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睡让滑进去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仅仅只是有些微微隆起,但是她知道许久之前,里面就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默默孕育着,这个孩子并不是所谓爱的结晶,它仅仅只是筹码,这个孩子能为她在另一个男人的地方,赢得许多东西,金钱还有地位——这个孩子不是现任男朋友的。品 书 网 (..   )

怎样与那个顽固的男朋友分手呢?

她突然想起,在上看过的某个鬼故事:里面有个女孩想和男友分手,男友不愿意,女孩说:“如果你让我吃一次人肉,我就不和你分手。”女孩知道男友胆小,他绝不会这样做的。第二天,男友请她吃饭,吃晚饭后,她问:“这是什么肉?”她觉得男友胆小,是绝不可能去杀人的。男友回答说:“这是我自己的肉。”男友胆小,不敢杀人,于是只好杀了自己。

似乎可以从这个故事里借鉴一些东西啊。她想。如果男友自杀了,那更好。想到这里,她诡异地笑了笑。论蛇蝎心肠,也许男人是比不过女人的。

她约男友在咖啡厅里见面,她看着他寒酸的衣着,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要与他要分手的事情。

果然,那个顽固的男人如她所想,并没有答应。

“你怎么样才肯不分手?”男人坚决地问。

“你怎么样才肯分手?”她盯着他问。

许久,他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事情果然如她所想。她微笑着回答:“那么,让我尝一下人肉吧,如果让我品尝一下人肉,我就不和你分手。”

男友的脸色,大变。

第二天起来,她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一种难以言喻的饥饿感在腹腔里面缓缓滋生着,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响起——她接到了男友的电话。

……

一大盆泛着油水,漫溢着香气的汤摆在她面前,她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也许是一种错觉,她总觉得,那锅汤在诱惑她,而她,快要不能抵挡住这种诱惑了。

只吃了一筷子肉后,她问:“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肉?”她想起了那个故事,她不想如故事里的女友般愚蠢。

他浅浅地,笑着回答:“是我……”

“什么!”她大惊失色,打断了他的话,难道男友真的像故事里面那样把自己的肉煮给她吃吗?呕吐感瞬间从胃里滋生了出来。

“呵,当然不是,那是我惊心烹调的肉。”男友笑得诡异,而又从容。

她放下心来,那美妙的滋味还萦绕在唇齿间,舔了舔饱满而湿润的嘴唇,她不自觉地把那一大盆香气扑鼻的肉都吃了下去,吃完之后,她又问:“对了,这到底是什么肉?”

“是你……”当男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种透骨的寒意笼罩着她的全身。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难道她吃的是自己的肉?难道昨晚,男友就已经杀死了自己,而自己却无知无觉地,吞下了自己的肉做的汤?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笼罩了她的全身。

“是你‘最心爱的肉’。”他回答,依旧带着笑,优雅且冷静。

那盆泛着油水的汤,飘着难以言喻的诱人香气,像一只小手一样,在不断诱惑着她。

她终于端起了汤盆,把那盆汤一饮而尽,连一点汤汁都没剩下,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又再一次提问:“这锅肉汤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她实在是太想知道答案了,那种味道,尝过一次之后,还想再次品尝,胃里的饥饿感没有消失,反而生出了一种渴望——她想再一次品尝这种汤。

“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他说出了答案,冷笑着看着她,残忍地说。

她瘫软在椅子上,那盆汤温暖了她的胃,却冷掉了她的心……

她终于明白那所谓“最心爱的肉”是什么意思,也终于明白,原来,肚子里那空空如也的感觉,并不是单纯因为饥饿。

(这是我写的小段子-。-很可怕,是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