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妈妈

“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看到安然,阮惊云解释,安然并不是不相信阮惊云,但现在要安然做出什么反应,安然做不出来,逼也逼不出来。

看着阮惊云,安然说:“你吃饭了么?”

安然是不想听见任何的解释,解释对安然而言已经没什么用了,欧阳轩现在这样,安然也笑不出来。

阮惊云摇头,安然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个人,是专门来给他们送饭的。

安然说:“把饭菜拿到一边,放到茶几上也行。”

佣人忙着按照安然说的去办,安然也帮忙收拾,完全不理会站在一旁的阮惊云。

阮惊云转身看着安然,又看向欧阳轩那张苍白的脸,走过去看着欧阳轩问:“你怎么样了?”

欧阳轩缓缓睁开眼睛:“没事了。”

“我会查清楚这件事情。”

安然还不等欧阳轩说些什么,转身看向阮惊云说:“不用麻烦了,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安然看了一眼欧阳轩:“我想安静两天。”

欧阳轩需要修养,安然也不希望这时候再出什么事情了。

“你放心安静,我会把事情处理好,查清楚。”

阮惊云不容反驳,安然注视着阮惊云,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他的坚持并没有让她心里舒服,说白了,事实摆在眼前,明白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这么聪明的人,并不是傻子,却说出这样的话,还让安然说些什么。

既然不能说,安然索性不说,反而看向阮惊世他们:“吃饭吧。”

阮惊世起身挪了个地方,坐在一边坐下,拿起筷子,想了想,没办法吃,等着安然走过去喂他。

安然绕过去端起饭碗坐下,自己不吃先喂阮惊世。

沈云杰也洗了手坐下,身边跟着医生。

阮惊云站在一边像是个多余的人,照理说阮惊云这顿饭吃不下去。

但他洗了手,坐到安然身边完全不在意继续吃饭。

微低着头阮惊云,面无表情的吃这顿饭。

阮惊世吃完安然去给欧阳轩喂了一点水,欧阳轩并不想吃东西,看他吃不下安然也没有非要喂他。

所有人都吃完安然坐下吃了点,吃不下只好起来收拾,阮惊云带了两个佣人过来,不等安然有动作,马上起来帮忙准备,安然坐下靠在一边陪着欧阳轩。

客厅里坐了一圈的人,但没人说话。

阮惊世仰起头眯着眼睛,跟睡着了一个样,其他的人继续坐着,坐了一个上午还多。

下午的时候阮惊世医院那边打电话给阮惊云,说是要给阮惊世打针什么的,阮惊云索性叫人到这边来。

人到了顺便给欧阳轩看了一下。

“已经没事了,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医生说道,阮惊云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欧阳轩:“知道了,最近你们不用过来了,把药物带过来。”

“二少爷还要换药,我们担心……”

“有人做这件事情,不用你们过问了,这件事我不希望还有人知道,特别是欧阳医生的事情,希望你们能明白。”

“我们知道。”

医生离开阮惊云坐回去,始终也不打算要走,安然看了看时间,眼看天黑了,安然才赶阮惊云走,打算让阮惊云先离开再说。

安然现在不想看见阮惊云,并不是要怎样他,但有些事情安然过不去自己这一关,如果欧阳轩的事情换来的只是他的一句会查清楚,那他们之间的信任是否打了折扣?

一直都是他在试探,如果这次也是试探的话,安然宁愿不要这份荣宠。

阮惊云不说话,双眼深锁安然,反倒把安然看的无语,到底谁错了?

正准备说些其他的把阮惊云打发了,但阮惊云不等安然说,起身站了起来,转身去了楼上,大步流星,拔腿就走。

安然愣了一下,面对着阮惊云去楼上的背影一阵无语,不知道阮惊云要干什么?

楼下几乎所有人都朝着楼上看去,就是阮惊世也不例外,抬头看着阮惊云去楼上的背影。

安然看着阮惊云回了楼上她的房间,一阵无语。

赶不走安然去看欧阳轩,欧阳轩睁开眼注视着安然:“你也休息。”

“我不累。”

“你不累我累,你不去休息,我也休息不好,昨天都过来了,现在也不会有事,你现在就休息。”欧阳轩看着脚下的阮惊世:“阮惊世。”

阮惊世看着欧阳轩:“说。”

“你去楼上休息,医生和沈云杰也去,楼下留下然然陪我。”

欧阳轩看着人多都有些恼,又想要安然休息。

去楼上就等于羊入虎口,欧阳轩不是自私,是这件事情的发生,让他后怕。

央落雪这种人,安然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一个好似疯狗一样到处乱咬的人,她有一副蛇蝎心肠,他怎么放心把安然留在这里。

欧阳轩微微眯上眼睛,不愿意多说。

阮惊世看了一眼沈云杰,起身站了起来,转身去楼上,沈云杰也跟着,医生一看就剩下他了,也起身跟了上去。

到了楼上阮惊世好像回到了自己家里,指了指边上的一扇门:“你,去那里面,有事我会叫你。”

说完阮惊世看了一眼沈云杰:“你跟我一起。”

推开门阮惊世进门,沈云杰跟着进去。

安然等人都走了,又收拾了一下,就在另外的沙发上面躺下。

刚躺下就听见欧阳轩说:“打开电视,有没有动物世界,昨天看了一半。”

安然起来打开电视机,也不清楚欧阳轩是不是真的想要看,总之是打开了。

等看了一会,欧阳轩微微眯着眼睛,又开始出汗了,安然听欧阳轩的呼吸有些不对,躺下了又起来了,欧阳轩勉强说:“你别起来了,再起来我又不能休息了。

这是药后反应,没什么可担心的,昨天我都熬过去了,今天一样熬的过去。”

安然注视着脸色苍白的欧阳轩,整个人都凉了。

好像有一把刀子,无情的插进心里,一下贯穿她的心脏,让她濒临死亡,全身僵硬,如同冰封一样的寒冷。

安然眼泪在眼圈打转,她怕欧阳轩看见,忙着抬起手擦了擦眼角马上滴下来的眼泪,很久才说:“我就在一边,你难受了,叫我。”

安然躺回去,双眼凝视着欧阳轩,说是睡觉,却怎么都不困,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脑海中翻云覆雨的很多片段,一张张,一个个,死在她面前的那些人,凌乱了她的整个世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