。

“是这样!”许忠义恍然大悟,这下涨学问了。

“咣当”一声,早已被打成筛子的门板在里面的人轻轻一推之下,便成了一堆碎木头。

一名警卫高举着步枪从里面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从他的动作和眼神,看得出来,他很害怕。

“很好,慢慢的走过来,把枪放在地上!”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就从屋子里鱼贯而出七八个人,还有的人是从其他屋子里走出来的。

当然,还有跟随赵斌特务团的联络小组,他们是隶属演习导演指挥中心,不需要跟赵斌他们举手投降。

当然,联络小组所在的位置都会有显目标志,还有他们的袖章,所以,只要不违反规定,他们是绝对安全的。

赵斌是夹在众人中间,一脸垂头丧气的举着自己的配枪。从里面走了出来!

“给营长发信号。就说我们占领了敌人的指挥部。生擒对方的指挥官!”李排长扭头对通讯兵道。

“是!”

一阵短促的尖锐的口哨声响起,这是约定好的联络方法,没办法,他们这支小分队还没能够装备电台,只能用这种原始的方法了,反正战场就那么大,能听见就没问题了。

“营长,是李晓易给我们发信号。他们成功了!”

“太好了,命令部队给我全部压上去,我要一口气冲垮对方的防线!”二狗子惊喜万分,当即下令道。

“滴滴哒滴滴……”

冲锋的号声响起,红军演习部队全部压上了茅荆坝,对上面还不知情况的守军发起了猛攻!

“连,连座,指挥部出事了,团座让,让人给。给抓了……”

“什么,哎!”

负责指挥防御的三团连长长叹一声。连团座都让人给抓了,这仗还打个什么劲儿?

“杀……”

“三团的弟兄们,你们的团长已经被我们俘虏了,放下枪,我们优待俘虏……”

“连座,咱们怎么办?”几名排长凑了过来,来找自己的长官讨哥主意。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团座都让人抓啦,我们拼死一战又有什么用,再说了,这是演习,难不成真的跟他们拼命不成?”连长斥道,“命令部队,咱们投降!”

收缴了赵斌等人的随身武器,将他们围在指挥部的院子里,虽说抓了人,可毕竟不是真敌人,该优待的还得优待!

最尴尬的就属许忠义了,他现在可是“叛徒”的身份,赵斌和这一群人在这之前是他的上司和同僚,这一转眼的功夫,大家却成了对手,甚至是敌人!

“叛徒!”一名性情暴烈的三团军官冲许忠义吐了一口吐沫,恨恨的骂了一声。

“无耻!”

许忠义脸色讪讪,好歹他们也都曾共事过,他跟赵斌势成水火,可跟其他人不是,至少这里出来赵斌之外,没多少人想要彻底致他于死地。

“许忠义,团座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一名不明真相的愣头青,气愤的站出来指责道。

“团座待我怎样,他心里最清楚,用不着你来替他出头?”许忠义也不是善茬,他要是善茬,也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了。

“许忠义,你死定了!”

“是吗,我死不死,还轮不着诸位操心,还是操心你们自己的前程吧!”许忠义彻底的将自己跟三团,跟二旅决裂了。

他没有退路了,只能一条道走下去!

“许忠义,你很好,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大胆,利用这次演习彻底背叛军座,你以为他们会收留你这样的叛徒吗,可笑!”赵斌冷笑道。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