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三年,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其实很快。www.wenxue6.com

三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大学生蜕变为职场新人,也可以让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小模特变为横扫时尚圈的in式人物。

更可以让一个本神秘的人更加神秘。

一个小时前,刚参加了巴黎时装周的段小猫在媒体面前爆出惊人之语:“感谢大家多年以来的支持,我想要暂别时尚界一段时间,接下来我的工作重心将转入其他方面。自从做模特以来,我好像发现了另一个自己,它让我感到很幸福,也很幸运,我将永远心怀感激。”

然后,她便撂下数百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扬长而去。

坐在车里,段小猫抓紧时间浏览了一遍屏幕密密麻麻的代码,然后飞快地在键盘敲了几下,略作修改,再三确认保存完毕之后,她这才摘下眼镜,随手拿起眼药水,往两只眼睛里各滴了两滴。

这段时间她用眼过度,经常看着看着电脑开始流眼泪了。

一旁的容君昊很体贴地递过来两张纸巾:“擦一擦,流出来了。”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的助理了?”

段小猫接过纸巾,啼笑皆非地问道。

“没办法,我想尽快筹到买车的钱嘛。我爸不帮我,还把我妈偷着赞助我的钱给拿走了,我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里面,属你最有钱,只好来给你打零工了。”

容君昊一脸认命地表情,然后又十分狗腿地端来一盒新鲜水果,都是洗好切好的,还淋了酸奶,冰冻了半小时,此刻吃起来最是可口。

段小猫抽了抽眼角,容谦的儿子为了能够买一辆车,跑来找自己,非要做她的助理,专门负责跑腿和打杂,她想拒绝,对方死缠烂打,一哭二闹,害得她最后只能选择妥协,交给他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

“到底还差多少啊?你算一算,告诉我一个数,我都给你。”

吃了两口水果,段小猫擦了擦嘴,轻声问道。

“不行不行,说好了,干满三个月才行。”

容君昊倒是固执得可怕,不停地摇头,好像做小助理还做瘾了一样。

段小猫无奈地翻了翻眼睛。

她已经和公司商量过了,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自己暂时不再接任何走秀,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会接代言,但也要严格控制数量和质量。

虽然对于段小猫的决定感到万分不舍,最重要的是损失了一棵最赚钱的招财树,不过,经过一番考虑,公司还是同意了。

这其当然也是因为忌惮段家和容家的背景,三年前,段小猫深陷丑闻,被逼得一个人返回海,结果不出一个月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从登黛奥莉的脱口秀节目,到拿了四大时装周超过二十场的高定走秀,再到跻身为p20排行榜,她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

此后的两年,段小猫完全是一路开挂的状态,杀得竞争对手们片甲不留。

只要是她想走的秀,没有走不了的。

只要是她想拿的代言,没有拿不下来的。

如果说别人是传,那她是史诗,是神话。

连劳伦斯都说,算以后会有人段小猫更红,但那个人也不会她红得更快。

“对了,我妈让我问你,真的不打算回去见见她朋友的儿子?听说是青年才俊,对你挺感兴趣的,还说曾经现场看过你走的秀,一直想认识你呢。”

容君昊一脸八卦地向段小猫问道。

“对我感兴趣?那你帮我拿签名照给他好了,说多谢了。”

段小猫叉起一块西瓜,塞进嘴里,面无表情地说道。

自从她决定暂停模特事业,转而去开公司做生意,家里这些亲戚跟约好了一样,一个接一个地给段小猫介绍对象。

这个是高富帅,那个也是高富帅,每一个都被吹得天。

但段小猫一个都不感兴趣。

“不是吧,我问过了,你现在随便谈恋爱,没人管你,包括公司。再说了,你都不做模特了,还担心人气问题吗?”

容君昊撇了撇嘴,一副了然的样子。

“去,小屁孩懂什么啊!”

段小猫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口啐道。

“搞什么,你很老吗?大家还不是一样,都是年轻人!”

容君昊不服气地低声吼道。

“错,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你的老板。”

哪知道,段小猫只用一句话彻底让他闭了嘴。

悻悻地扭头看向窗外,拿人手短的容君昊终于安静了下来。

段小猫笑了笑,重新戴眼镜,看向面前的电脑屏幕。

刚准备继续工作,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她随意地瞥了一眼,等看到面的推送消息,表情微微一变。

没人知道,段小猫从三年前开始,一直很关心各种摄影展览。

此外,她还偷偷地加入了一个摄影爱好者协会,每个月都会抽出半天的时间,去听讲座,去看展览,因为低调,不少同好们甚至都没有认出她来。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段小猫知道,她的心里有一个人的影子。

冒然分手,对她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后悔过。

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应该是遗憾吧。

太年轻的时候不懂爱情,糊里糊涂地爱了,糊里糊涂地分了,等到再回首,只剩下惘然,但时间却不能重来,唯有一声叹息。

“哎,摄影展?带我一个!”

在段小猫看着手机发呆的时候,容君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他眼尖,扫了一眼看得清清楚楚,兴奋地说道。

“我又不去,你嚷嚷什么。”

段小猫有些心虚地说道。

“干嘛不去?反正你明天下午也没有特殊安排,走吧,带我去接受一下艺术的熏陶。”

容君昊挤眉弄眼地怂恿着。

“要去你自己去好了,反正我不去,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她忽然板起脸来,语气很差。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段小猫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在床翻滚了足足半个小时,她还是一咬牙,爬了起来,一头扎进衣帽间里,翻找着今天要穿的衣服。

她的衣帽间大得像仓库,里面装满了哥哥知名品牌专门为她制作的限量版衣服,包和鞋子,以及各种配饰。

可对于段小猫来说,她却找不出一身满意的搭配。

折腾得一头大汗,用了两个多小时,段小猫终于认命了,随便选了几件。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兴师动众的到底想干嘛。

为了见那个男人?呵,他可能早恨透了她吧,毕竟她是那个主动提出分手的人。

谁先说分手,谁是罪人了,这是恋爱的一条约定俗成。

很不巧,段小猫是那个罪人。

而令她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在她离开海之后,在她提出分手之后,他再也没有找过她,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想要复合的意思。

她没有换过手机号码,也没有换过其他任何的联系方式。

虽然人海茫茫,可他如果想要找她,还是易如反掌。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倒是段小猫默默地搜集着和他有关的消息。

然而,他太神秘了,她费尽心思,也只知道一个英名字,和一堆被炒到天价的摄影作品。

三年过去了,在专属于他的领域里,他她还红了。

“我早知道你一定会大红大紫。”

在某个深夜,她看着他获奖的新闻,自言自语道。

所有摄影爱好者都知道,有一个来自海的神秘摄影师,年纪轻轻却极富灵性,他的作品大多是野生动物,而他本人的信息却寥寥无几,连真实姓名都无人知晓。

这在如今的时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咚咚咚!”

在段小猫刚换完衣服的时候,容君昊又来找她了。

“你还说你不去,这是什么?”

他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票,刚送来的。

段小猫一瞪眼睛:“谁让你拆我的信的?”

容君昊笑嘻嘻地回答道:“我是你的助理呀,你每天有那么多信件,足足百封,我总不能让你亲自去看吧?好了,现在出发的话,时间刚刚好,还能在路买一束花。”

说完,他看了一眼时间,催促道:“小心堵车。”

段小猫还在犹豫不决。

她想见一见他,所以才得知他的首场个人作品展的时候,想尽办法秒杀了两张票。

可到了今天,段小猫又胆怯了。

容君昊没有给她任何退缩的机会,拉段小猫,他亲自开车,直奔展览心。

“你干嘛心不在焉的?开展览的这个人是你的朋友?”

一边开车,他一边试探着问道。

段小猫看向窗外:“不是。”

分手了,应该不可能再做朋友了吧。

“不是朋友?那我猜猜,应该是一个男的吧?唔,我看这面的介绍,说是专门拍野生动物,那肯定是男的了,女的没有几个人有这种胆量,据说有老虎,有狮子……”

她听不下去了:“容君昊,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眼看着段小猫不高兴了,他立即住口,专心开车。

路过花店的时候,段小猫下车,买了一大束花。

抱着花束重新回到车,她才想起来,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居然连一朵花都没有。

“走吧。”

容君昊收起手机,一脸若无其事地说道,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样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