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

决战空间,自从诞生以来,还从来都没有收到过这样直面的攻击。www.しwxs.com

能作为大君王级别天骄的决战场地,这里自然也有很多防御魔法阵,不过可惜的是,这些魔法阵,之前不过是为了防止偶尔被攻击到,才设置下的,最初应该都有很强大的威力,这么多年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魔力消退了,在四个人的攻击之下,居然隐隐有了松动之色。

这个时候,决战空间妥协了,也是在这个时候,祁钰和东方昊天才更加确定,这决战空间是由天道控制的,那置身事外俯视苍生的语气,是祁钰永远都忘记不了的。

他在回看自己前世,附身天道之时曾经听到过相似的声音。

天道允许了祁钰和东方昊天一起离开决战空间,但是同时让他们二人必须做到一件事,算作交换。

在得知了要做的事情之后,祁钰和东方昊天没有犹豫,一起同意了天道的要求。

至于巅峰之战的奖励,原本除了那些例行的奖励之外,还有一项最高的奖励,但是天道直接说了,要等他们二人完成了承诺之后才能发放。

可能是之前祁钰看到了图腾祭坛的原因,祁钰更加想图腾一族的祭坛之灵。在这之前,祁钰就曾经无数次的试图联系祭坛之灵,可是从来就没有联系上过。

“最后的奖励不管是什么,我想要换一个!”祁钰对天道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想要我图腾一族的祭坛之灵复活。”

祁钰虽然觉得灵好像是没有死,可是他不确定,毕竟这么多年的修养之下,灵怎么也应该从新凝聚成形了,可是他到现在都联系不上灵。就不由得他多想了。

天道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可以!”

天道话音一落,一个人形的影子就出现了祁钰和东方昊天的面前,正是图腾一族的祭坛之灵。

不过在此见到祭坛之灵,祁钰却是心头一震,和东方昊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明白自己的猜测,恐怕也是对方的猜测。

传送之门被打开,祁钰、东方昊天和祭坛之灵走出了决战空间。

刚刚来到神灵大陆,还没等两个人看清楚下面的混战,一道道的晋升之力就从他们二人身上慢慢散发出来。

这两人是要从星之大君王的顶级晋升星之尊者的等级了,这杀伤力非同小可,让下方原本混战之人,都开始了四散奔逃,躲出他们的晋升波纹。

还能呆在这片区域的,只有三个人,神殿一方的神大人、图腾一族的灵大人、神狱之主劫。

此时神大人和灵大人各自坐在了自己的祭坛前面,劫凌空而立,三个人成三角之势站立,三个人的中间正是祁钰和东方昊天。

祁钰和东方昊天此次晋升,和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如同之前一样,因为晋升,就被对方推出晋升范围之外,反而二人对膝而坐、双手相握,大量的魔力从这天地之间,涌向二人体内,由于魔力过于巨大,在二人中间出现一个魔力漩涡,被漩涡推动,两个人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众人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圈在空中转动,根本看不见这个圈是由两个人组成的。

远处观看的众人道是没什么想法,就是已经是尊者的四个人觉得这二人的晋升方式,和他们晋升只是不一样,不过也没有多想,想着可能是由于这两个人一起晋升,由是亲密之人,才会由此景象。

神大人、灵大人和劫,看到他们的晋升画面却都出现了震惊的表情,他们存活在这天地之间,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了纪元了。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传说中的晋升。

这个尊者的晋升,有一个很简单的说法,共生!

说法简单,想要达到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两个心意相通,能和彼此之间同生共死的恋人,在同一时间晋升尊者之阶,就会产生的晋升异象。

而就是这简单的条件,他们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共生的进阶,不止是生命的共生,也是魔力、魔咒、灵魂……全方位的共生。

之前东方昊天只是四系魔法师,在共生进阶之后,他将会和祁钰一样也是全系魔法师,可以说这二人以后真正的做到了同生共死。

他们之间的联系,可比之前那个,一器双魂的魂器还要紧密了无数倍,他们根本不用手牵手,就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实力。

想到了这些的劫,心中的不安更加大了一分,不过想到了棋子在手,还是强行押下了心中的不安。

在这次晋升之中,二人真正的体会了一把同甘共苦,原本晋升之时应该是最享受的时刻,可是由于东方昊天的身体之内只有四系魔力,现在硬生生的要开辟出其余六系魔力循环出来,其疼痛可想而知。

而祁钰要和他共生,疼痛当然也一样担负,所以这两个人在晋升的时候,就同时享受了一把,割肉续筋、断骨重生、血脉再造的痛苦。

这就是想要获得非人的成就,必定要人受得了废人的折磨。

这一翻折磨下来,看似得到好处更多的是东方昊天,可实际上,祁钰得到的同样很多,不过他得到的都是明面上看不见的而已。

比如最让他欣喜的,心意相通,之前只是感觉而已,现在真正的做到了他想什么事,不用交流东方昊天就能知道。

在两个人完成晋升之后,还没有好好的体会一翻体内的魔力。

劫就对二人笑道:“还真和我推演的一样,这次巅峰之战出了两个巅峰战力,还真是……”劫抬头看了眼什么都没有的天空,继续说道:“真是老糊涂了。”有看向神大人,已有所指的说道:“你不会以为他们就是你的契机了吧,这还真是不一定啊!”

祁钰和东方昊天自然不明白这劫说的是什么,他们转头看向神大人,却瞥见灵大人的那座祭坛之上被一层光罩给罩住了,灵大人坐在里面一言不发。

“这是怎么回事?”祁钰和东方昊天又被弄蒙了。

“哈哈哈哈……”劫一阵放肆的大笑,之后对祁钰和东方昊天,用十分怜悯的语气说道:“你们两个能一起出来,想必是答应了他的条件,却连为什么都没有问吧!”

祁钰和东方昊天不语,他们确实什么都没有问。

“真是可怜啊!”劫继续说道:“那你们一定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话之间,劫双手使劲向外平伸,力道之大震碎了他身上不合体的衣服,露出了里面黑色的长袍,样式和神大人身上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神大人是一身白色,而他是一身黑色。

随着他脸上的面具也化成两半飘落之后,劫露出来的脸,和神大人一模一样。

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从来没有人想到过,神狱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居然和神大人张的一模一样,难道他们是双胞胎?

众人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

祁钰和东方昊天在见到了劫的真面目之后,也是十分的吃惊,不过他们两个却同时看向劫的身侧。

劫和神大人一样,没·有·影·子。

在看看光罩之中,始终都是人影的灵。祁钰和东方昊天明白了什么。

“你们不用瞎猜了,我和他不是什么双胞胎兄弟。”劫扫视了周围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到神大人身上,盯着神大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和·他·是·同·一·个·人。”

果然!

祁钰和东方昊天对视了一眼。

四周围观的人则被这个消息给震惊到了。

“美人叔叔!”祁燚一下从仙缘戒指中,冲了出来,冲进神大人的怀中,抱住了神大人,这才安心了下来。

神大人,抬起祁燚的脸,看着这个已经是青年模样的孩子,脸上的疼惜之色,轻轻拍了拍祁燚的脸,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神大人站起身来,眼中精光乍现,说道:“早在你用斩尘咒,把你自己斩下之时,我们就再也不是同一个人了,此时又何必和我扯上关系。”

斩尘咒:一斩,断所有!

“是我用了斩尘咒,斩断了所有,那又如何?当年我是错估了他的无耻。”劫一指指向天际。“如今,我想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他这么多年来弄出这个巅峰之战,不就是先要逼我自己从神狱中|出来吗,现在我已经出来了,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什么是属于你的?当年答应他,用照看天下,换得永生的是你,违背誓言斩断自身的还是你,如今想要重掌天下的又是你……劫,你无非就是想摆脱他,自己肆意而为,掌控这一方天地,可是你做得到吗?”人了解自己,却又最了解自己的敌人。神大人和劫,即使自己又是敌人,自然是一句话戳中对方要害。

“我为什么不可以,凭什么他可以我就不可以,我在神狱已经肆意了这么多年,难道不是吗?”劫被说中的心事,有些要恼羞成怒。

“当然不是,神狱是一处什么所在,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有何必出来,明明知道是必死之局,也要在这次巅峰之战中|出来。因为你在神狱也呆不了太久了,这次你在不出手的话,再也没有机会了,等待你的只能是慢慢的消散。”神大人一句句话,都直戳中劫的痛脚。

“你……”多年都不曾真正动气的劫,在看到了自己指向神大人的手指,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收了回来。平复下自己的心绪说道:“你不要以为你就真的站了上风了。”

然后劫转头看向祁钰和东方昊天说道:“今天这一场必定不是言语上就能过去的,既然要打,也别在等着了,我这些年来,到是也教导了两个徒弟出来,看看你二人能否够他们一合之敌。”

说完,手一挥,两个全身铠甲的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这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身合体的铠甲十分英武。

众人满脸是疑惑之色,这两个人的修为不过是星之君主的修为,放在别的地方也是称霸一方的强者了,可是在两位尊者面前,那真是一点都不够看的,这个劫难道是脑子进水了吗,弄出这么两个人来。

就在众人疑惑的同时,也发现了不对劲,因为祁钰尊者看着那女人的脸,眼睛之中居然溢满了泪水……

“云……云岚!”垚天尊者不可置信的喊出了那个,他日夜思念的名字。

云岚本来见到祁钰对着自己要流泪,就已经心中有了疑惑,现在听见身后有人喊她,她转身一看,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冷声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云岚是劫的弟子,之前一直在神狱修炼,从来没有在人前露过面,就是在神狱,见过她的都不足十人。这个人他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云岚,你……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吗?”垚天尊者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岚。

“父……父亲……我是祁轩啊!”祁轩刚才也呆愣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那个全身铠甲的男人,正是他的父亲祁麟。

祁麟如同云岚一样,满脸疑惑的看着祁轩。

“妈,您忘记小钰了吗?”祁钰的眼泪再也已经抑制不住了。

可是劫却不等他们在细说,而是对祁钰和东方昊天说道:“只要你们让开路,我就把他们二人还给你们,否则……”劫转头看向祁轩和云岚说道:“你们两个就在此地决斗,活下来的人就是我的继承人。”说话间,一挥手,一个光罩罩住了两个人。

光罩中的两个人,已经战在了一起,招招狠辣,所攻所打都是致命之处,一点都没有留手到意思。

众人没想到一直高高在上的神狱之主,居然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你……”如果不是东方昊天拉着,祁钰已经朝劫冲过去,打起来了。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样一副心性。”神大人说话之间,手中魔法杖一挥,已经攻击魔咒直接朝劫而去。

这两个人打起来,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再一旁观战,只能远远的躲开。

祁钰和东方昊天他们几个尊者,则试图打开劫布下的魔法阵,拉开魔法阵中生死搏杀的两个人。

可是这魔法阵整个攻击的话,里面的人必定受到波及,可是如果不全力的话,竟然动不得这个魔法阵丝毫。

几个人在这边想办法的时候,那边神大人和劫也打的不可开交了。

就在这个时候,祁钰和东方昊天接到了神大人的传音。

“祁钰、东方昊天打开灵身边的护罩。”

祁钰和东方昊天不由得一怔,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三个人的关系,神、灵、劫,本是三位一体。神大人和劫,不论是谁和灵融合了,实力都能提升一大截,必胜无疑。

祁钰和东方昊天是要按照天道的指示,帮助神大人的,可是现在神大人和劫之间,根本没有分出胜负,现在就打开光罩,要是让劫和灵融合了,可就坏了大事了,别说他们的任务了,就是这生灵万物的天地,怕是崩溃也是分分钟的事。

“快去,我自有分寸。”神大人见二人没有动作,连忙再次催促。

二人这才来到灵大人的祭坛边上,两个人手同时碰到光罩之上,光罩瞬间消失。

祁钰看向灵大人,心中各种滋味在心头,这个人虽然只是影子,但是对他祁钰有再造之恩,可是现在终究要被吞噬,回到本尊体内。

灵大人,看着祁钰勾起嘴角笑了笑,他一直没有之前的记忆,只认为自己就是图腾祭坛产生的灵智呢,今天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倒也很容易就接受了,他离开本体,活了这么多年,现在倒是有点想要回去了。

打得不可开交的神大人和劫,此时已经向这边而来。

祁钰和东方昊天在一旁防备着,防备劫先过来吞噬灵。

那两个都想要吞噬灵,提升实力,却又要防着对方先过去,就这样纠缠着来到了祭坛之前。

两个人防备着劫,却听见神大人,大喝一声:“躲开!”两个人下意识的躲到了一旁,神大人一个魔咒就把劫打向了灵的身边。

祁钰和东方昊天都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神大人会让劫吞噬灵。

连劫自己都是一愣,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借力,朝灵飞射而去。

神大人手中魔法杖在虚空之中画出了一个复杂的魔纹,口中快速默念一长串的魔法咒语,最后指向刚刚和灵融合之后的劫,最后一句魔咒脱口而出:“……斩尘、斩念、心思杂念、记忆——灭!”

神大人的咒语说完的同时,一道光华笼罩在刚刚融合了灵的劫身上,劫上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怒吼出声:“不……”

不甘愿的声音在这天地之间回荡。

劫轰然倒地,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谁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久之后,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叹息!

才惊醒了众人。

倒在地上的劫也缓慢的站了起来,再次站起来的劫,身侧已经有了影子,实力让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存在。但是他的神情明显变了一个人,看向神大人说道:“这一方天地我接管了。”那声音赫然是灵。

“灵……”祁钰欣喜的喊了一声!

可是灵只是淡淡的看了祁钰一眼,说道:“你二人为我恢复,功不可没。”说完手一挥,在劫设置的光罩就消失了。

里面已经打的差不多都要奄奄一息的两个人,身上所有伤势迅速恢复,等二人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亲人,欣喜异常满脸泪痕。

原来这多多年来,他们的记忆一直都在身体之内,不过是被禁锢在了灵魂深处,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知道,现在才被释放出来。

当年劫的推演之术就比神大人要厉害,早就算出了,祁钰有可能是自己的机会,不过这个机会生死不明,所以他就现行把云岚和祁麟给抓了回来,想要改变祁钰的际遇,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神大人看了看灵,在看看祁钰和东方昊天,最后看向祁燚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只是你的美人叔叔了,如何?”

“好……好啊!美人叔叔!”祁燚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你们二人,三日之后再来此处。”灵说完,手一挥,那两座祭坛合二为一,他径自走进了祭坛之内。

此时神灵大陆和外界的传送阵还开着,大家该回去的回去,该帮忙收拾神灵大陆的帮忙。

神大人则和六位尊者去了千秋尊者的悬空岛。

神大人这才说起了往事。

其实大家结合之前劫和神大人的对话,也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神灵一族族群关系,善念恶念同时存在,恶念贪图长生,答应了天道的要求,管理天下。却在几个纪元之后,就不耐烦了,想要脱离,却又怕遭到天道的惩罚,选择用斩尘咒,把自己从主体身上斩下来。

可是他们早就已经不是平凡的修行之人了,斩尘咒一下就把主体一分为三,神大人得到了善念,劫是恶念,灵大人是影子。分成了三分,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掌控天地了,他们各自缺失了一部分,神大人在找到了祭坛之后才想起了自己的本身的记忆,进入神灵大陆之后,才和天道再次联系上。

天道愿来,是想要消灭了恶念,让神大人吞噬灵,继续替他掌管着天下。

却不想神大人因祁燚的存在,选择了帮天道塑造出来一个管理之人,他全身而退了。

三日之后,祁钰和东方昊天,谁都没有带,这是他们两个来到了大战之地。

祭坛再次出现,灵……不,现在应该说是神灵大人站在了祭坛面前。

面无表情的说道:“之前许诺你二人的奖励,去取吧!”一挥手二人消失在原地。

空中降下一个声音,对神令说道:“这二人,还真是不错!”

神令看向天空说道:“你为何对他们刮目相看?”

“不过是受人之托!”

神令看了天空一会,转身回了祭坛,祭坛在此消失。

天空一片万里无云……

祁钰和东方昊天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千秋尊者带领所有人躬身行礼:“拜见两位星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