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

褚聂带着安逸回到黄山村之后,很多人都开始恐慌。%乐%文%

不止个人。

说着什么妖怪回来了。

这都让朱青很是担心,暗地里褚聂家去过不少次。

但是每次都被褚聂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给堵回来。

后来,真的就好转了。

朱青觉得很神奇,然后又去褚聂家。

那时候……

他几乎都觉得自己看错了。

褚聂的娘子……

也就是那位白头的安逸……

居然能蹲在地上和很多小孩子玩乐。

当初褚聂不是把人家当个斤宝样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么?

忽然这就转性了?

不对!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怎么这些孩子敢到这儿来?

后来安逸告诉他。

他忽略了孩子的好奇心的力量。

但凡孩子……

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当然了,像安逸这样这么老大了还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怕是极少的。

至于怎样把孩子们引诱过来,那都全是安逸的本事了。

后来就有很多妇人结伴往他们家去。

事实证明,安逸这个人……

真的是个妖精。

能用各式各样的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勾引住小孩子,就能用各种各样的精致绣样勾引住村里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妇人们。

结局就很显然了,根本没有丝毫的悬念。

朱青以为就这样结束了的。

但是……

居然没有。

安逸是个极其狠毒的人。

对人还是对己,都是样的。

这些朱青是知道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会连做事都那样极致。

黄山村迎来右相的时候,整个小小的村子都是震惊的。

毕竟那么遥远的地方……

能听说下那些大人物的名讳都很不错了……如何能见到面?

所以……可想而知轰动多么巨大。

但是……

人家右相过来只是来送请帖的。

没错……

就是只送个请帖过来。

右相大人,亲自送请帖。

所以……

以前说人家是妖怪的那些人,没有个不是回家之后开始惴惴不安的。

这哪里是妖怪?

谁见过妖怪还能和当朝的右相交好的?

再看看人家对着右相的态度?

何止是随便?简直是随便?

这样的人……

会是妖怪?

说出来……就是道士也不信。

但是想起来之前对人家的所作所为……

很多人都开始默默垂泪。

但是……

那安逸似乎丝毫也不曾介意过这个村子之前对她的恶意。

反而越加喜欢出来到处逛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打得片火热是必然的。

安逸若是刻意和别人交好,分分钟都能让别人把家底掏出来。

毕竟头白这种事……要么是害人害己的妖怪……

如果不是妖怪……那就只能是仙子了。

如果这仙子还长着张好脸,又是满身的雍容气度的话……

收服凡人难道不是分分钟的事?

褚聂对自家娘子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

所以就放任自流。

安逸也就越来越吃得开。

在村子里……

甚至还有人想要让安逸接着开学堂。

毕竟……那两位回来以后……造成的轰动不比右相大人到了这个小村子小。

可是安逸已经不愿意了。

毕竟当初那是不得已要讨生活……但是现在不必了。

他们不必再讨生活。

但是安逸实在是很喜欢孩子,这大约是所有女子的特性?

到了定的年龄,都会开始对孩子有渴望。

安逸自己是知道自己不能再生育的了。

所以对村子里的孩子格外的宽容。

但是……

没曾想到这辈子真的就是被神明眷顾了的。

安逸被查出来怀有身孕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着回家的。

没有办法不高兴啊……

她还特别激动地让人家大夫把了次又次脉,人家大夫都不耐烦了,安逸才飘飘然的出来。

直飘回家。

接着……

就开始孕期的反应。

人家的反应,要么是吐了,要么是喜食酸,要么是喜食辣。

但是安逸这样的……

褚聂看着咕咚咕咚喝完碗鸡血还意犹未尽的安逸,觉得有点心塞。

天天这么杀鸡也不行啊……

然后……

次日……

安逸就现自家俊朗又格外高大的夫君开始了当屠户的生活。

“娘子,这样的话,我就能天天给你弄到新鲜的血了。”

褚聂满眼星星的看着安逸,脸求表扬的子。

安逸:“……”

这个时候……

我应该说些什么?

似乎需要说点什么鼓励下是吧?

于是安逸抬起了手,芊芊素手落在了褚聂头上。

“恩……加油,继续努力。”

褚聂:“……”

娘子你这真的是完全不走心啊……

但好歹还是夸奖了他的,所以褚聂还是很高兴。

乐颠颠的去当自己的屠户了。

安逸就这么过起了安逸的闲适生活。

当孕妇真好啊。

安逸想。

但是幸而嫁了褚聂。

否则谁会给她这样个安逸的日子呢?

不过……

也许是有人的,但是这样的日子……

她只想让褚聂给她。

后来,安逸生了孩子,但是喜欢喝血的毛病总是改不过来。

大约也是她懒得约束自己。

否则怎么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褚聂原本还担心褚玉会像他的娘亲那样嗜血,那样可就不好了。

他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卖猪肉的,怎么养得起两个喝血的家伙?

不过好在……好在褚玉没有随着自己的娘亲长歪了。

这点,褚聂很是欣慰。

这天……

褚聂卖完猪肉,然后正准备收摊的时候。

就看到自家孩子默默然的走过来。

看着褚玉脸的猪肝色,褚聂就是心里咯噔。

“怎么你个人过来?你娘亲呢?”

说起娘亲……

褚玉泪眼蒙蒙。

“爹……”

这声爹叫的何其凄惨。

“我是真的管不住娘亲啊……娘亲又追着大黑上山了……”

褚玉顿了顿接着说。

“我跟不上。”

来自小短腿何其凄凉的控诉?

跟不上……

褚聂默了半晌,然后默默的把刀插在案板上。

“看好了家里的猪肉摊子,有人来到捣乱,就直接往人身上砍……我去看看你娘亲……”

褚聂说完就飞奔出去。

自从自家娘子生下孩子之后……

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和大黑胡闹。

褚聂路上山,果不其然见到了自家娘子……

和大黑。

褚聂黑着脸走过去。

“娘子……该回家了。”

安逸笑着回过头来。

远远地就看见褚聂过来。

然后回过头对着大黑悄然笑。

“你看……我夫君来找我了……我走啦。”

安逸站起来,回过身,笑意盎然。

幸而有你……接我回家。(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