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面对突如其来的转变,慕泽惊讶不已,而他更加不能理解的却是,这些人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皇宫,为何他一点都不知道?

李小瞒瞧见夜轻萤,不由得从沈擎苍身边绕出,走向夜轻萤。小说www.しwxs. com

“原以为你还要过几日才到,没想到这么快!”李小瞒眼中也是闪过几分意外。

“这不是过年了嘛!我一个人过年多寂寞,还是来寻你吧!”夜轻萤笑眯了眼睛,不无玩笑的回道。

去年的除夕,她是跟叶述母子一起过的,那个时候,她不记得萧清绝,可是却记得李小瞒。因为,在以往的除夕里,她例行进宫陪着父皇吃完团圆饭之后,便是回天机营与将士们一同守岁,还有几次除夕,他们人都在边关呢!

言语间,李小瞒已经走到夜轻萤的身边,她转身,面对着慕泽。

宋宇飞就站在李小瞒的前方,他转过头,看向李小瞒之际,可李小瞒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让他觉得十分失落。

慕泽盯着李小瞒,道:“小瞒,你确定要跟他们一起对抗朕?”

李小瞒冷眼瞧他,压根不想理会。

慕泽又接着说道:“李国公和沈国公还在朕的手里,你确定要负隅顽抗?”

“李国公和沈国公已经被奇兵门的人救出,就不劳你操心了。”没等李小瞒回答,宋宇飞接过了慕泽的话。

慕泽咬牙,看着宋宇飞,眼中满是愤怒。

秦黛黛见状,生怕慕泽为了李小瞒乱了分寸,便是在一旁煽风点火,道:“皇上,可别被这些人蒙骗了!如今,火枪队就在殿里,他们这些人能成什么事?皇上,您可千万不要心慈手软,这些人,冒犯天威,统统都该死!”

慕泽眼神一闪,满是眷恋的看着李小瞒,道:“小瞒,你过来,朕不想你陪葬。”

李小瞒轻哼一声,道:“你要杀就杀,别废话!”

慕泽看着李小瞒眼中的坚定,大受打击。他这般待她,可她竟然无动于衷,她宁愿死,都不愿意顺从于他!

“小瞒,你明知道朕一心一意对你,可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朕?当年解除婚约,是朕错了,朕只是想弥补你,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朕一个机会?”慕泽痛心不已,他从来都不相信李小瞒心里没有他,这么多年来,李小瞒孤身一人,难道不是在等他吗?他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只是做得不够,所以李小瞒才一直迟疑。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李小瞒蹙眉。

“为什么不想提?”慕泽有些失控的喊着,“小瞒,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那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过是因为我暂时解除了婚约,你就一定要如此折磨我吗?我已经知错了,我只是想挽回你,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你一定要我把话说得那么直白吗?”李小瞒抬眸,眼神愈发冰冷。即便当初慕泽没有解除婚约,她也不会嫁给慕泽,因为,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慕泽!她不爱慕泽,一丝一毫的情意都没有!

李小瞒停了片刻,深吸一口气,看着慕泽,认真的说道:“就算当初你没有解除婚约,我也不会嫁给你!因为,我对你,从来就没有爱慕之情!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你说什么?”慕泽呼吸一滞,满目的不可置信。

“你总以为,是你抛弃了我,毁了婚约才导致现在的结果,可事实上,根本不是。”李小瞒索性将话挑明,她一直没有说清楚,是因为,她自己没有办法正视心中所想,她喜欢的人,明明是宋宇飞,可她从来都不敢去承认。

“你喜欢的人是他,是沈擎苍,是不是?”慕泽有些失控的指向沈擎苍,怒道,“我杀了他,我杀了他,我看你还喜欢他!”

“够了!慕泽,当年我外出求学,入的,是奇兵门!他——云枭,是我的师父!”李小瞒指向宋宇飞,对着慕泽说道,“我喜欢的人,是他!我之所以一直不愿意承认,是因为,他是我师父,且他是东临人,我不可能为了他放弃李家,可如今,我不想否认了,也不想一直压抑自己。你收手吧!无论如何,我和你,都是不可能的。”

李小瞒忽然觉得,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心里便是畅快了许多。这些话,藏在心底,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眸中有些酸涩,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宋宇飞,正巧,宋宇飞也在看她。他的目光是那么灼热,紧紧的锁着她,铺天盖地的思念,从他的眼中一点点的落在她的心上,她忽然觉得十分心安。

沈擎苍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李小瞒,又看了看宋宇飞,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可眼中却是多了几分落寞。他攥了攥手心,却始终什么话都没说。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他都远远看着她的幸福,却从未参与到她的生命里,他,甘心做一个守护者。

慕泽的脸却是变得煞白,他没料到,事实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小瞒,你是故意这样说的是不是?你根本不是爱这姓宋的,你根本只是气我……”慕泽不敢相信,试探着,说出那么一丝丝的可能。

“抱歉!我说的,全都是真的。”李小瞒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不管如何,这一次,她不想再逃避了。

“你……”慕泽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这一切,对他而言,打击实在太大!

“皇上,李小瞒心里根本没有你,你又何苦这样折磨自己呢?皇上,快做决定吧!你再不下令,他们只怕要逃走了!”秦黛黛急了,不免咬牙切齿的劝说慕泽,她深刻的明白,这些人必须要死,他们若不死,死的就只有她和慕泽!

慕泽被秦黛黛的话点醒,纵然他没有什么斗志了,可为了李小瞒,他还是想搏一回!他紧紧捏着拳头,看向李小瞒,道:“小瞒,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过来,还是与他们一起……死?”

李小瞒扬唇微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杀了我吧!”

慕泽的眼中一片猩红,他觉得挫败,没想到,事到如今,对她而言,那些人皆是比命重要!他在心中下定决心,说道:“火枪队听命!立即开枪,杀无赦!”

“是!”火枪队齐齐的应下,举起火枪,便是瞄准他们众人,扣动火枪!

“小瞒!”宋宇飞瞧见火枪队首先对准的是李小瞒,脸色不由得一变,他没料到,慕泽还真是要破釜沉舟,他更没有想到那些人首先要对付的竟然是李小瞒!他没想过自己的安全,在那一刻,他离得近,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要保护李小瞒。他冲过去,将李小瞒护在怀里,以自己的身体为李小瞒挡住火枪队的攻击。

枪声响起,可预期中的疼痛没有袭来,耳边接着响起了一乱细碎的铃音。

“沈大哥……”李小瞒从宋宇飞的怀中探出头来,不由得颤声唤道。

宋宇飞回头,却是看见自己的身后不远处,沈擎苍被对他们傲然而立,可他的身上,却是鲜血淋漓,那本该落在宋宇飞身上的子弹,如今,却是落在沈擎苍的身上。

在那一刹那,夜轻萤是退到了几步之外,挥动了手上的双铃,以此来控制火枪队她眼睁睁的看着沈擎苍中枪,却没有办法阻止,这御灵惑心术必须要在火枪队全神贯注攻击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因此,她终究还是迟了那一步!

她有些忧伤的闭上眼睛,晃动双铃,将惑心术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沈擎苍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终究还是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面上,垂下了眸子。

“沈大哥!”李小瞒从宋宇飞的怀中挣脱而出,扑向沈擎苍。

“小瞒!”宋宇飞忙抓住李小瞒,生怕李小瞒一个冲动,将沈擎苍扑倒,加重沈擎苍的伤势。

宋宇飞扶着李小瞒,绕到沈擎苍的前方。

沈擎苍眼皮微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们,却是凄然一笑,他开口,说出的话,格外温柔:“照顾她,这世上,唯有你。”

他看着李小瞒,眼中是李小瞒从未见过的温柔,可是这话,却是对宋宇飞说的。

宋宇飞心中格外沉重,道:“你放心!一定会!至死不渝!”

沈擎苍唇角微扬,看着李小瞒眼泪直流,不觉皱眉,说道:“别,别哭……”话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微弱了,他想,他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沈大哥,你别说话了,轻萤是大夫,她会医好你的,你别说话了,求你……”李小瞒摇摇头,只求沈擎苍别再说话,好好保存体力,她从未像现在这样难受过,对她而言,沈擎苍是兄长,一直照顾她的兄长,是她的亲人!

沈擎苍看着李小瞒,眼神似乎是飘到了很久之前。

再看她,依旧满目温柔。他生命中,仅有的温情,都给了他。

他所见过的女子,皆是循规蹈矩,看上去皆是被各种礼节套上了枷锁,唯独李小瞒,是一个例外。

初见她时,她十三岁,而他,十七岁。那年,他从外地归来,随爷爷去往李府,爷爷和李国公有要事相商,他独自在花园里四处游玩。他看见,樱花树下,在樱花树下笑得灿烂。他驻足,少女走来,对着他笑,她对他说:“你就是沈家哥哥吧?我是小瞒。”

那样一个笑容,一下子融进了他的心底,成为无法遗忘的记忆。

可那时,他却也知道,她有婚约在身,她将来,只能是皇妃。辗转几年过去了,她的婚约解除,可她投身战争之中,他始终没有机会再见她。可即便后来再见,她依然会称他一声“沈大哥”,那时,他便懂,他在她心里,永远都只能是兄长。

他想,只要她幸福,怎样都好。他知道她爱着宋宇飞,因此,他要保护他们两个人,这样才好。

“沈大哥……”李小瞒哽咽着,看着他浑身是血,她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活下去。

“你撑着点,不会有事的。”宋宇飞伸手扶在沈擎苍的肩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他也没有把握,沈擎苍还有没有救。

沈擎苍摇了摇头,道:“别……别白费力气了,快带小瞒走。”

三千火枪队,这里只有一丁点,没那么容易灭掉的。

李小瞒连忙摇头,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将沈擎苍一个人留在这里。

正当这时,夜轻萤已经解决完了那些火枪队员以及那冯师傅,被惑心术所惑的那些人齐齐的站在原地,像是被点了穴一般,无法动弹。她急忙走过来,喂给沈擎苍吃了一粒药丸,冲着奇兵门的那几人招了招手,道:“过来过来,小心点,先将人抬走。”

“……”李小瞒哭声一滞,抬头,懵懵的看着夜轻萤。

夜轻萤撇了撇嘴,道:“看什么呀!有我在,死不了!就是受点苦,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夜轻萤说着,又是指向沈擎苍和宋宇飞,道,“你说你们俩也是,本来我拉小瞒姐一把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一个两个都跑过来挡枪,你们都嫌命长了是吧?”

原本,她离李小瞒最近,那些火枪对准李小瞒,她拉开李小瞒,顺便再摇动双铃,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偏偏这俩男人……哎!

宋宇飞无语,沈擎苍也是哭笑不得,好好一场苦情戏被夜轻萤这么一数落,完全变了味了!还真是!

奇兵门的那几人过来,夜轻萤让他们小心的将沈擎苍抬走。

“想走?门儿都没有!”慕泽恨恨的说道,“你以为控制了他们就有用吗?其他人还在外面,朕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就进来!”

秦黛黛跟着说道:“就是!你们现在出去,无异于送死,还不如乖乖在这里等死呢!”

夜轻萤听着话,格外的刺耳,她冷笑,看着秦黛黛,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么正大光明的出去的确是不好!”她说着,忽地伸手夺过身边一名火枪队员手里的火枪,朝着秦黛黛的方向猛地砸了过去。

“啊!”秦黛黛尖叫一声闪开,怒道,“夜轻萤你个疯子!你竟敢……”她话音未落,却是发现那把枪砸中了墙壁,紧接着,伴着“轰隆”一声,后方的墙壁竟然开了一道暗门,那里,似乎是一条密道。

“这……”秦黛黛疑惑的看向慕泽。

慕泽眼神也是一变,显然对这道暗门很是意外。

夜轻萤轻轻的笑着,说道:“你们先进去吧,从这里可以安全无虞的离开皇宫,任谁也猜不出来这道门通向何处,我离开之后就会去救治沈公子。”

“可是你……”李小瞒听夜轻萤的意思是让他们先走,她不免担忧起夜轻萤来,她可不想留下夜轻萤一人。

“不用管我,南宫煌还在外面,你们平安离开,我才能全身而退!”夜轻萤微笑着,回答着李小瞒。

李小瞒点头,看了宋宇飞一眼,几人一起朝那道暗门走去。

宋宇飞经过夜轻萤身边之时,低声说了一句:“他也来了。”

“不许走,不许走!”秦黛黛守在那门口,张开双臂,作势要拦下他们。

李小瞒嗤之以鼻,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拎过她,往旁边一扔。秦黛黛再怎么横,说到底也只是个弱质女流,如何能抵得上常年征战沙场的李小瞒?这么一扔,秦黛黛便是倒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夜轻萤还站在原地,脑海里还盘桓着宋宇飞说的那句话。

他也来了!

她当然知道,宋宇飞口中的“他”是谁了,自然是萧清绝了!可萧清绝不是在北冥吗?怎么也会来这里?她的心中一片疑惑!

慕泽见他们离开,更是气急败坏,连连跳脚,道:“来人,来人啊!给朕拦住他们!来人!”

可,回答他的,只有大殿中他自己的回音,半个鬼影都没有!

李小瞒与宋宇飞等人进了那道门之后,那道门缓缓合上,墙壁上,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道门一样。

夜轻萤被慕泽气急败坏的声音喊醒,她看了一眼那道暗门,松了一口气。如今,就剩下她一人了,她更是没什么好怕的了!

那道暗门,是当初建造皇宫的时候,工程师留下的,据说当年,太祖皇帝在议政厅的下方埋了宝藏,工程师怕造完这座宫殿之后会被灭口,为了逃命便准备了这样一道逃生门。谁料,太祖皇帝仁慈,根本没有要那些工程师的命,反而将藏宝藏的地图分成几份,分别给了那些工程师保管。也因此,工程师将原始的图纸永远的封存了,谁也不知道这议政厅里其实还有道暗门。

当年慕清影调查廖家灭门一事之时,却是从廖家找出了原始的图纸,也因为如此,她知道议政厅的所有结构。廖家之所以被灭门,就是因为藏宝图的缘故。其实,宝藏就藏在议政厅的下方。夏侯峥一直想要得到太祖皇帝留下的宝藏,便是去收集藏宝图,那些工程师的后人,便是陆续被杀害,藏宝图碎片也一一被抢走。夏侯峥集齐所有藏宝图,可他怎么也不知道,那些藏宝图里的内容究竟代表着什么。

可她打开了暗门,夏侯峥若是在场,应当就会猜到了吧!

“原来,宝藏就在这里。”夜轻萤正想着,夏侯峥的声音却是传了进来。

夜轻萤扶额,夏侯峥来了!

夏侯峥缓缓进了大厅,先是看着那道暗门的方向,接着,却是看向夏侯峥。

夜轻萤转身,看着夏侯峥,眼神却是格外复杂。

若是从前,她对夏侯峥,只怕只有恨,可如今,在知道夏侯峥的另一重身份之后,她觉得,她对夏侯峥,更多的是同情。

她觉得他,好可怜!

“摄政王,你来了,快,快拿下这个小妖女!”慕泽忙对夏侯峥说道,他想,除了夏侯峥,只怕还真是没人能治夜轻萤了。

夜轻萤皱了皱眉,下意识别开目光,不想再看夏侯峥了!

夏侯峥则是看向慕泽,说道:“皇上,本王有个不情之请。”

慕泽一愣,随后点头,道:“你说。”

夏侯峥指了指脚下,说道:“本王想要看看这地下,应该,需要拆了这议政厅吧!”

“大胆!”慕泽一听,神情激动不已,他指着夏侯峥,道,“夏侯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是议政厅,你竟然要拆了议政厅?你疯了吗?”

“拆?还是不拆?”夏侯峥知道慕泽会反对,但,他想要做的事,就算慕泽反对,又能如何?

慕泽咬牙,道:“不拆!”

“好。”夏侯峥点点头,淡漠的说道,“要么离开议政厅,要么就留在这里陪葬,随你。”

“你说什么?”慕泽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夏侯峥所说的话。

夏侯峥唇角微扬,道:“本王说,本王要烧了这里。慢慢拆,也的确是麻烦,不如先烧了,再夷为平地。”

“夏侯峥,你!你好大的胆子!是谁给你的胆子!”夏侯峥怒不可歇。

秦黛黛此时已经起身,小心的走过去,扯了扯慕泽的袖子,劝说道:“皇上,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摄政王不像是开玩笑的!”秦黛黛心中恐慌,不想死在这里。

“滚!”慕泽心中烦闷,秦黛黛正好撞上了枪口,慕泽一声怒骂,猛地手一挥,一巴掌甩在秦黛黛的脸上,秦黛黛身形一个不稳,栽倒在地上,额头磕在了桌角之上,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夏侯峥根本不想理会慕泽,只是走到夜轻萤面前,没等夜轻萤反应过来,他便是伸手,抓住夜轻萤的手腕,将她拽了出去。

“你干嘛!”夜轻萤想拽回自己的手,可是,夏侯峥抓的实在太紧,她根本无能为力。

慕泽的骂声紧接着传来,可夏侯峥,充耳不闻。

走出议政厅后,夜轻萤便是瞧见一群人向着议政厅而去,手里似乎端着些什么,夜轻萤闻到了,那是火药的味道。

“你要炸了议政厅?”夜轻萤惊讶的看向夏侯峥。

夏侯峥依旧没理,只是走出议政厅,一直到几百步之外的空地之上,他才停下,转身看向议政厅。

夜轻萤只好转身,可就在这里,她便是听见“轰隆”一声巨响,随后火光冲天,议政厅就在那一瞬间崩塌,然后,大火烧了起来。

夜轻萤只觉呼吸一滞,夏侯峥真的炸了议政厅!

“夏侯峥!你疯了!那里还有那么多人!”夜轻萤愤怒不已。

夏侯峥没有看夜轻萤,只是,握着夜轻萤的手腕也没有松开。他目光灼灼,看着那些火光,低声说道:“那一日,那个仓库也是这般炸了开来,那时候,我只是想陪着你一起死而已。”

夜轻萤一下子沉默了。

那一日所有的事,她统统都不知道。因为,那时候,她死了。

“可是,你的好哥哥,就连陪着你死的机会,都不肯让给我!”夏侯峥猛地看向夜轻萤,紧紧盯着她,说道,“是,我害死了你,我知道是有罪,我只是想赎罪!我引爆了仓库的火药,我让他走的,他明明可以走的!可他抱着你,就是不肯松手!就连这样的机会,他也要跟我抢!他什么都要跟我抢,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呢?”

夜轻萤看着夏侯峥,一时间,百感交集。

她一直以为,仓库起火,是意外,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夏侯峥自己放的火。她一直以为,萧清绝是不得已才会陪着她死,可却没有想到,原来,他是自己放弃了生的机会。

“你想要我回答什么呢?”夜轻萤忽地笑笑,缓缓抬手,看着被他紧抓的手腕处,道,“过去已经过去,何必再纠结?你又有什么可抱怨的?我死过两次,也曾全心全意对你,可都被你亲手杀死,你现在说这些,又能代表什么?”

“我不知道慕清影是你,我不知……”

“不知道不是借口!”夜轻萤打断他,笑容也慢慢敛起,她道,“夏侯峥,你根本就没有心!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你真的爱吗?你爱的,只有你自己,你太自私了,你又怎么能怪别人?”

“不,我是爱你的,我当然是爱你的,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夏侯峥连忙摇头,急切的否认着。他那么爱她,忽然说,他不爱她,他自己都无法接受。

“根本没有!你只是因为没有得到!”夜轻萤低声说道,“我承认,当初我说试着跟你相处,是我最大的失误。可也只因为跟你相处过后,我才明白自己的心,我真的是非他不可,除了他,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你何其残忍呢!”夏侯峥眼中一片赤红,夜轻萤所说的一切,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很准的插在他的心脏之上,让人痛不欲生。

“且不论前世我们究竟如何,在这里,作为慕清影,我不曾亏待你!可作为慕清影,我最大的不幸是不记得过去的一切,可同时,我也庆幸这种不幸,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更加清楚的看清你。”夜轻萤低声说道,“你那么心狠,我若嫁给你,又如何能得到幸福?”

“我知道我对不起慕清影,可是,我那么对慕清影,只是因为,在我心里只有盈盈一人,我不想慕清影成为生命里的意外。只是,我没有想到,慕清影竟然就是你。”夏侯峥有些颓然,这的确是最大的意外。他没有喜欢过慕清影吗?不,他想,他应该是被感动过的,毕竟,慕清影是真的全心全意的对他,可惜,他错过了。

“你不要再为你的心狠手辣找借口了。”夜轻萤用力一掷,夺回了自己的手腕,她道,“你看看你,再想想萧清绝的所作所为。他很早就知道慕清影是我,可那时候,我在你身边,他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希望我幸福,他只是默默的守着我。你总说老天爷对你不公平,可老天爷一直是给了你们相同的机会,可是你,毁了所有的一切,你还好意思说,是老天爷不公平吗?”

夏侯峥不觉得又是沉默。

的确如此,他一直痛恨老天爷不公平,可是,老天爷明明给了公平的竞争,是他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

“夏侯峥你醒醒吧!你已经走错很多步了,你若再执迷不悟,你失去的只会更多!”夜轻萤皱眉,说道,“那什么宝藏,你就算得到,又有什么意义?你要当皇帝吗?你真的觉得当上了皇帝你就能幸福吗?不,不可能的,你放不下执念,怨念如此之深,永远都不可能幸福了。”

“是不是我做了那么多错事,你永远都无法原谅我了?”夏侯峥看着夜轻萤,忽地问道。

他总以为,如今,他得到一切,就会很幸福了。可是,他却发现,无论他得到多少,可想起她的笑颜,他就觉得一切都是一场空。可若是强行将她绑在身边,她不再有笑颜,那么,一切也没有意义了。

夜轻萤皱眉,只道:“我只知道,我们之间,什么都不剩。我不再当你是朋友,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与不原谅。”

夏侯峥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空白。

原来,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算了。

“嗯,我懂了。”

夏侯峥看着她,忽然觉得释然了。

他努力去强求的一切,竟然都成了一场空。

他转身,朝着议政厅的方向而去。

夜轻萤停在原地,看着夏侯峥的背影,心中有些伤感。

她的朋友,是厉振,却不是夏侯峥。厉振,已经死了。夏侯峥,是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人,她不想将他们划上等号。

“夏侯峥!”她想得入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夏侯峥已经到了火海的边缘了。

“夏侯峥!厉振!你给我回来!”她猛然醒过来,知道夏侯峥想入火海,不由得朝着那边奔跑过去,想要将夏侯峥喊回来。

夏侯峥缓缓转身,看着奔跑而来的夜轻萤,忽然展开了笑颜。

再见了,但愿来生,他能弥补一切的亏欠。

“盈盈,但求来生。”

“夏侯峥……”

她听见夏侯峥最后那一句,随后,她便是看见他头也不回的踏入了火海,被火光所吞噬。

她知道无法再将他唤回来,脚步停下,痴痴的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伸手,却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

不是不难过吗?不是不当他是朋友了吗?可为何,心还是疼得厉害?

她将手放在心口的位置,痛,或者不痛,她已经找不到知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人从后拥入怀中,原本的冰凉,忽地变得温暖。

她的意识慢慢的恢复过来,浑身一僵,缓缓回头,看了过去。

萧清绝低着头,深深的望着她。

他的发丝有些凌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可一看,却透着一股子风尘仆仆的味道。

一时间,她泪如雨下,失声哭了出来。

萧清绝紧紧的拥着她,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是怎么来到了这里,又是为何这么久都没去找他,全都没有说,只是抱着她,紧紧的。

后面跟来的南宫煌,领着南安的大军走来,看着火海之外相拥的两人,他便是停步,远远的看着,没有过去打扰。

他给夜轻萤最大的温柔,便是不去打扰,永远守候。

自从知道皇城出事之后,夜轻萤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皇城,根本不知疲倦,也压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可眼下,一切都平定了下来,她平静了下来,在萧清绝的怀中,她哭累了,便是睡着了。

这一觉醒来,已是几天后。

她睁开眼,整个人还处在迷蒙之中。她看了看四周,慢慢清醒过来,这是那日她和萧清绝成亲的新房。

阳光洒进来,暖融融的,一点也没有冬日里的寒冷。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撑着爬起来。

被子从身前滑下,她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的,是那件浴袍。她细想着,却实在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穿上这件浴袍的,想来想去,应当是萧清绝替她换的吧!

想到这里,她的脸颊不由得红了几分。

还好,萧清绝不在这里。

回想之前发生的事,她的心中,只剩下一声叹息。

她以为要跟夏侯峥鱼死网破了,可没想到,夏侯峥竟然……

“叹什么气?”

萧清绝的声音忽地传来,她猛地抬头,看向门口。

萧清绝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她想说,抱歉,她不应该逃避。她也想说,她想他。可她更想说的是,为什么他不去找她!

所以,想说的话太多,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独留沉默。

她攥着身上被子的边缘,有些紧张的扯着,到嘴边的质问,却是什么也没问出来。

萧清绝穿的,也是睡袍。

这么看来,两个人现在这样,真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萧清绝看她低着头,不发一言,眉心跳了跳,主动走了过来,到了她跟前,侧坐下,饶有兴趣的打量她。

夜轻萤则是被唬了一跳,抬头看了萧清绝一眼,又是低下头。

“怎么了?”萧清绝问。

“没有。”夜轻萤咬唇。

萧清绝伸手,轻抚她的唇角,道:“别咬,会伤到的。”

她一张口,直接咬上萧清绝的手指,用力的咬紧。

“嘶……”萧清绝倒吸一口凉气,只是皱了皱眉,却是半点怒意也没有。

夜轻萤慢慢松口,移开脸来,这才抬头看他,气哼哼的说道:“我看你最近小日子过得怪滋润的,选妃大典一期一期的,美人也是一批一批的!都快赶上现代那些综艺节目了吧!”

纵然她想说抱歉,可是,还是讨伐比较重要!气势不能输!就算错的是她,她也一定要先找麻烦。

萧清绝低笑:“吃醋了?”

“我还吃酱油呢!”夜轻萤气得别过脸去。

她吃毛线的醋!她要是吃醋,不得直接杀过去找他算账么?她就一直在等他来找她好么?她就不信了,凭他的本事,会不知道她在哪里!

“别恼,我只是答应皇姐平定北冥,真没别的意思。”萧清绝笑着解释道。

“不用跟我解释。”夜轻萤气呼呼的瞪他,道,“我现在不需要你了,一会你就回你的北冥去!”

“那你呢?”

“我?你管我!”夜轻萤不满的说道。

“我不管你,谁管你?”萧清绝淡笑。

“谁管我都不需要你管,你去管你后宫的那些女人好了!我跟南宫煌回南安去,回桃源也行,反正,就是不想跟你回去。”夜轻萤赌气的说道。

萧清绝一听,不由得板起脸,道:“南宫煌已经走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夜轻萤不相信的看向萧清绝。

“真走了。”萧清绝回答,“往后以皇城为界,以北是北冥的疆域,以南是南安的疆域。南宫煌是南安的皇帝,事情多了去了,哪有空陪你。”

“说得好像你不是北冥皇帝一样!你怎么那么闲!”夜轻萤皱眉,颇为无语。

萧清绝伸手,将夜轻萤揽在怀里,温声劝道:“好了,别生气了,以后,只陪你。”

“放开。”夜轻萤挣扎着,想要挣脱萧清绝的怀抱。

萧清绝却越抱越紧,怎么也不肯松手。

“萧清绝!”

“萤萤,别动,让我抱一会。”萧清绝忽地开口,认真的说道。

夜轻萤听着他的声音,心中一动,便是放弃了挣扎,安静了下来,任由他抱着。

“一眨眼,又是半年过去了,你可真是心狠,说走就走。”

“原本该抛下北冥的一切去找你的,可若是不将北冥的一切公布于众,你又怎么能放下心中的执念?”

“我们从来就不是兄妹,上辈子不是,这辈子,同样也不是。”

“就你这个傻瓜,什么都不问,就那么静悄悄的走,你可知,我有多难过。”

“如今,当这个北冥的皇帝,是为了给萧清绝死去的父母一个交代,同样也是给萧清绝的皇姐一个交代,时机到了,我自会退位。”

“从今以后,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很轻,可却像是魔音一般,穿透她的耳膜,暖暖的敲打在她的心上,满满都是温柔,还有,那挥之不去的震撼。

她忽然觉得,她能做的一切,少之又少,因为,他那些压力,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所背负的那些,她也从来都不知道。她在他身边,只是享受他的宠溺与纵容,她所看到的他,从来就只有温柔的那一面。

她并不是生他的气,也不是故意要找他的茬,她只是觉得,不这样无理取闹的逗逗他,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再回到他的身边,怎么能和从前一样。

她想了想,缓缓伸手,低声说道:“萧清绝。”

“嗯,在。”

“我想你了。”她说,“很想很想。”

“等你这句话,真不容易。”他低笑,伸手轻抚她的发。

“当初在那个仓库,你明明可以活着离开,为什么不愿意走?”她问。

“夏侯峥告诉你的?”他不由得皱眉。

“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只需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傻?”她推开他,仰起头,看着他,目光灼灼。

萧清绝看她,满目皆是温柔,他微微叹道:“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呢?你那么害怕一个人,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从当年捡回你开始,你对我而言,便是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你若不在了,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真傻!”夜轻萤吸了吸鼻子,却又是用力的抱住他,道,“可这才是我最爱的你,最爱我的你。”

萧清绝不言不语,任由她抱着,又是反手抱住她。

十指相扣,紧紧相拥。

“我睡了多久了?”也不知在他怀里赖了多久,她忽然想起来问这个。沈擎苍还身受重伤呢,李小瞒估计都急疯了吧!

“五天。”

“五天!”夜轻萤惊叫一声,忙道,“快,快扶我起来,我要去找小瞒姐。”说罢,她便是着急的要起身。

萧清绝将她按了回去,道:“沈擎苍没事。”

“没事?”夜轻萤疑惑,朝着萧清绝眨了眨眼。

萧清绝点头,道:“等你醒来,沈擎苍早就没命了!放心吧,银羽回来了,有银羽在,你总该放心了吧!”

夜轻萤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银羽回来了,有银羽在,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小瞒姐呢?”夜轻萤又是急着问道,“还有,天照……真的亡国了吗?”

“你若是还想留着天照,简单,找个皇子出来当皇帝便是。”萧清绝无所谓的回答,如今,天照尽在他和南宫煌的掌握之中,要不要,全凭夜轻萤一句话罢了!

“……”夜轻萤一阵无语,终是叹气,摇了摇头,道,“罢了,还是算了吧!不要了!当年拼死守着的天照,其实从我死的那时候开始,就不再是我的信仰了。”

萧清绝抬手,指尖轻轻落在她的发上,神情温柔,道:“你的信仰,是我。”

“美得你!”夜轻萤翻了个白眼,颇为鄙视。

萧清绝依旧是笑,道:“天机营已经在归来的途中了,以后皇城就是天机营的驻地,这座皇城以后隔的可是北冥和南安。”

“南宫煌愿意吗?”夜轻萤眨了眨眼,有点不敢相信。

“有你在,他怎么不愿意?”萧清绝笑,关于他和南宫煌之间的约定,还是别告诉她的好,很多事,她其实不用知道,她只用一直幸福就好。

夜轻萤狐疑的看着萧清绝,总觉得他的笑容里有些什么。

“这么看我做什么?”萧清绝低声说道,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戏谑的说道,“哦,想起来,我们似乎还有事没做。”

“嗯?什么事?”夜轻萤一愣,仔细想了想,能有什么事?

萧清绝却是凑过去,低声说了俩字:“洞房。”

没等夜轻萤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印了上去。

“萧清绝!你还有好多事交代清楚!”夜轻萤被吻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由得推他,大叫道。

“办完正事再交代……”

“你这叫什么正事?”夜轻萤被他压在身下,瞪他道。

“生孩子还不叫正事?”萧清绝一本正经的回答,趁着她愣神的瞬间,吻再一次落下,“不赶紧生个孩子出来,这皇位扔给谁?”

铺天盖地的吻席卷着彼此所有的热情。

“……”

夜轻萤终是伸手拥住他,她抗拒不了他给的一切缠绵,终是沉沦,蚀骨,落下满室旖旎。

……

折腾许久之后,她疲倦的窝在他的怀中,侧头看向窗外的时候,竟然已经是黑夜了!但见窗外,大雪纷飞,她的意识似乎又清明了一些。

“当年你捡我回去的时候,是雪天;遇见爸爸的时候,是平安夜,也是雪天。我说呢,我怎么会一直那么喜欢梅花呢,因为,雪天的梅花,最美了。”

“再美不及你。”他侧头,轻吻她的眉眼。

她低笑,不再言语,窝在他的怀中,满满都是心安,终是扛不住疲倦,沉沉的睡了过去,唇角依然牵着暖暖的笑意。

他伸手,指尖描绘着她的五官。

他想,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他以为早已失去她,可最终,他们却是如现在这般,会一直幸福下去。

“萤萤,晚安。”

——

尾声

天机营归来,同时,奇兵门加入天机营,李小瞒和宋宇飞,也终成眷属。

天照的皇城更名为“天兵城”,北冥和南安以天兵城为界,南北相分,互不干扰,天兵城是独立存在的,不属于任何一方。

十六年后。

北冥女帝及笄,想起远游五年未归的父母及皇弟,愤然离宫,南下寻亲。

桃源村,桃花林,北冥女帝初见南安景帝,一眼倾心……

------题外话------

结局下这个字数很勉强,但是真的尽力了!这两个星期以来,是画画有史以来最忙最无语的时候,因为产假,工作丢下三个月,女儿太小,带到单位来的。女儿又娇气,黏着我,动不动就嚎啕大哭。请假码大结局时间不能请太久,加上大结局需要酝酿啊,这每天码字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原本,打算10w的大结局,现在只有3w5,原本大结局会加上北冥之行,现在看来,这北冥之行会放在番外写啦!不管怎么样,请大家多多包含,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关于新文,新文也许今天会传上来审核,也许要过几天,新文《纨绔医妃之至尊灵师》,背景是玄幻,情感上会比这篇文细腻很多,新文的大纲准备的有几年了,一直在完善着,希望这一次,能带给大家全新的体验!</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