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爱

当叶枯蝶走进房间里,便发现魏渊大公子便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凉席上,静候着她的到来,魏渊欣喜一笑,“叶姑娘?”

叶枯蝶笑道:“大哥,应该叫我二弟才是。”

魏渊心中有些失落,脸色还是如常,说道:“对,是大哥叫错了,二弟。”

叶枯蝶满意地点头,也同样跪坐在凉席上,说道:“不知大哥在此等候二弟,何为事情?”

魏渊见叶枯蝶这么男子打扮,俨然是一副贵公子的打扮,俊美如画,有些失神,听到叶枯蝶的话,才收敛了脸色,回过神来,说道:“哦,父亲担心二弟会有所不适,便让大哥前来照顾二弟。”

叶枯蝶心中有些惊讶的,但是表面上并没有变化,说道:“是吗,父亲是不是在担心我会暴露身份?”

魏渊点点头,说道:“是,父亲有些担心,毕竟一个女儿家化成男儿传出去,对你的声誉有所影响的,所以”

他有些迟疑,但是还是未说出来,叶枯蝶哪里不知晓魏家父子的疑虑,笑着说道:“二位且放心,家兄是个能人,定会保护二弟周全,大哥,你便告诉父亲,让他放心,家兄的能力二弟很放心的。”

魏渊知晓她所说的家兄是谁,说道:“自然,乾苏先生乃旷古奇才,父亲之前早就见教了乾苏先生的真实才学,定会放心,大哥定会禀告父亲的。”

叶枯蝶突然想起什么,抱歉一笑,“大哥前来,二弟还未招待,不如二弟前去备西湖龙井?”

魏渊浅浅一笑,摇摇头拒绝了,“不必,大哥话到这里,天色不玩,大哥留在二弟里已经呆了许久,且离去了。”

“等等,”叶枯蝶想起什么,立即叫住了魏渊,“这个给你,这几天对亏大哥照顾,我和家兄能留在这里,多亏大哥和父亲的照顾。”说完将珍贵的水晶玻璃项链给了魏渊。

这个水晶玻璃项链可是现代物品,她记得这个时代是没有玻璃产生的,这来到古代,这个现代物品便成了她唯一的纪念品,这不由分说便给了魏渊。

魏渊面色露出讶异之色,目光露出好奇之色,说道:“这是何物?”

“我和家兄走遍各国,这个是西方国家之物,名曰水晶玻璃项链,我想把这个纪念品赠给大哥,还请大哥收下。”

魏渊便拒绝了,“不,这可是你的珍贵之物,我怎能夺人之爱?”

“大哥定要收下,莫非你看不起二弟的东西么?”叶枯蝶佯怒。

魏渊只好收下,面色严肃地说道:“放心吧,二弟,我定会珍藏保管,不会流入外人之手。”他认真地说道。

叶枯蝶笑着说道:“这才是大哥嘛,好了,二弟且送大哥罢。”

此时在门外偷听的两个宫娥面色露出疑惑之色,一个宫娥说道:“唉,早知如此,我就向兄长学习汉语言了,要不然我也能听得懂一二。”

另一个宫娥打趣她,“嗤,你就算学了,二位公子就能看上你么?像魏大公子如此俊美的人,怕是无人相比。”

一个宫娥露出鄙夷之色,说道:“魏大公子?你可知道么,方才我在宴会上瞧见了一眼魏二公子,魏二公子出色绝伦呢。”

此时大门打开,二位宫娥赶紧地退在一旁。

魏渊笑道:“大哥便不打扰二弟了!”

叶枯蝶莞尔一笑,说道:“恩,大哥注意安全。”

二位宫娥不敢抬头,只是瞥见了二位天人的脚下,另一个宫娥瞧瞧见到了魏大公子的容颜,脸色有些红晕。

“你们两个是从何来?为何之前我没有见过你们?”叶枯蝶用当地的古日语问道,十分流利。

二位宫娥有些紧张,说道:“奴婢二人是中宫派来的,是来侍候二公子的起居。”

哦,叶枯蝶表情并没有变化,其实她不担心自已会暴露身份,其实乾苏为了防止她暴露身份,用法力让她化成了男儿身,只有半月的时效,半月后,自然会恢复女儿身。

叶枯蝶莞尔一笑,说道:“你们二人叫什么?”

“贱婢叫凉姬,这是贱婢的姐妹,云姬。”凉姬说道,二人不愧是中宫身边的人,举止没有半点出错,而且容颜出色。

云姬是中宫最得宠的一个奴婢之一,最得中宫喜爱,但中宫竟将两个出色的奴婢服侍魏二公子,表示中宫重视远方的客人。

云姬偷偷地打量了叶枯蝶全身,心里砰砰跳,脸色尽是红光,心想:“想不到此人如此貌美,举止风流倜傥!”

叶枯蝶哪里看不出二人的面色心思?没办法,她扮成男子模样容易么?

“公子,您有疾在身,还是别吹风的才好。”凉姬听说这位公子整天卧病在床,好不容易治好了七八成,若病突复发,怕是中宫会怪罪下来,她也是心疼这个貌美郎君的。

叶枯蝶心中苦笑,只好扮作柔弱模样,走进房里,坐在凉席子上,有些咳嗽。

凉姬和云姬有些担心地上前,“公子,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大医正过来瞧瞧?”

叶枯蝶莞尔一笑,说道:“不必了,只是小病而已,再则我习惯了。”

云姬说道:“公子,奴婢已经备好浴,公子是否下浴?”

好嘛,让她下去洗澡,她也没有反对,天气烦躁,洗澡不但可以逼出体内的凉气,而且请神气爽,她自然没好反对。

二人为叶枯蝶宽衣,云姬和凉姬脸色有些红,虽然侍候贵人宽衣是平常的事情,但是对方是貌美的男子,无不让她们心动出神般。

叶枯蝶全身都解了,然后下浴,倒是舒服多了,心想道:“果真是贵人享受的,倒是舒服多了,来到古代果然刺激多了。”

云姬和凉姬分别为叶枯蝶擦身,揉揉肩膀。

叶枯蝶心里实际是个女子,并没有排斥二人,但二人还是有些紧张,也是小心翼翼地侍候。

不知作甚,一只全身火红的狐狸看到叶枯蝶这般享受的模样,怒瞪了她一眼,说道:“果真是享受的主儿,还有美人在怀,啧啧,臭丫头。”

不知为什叶枯蝶察觉到有人在咒骂自已,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有人在骂她吗?

她或许想多了,还是闭上双眼享受这贵人待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