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亲戚遇车祸身亡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对于此场即将开始的厮杀,男女众弟子心中各般感觉。★ ww.Lzww.com 新 思 路 中 文 网★

木辰谋害同门,按宗规当斩。

是为玄明宗的弟子,违反宗规,由宗门来处决。

林杰身为受害者,得到赔偿也是应该。

有些弟子认为,林杰是太过痛恨,必要亲手斩杀木辰,才能解心头之恨,有些弟子则觉得,将木辰的修为封印,这才是稳妥与公平,如此厮杀,欠缺考虑,另有些弟子认为林杰太过猖獗,在玄明宗与玄明宗弟子厮杀,欲要处决玄明宗的罪徒,不是猖獗是什么!

此刻见到木辰爆发腐朽,众弟子皆是一惊。

木辰是在爆发本命法力,爆发魂魄,暴涨实力,不论结果与否,都是必死无疑。

众弟子能够理解,左右是死,不如由自己来选择,且在身死之前先杀仇敌!

一些弟子暗中叫好,宰了林杰!

部分玄明宗的长老,脸色微微变化,拼尽所有竟然会爆出如此强大的实力,就气息而言,哪怕木辰刚突破至灵胎大成不久,宗内的灵胎大成的长老,也无一位能在木辰如此鼎盛时击杀他!

本就灵胎显皇相,爆发本命法力、爆发魂魄,强横无比。

一些长老与弟子,尤为地期待与激动着。

巡察灵使所变化的方脸男子,神色毫无变化。

林杰不为所动!

“小畜生受死!”

气息已经达到巅峰,身躯显得腐朽不堪的木辰,怨毒凶厉又带畅快地暴喝一声,古藤缠身,化作一道灰败匹练,直冲林杰而去。其速度快之极,所过之处留下一道败絮。

将天地元气都腐朽了。

原本布有禁制牢固非凡的道场石面,被灰败匹练的光芒略一碰触,便腐朽出一道深坑。

眨眼已至林杰近前。

而林杰,负在背后的手掌倏然攥紧,紫莹一片。在他的身后空中,一道百余丈高巨大黑影一闪而逝。

倏然攥紧的拳头,已然击出!

“蓬!”

大锤抡砸在朽木上的声响!

更有密集成片的骨碎声。

灰败匹练骤停,继而倒飞!

林杰一个闪身,追上灰败匹练,抓在紫莹的手掌中。

当匹练光芒敛去,显出了木辰的身形,就见他连带者古藤,被林杰的手掌扼住的喉咙。

木辰的身躯变形严重。全身的骨骼都已经碎裂。

爆发的法力也被击得散乱,周身骨骼碎裂,饶是有法力支撑,但其腐朽不堪的身躯不时地闪现尊紫风雷,让他瘫软得挣脱不得,眼神中,除了怨毒、杀意,还有未消散尽的畅快。及极速浮现的难以置信、无比的痛楚,及惊恐!

身躯不住地抽搐。腐朽依旧在继续。

林杰未有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将木辰扼在手中。

双目冷冽地逼视其双目。

要让其在无法挣扎、无法开言,在自身腐朽之力下,腐朽致死!

场面异常地安静。

包括玄明宗的掌门,都是被这一幕惊住了,原本觉得林杰敢开言如此。除了痛恨外,便是对自身的实力有很大的自信,但木辰如此拼尽所有,实力暴涨,林杰就算能战胜。也会是惨胜。

身为地玄境修士,他都如此认为,更何况是其他的长老与弟子!

只有巡察灵使神色不变,倒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可让雪莲宫主看重的修士,怎么会是平常之辈。

它亦是知道林杰乃是显尊相,皇相再如何霸道,再如何疯狂,面对尊相的不争之争而至上,也要失去威能,弱上三分,且他看得出林杰所施展的攻击,看似简单地直击一拳,实则是巧借天地之力,玄奥莫测,哪是一份疯狂就能比拟的。

道场上,林杰不动,木辰的腐朽依旧在继续。

一缕缕的败絮从木辰的身上落下,木辰的身躯越来越少,却还活着。

这一幕,让许多弟子不敢或是不愿再看下去。

开始有人质疑,这太过残忍。

林杰不为所动,直到木辰所剩不多,魂魄耗尽,意识彻底消失,才将之丢掉。

最后,木辰一丝不剩,连败絮都未能留下。

……

击杀了木辰,林杰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放松。

时隔十七年,虽是说林杰未将仇怨经常挂在嘴边,但无一刻有所忘却,其中横着玄明宗这个庞然大物,也曾让他心生无力之感,如今所有的凶手尽数伏诛,仇终归是报了。

至于因而引来的麻烦,他亦是不去在意。

这会儿,林杰赶到了血祭台。

他要试图抢夺造化宝书。

巡察灵使则是借此机会,巡察两宗的范围,解决众修之事,也在两宗的地域内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而就现在的形势来看,造化宝书显然被两宗视为己物,林杰就要借助巡察灵使之威慑,来护住自身。

但也不能直接进入宝书城去抢夺,那真就是抢夺了,违反了法典。

林杰因有雪莲这层关系,可以请来巡察灵使,且饶是巡察灵使是地玄境,对他也颇为客气,但巡察灵使天生可辨善恶是非,此乃本性,不会对任何人出现偏私,哪怕林杰与雪莲关系匪浅,一旦违背法典,也不会认为他无错。

林杰并不打算进入宝书城去抢!

不论可行不可行,他都不愿如此去做。

这就要通过血祭台,血祭台在两宗的公共区域,又非是两宗所建,仅是两宗仗着实力来把持,林杰自行进入,无一点不可,以此夺得造化宝书,也丝毫不违背法典。

在造化宝书未真正认主之前,是属于无主之物,通过正当手段争夺,有何过错。

林杰站在血祭台上,双眼闭合。感受与造化宝书间的感应。

仅凭此丝感应,还无法让他进入地皇宫。

不过,林杰有着法子。

身躯凌空浮起,下落。

脑海中的尊紫符文一盛,与造化宝书的感应就此增强。

林杰的身形没入血祭台,消失不见。

所出现之地。正是尤为晦暗的地皇宫。

林杰在地皇宫内停留三年,那时地皇宫内是灰蒙蒙的,如今则是尤为晦暗,正常去看的话,才能勉强看清百丈范围,并且地皇宫内死一般的沉寂,感受不到生机的存在。

进入地皇宫,林杰感受到与造化宝书的感应有所增强。

看了看四周,想要出去。也不会多么困难。

身形极掠,发现一些植株都已经僵化,一些魔物,也如陷入了封印,停在各处一动不动。

林杰心有所想,直奔地皇宫殿而去。

地皇宫殿有一定的变化,显得黯淡,其威势亦是减弱。

进入其中。倒是不受阻碍。

不过,地皇宫殿内不再是禁制重重。又好似进入另一片小天地,城池大小的小天地,有夜空星斗圆月,有山峦起伏,有草地平坦,有林木茂盛。有镜湖镶嵌,有潺潺溪流。

只是林杰心感缺少什么,似乎这里只会有黑夜。

没有其他的动作,双眼闭合,牵引心中与造化宝书的感应。

脑海中的尊紫符文越来越盛。

带动得夜空出现了变化。星点在减少,圆月在沉落,似乎在向黎明临近。

如此过了半盏茶的工夫,已经到了黎明黑暗。

而在宝书城,开始出现了骚动,因始终处于沉寂的造化宝书,开始出现了变化。

在地皇宫殿内,黎明黑暗持续了一炷香的工夫。

破晓降临!

朝阳红光在天边乍现,很快,一轮朝阳露出一边。

而在宝书城,造化宝书消失不见!

林杰睁开双眼,手掌一探,卷轴状的造化宝书出现在手中。

随手一展,便将之展开,造化宝书上无字无图。

林杰皱眉想了想,心念一动,造化宝书光芒微一闪烁,消失不见。

出现在了林杰的脑海中。

一幕画面浮现,是位青年男子虚空而立,所穿着的服饰,在衡君陆很少见。

男子仰望虚空,开口讲述。

此男子名为洛天辰,是为地皇天宫的第一代宫主,也是最后一代。

当年洛天辰得到造化宝书后,知其威能,终是统领了一方,是为南方,辉煌之时,雪女可能还不存在,别说是统领北方的君圣雪域了,但由于对南方治理不善,允许门派宗门的肆意建立,肆意杀伐,并且,造化一道太过深奥,致使无法广泛传承,再有造化宝书之能瞧着邪恶之极,一位火行修士崛起,带领众修,推翻了地皇天宫。

也就是如今统治南方的九极炎域。

洛天辰遭众修齐攻,带着造化宝书来到了北方。

当时北方处于混乱,洛天辰以先天法宝炼制了血祭台,藏下造化宝书,坐化于地皇宫殿。

以此来寻传承之人,掌握造化宝书为地皇天子,之后,就是讲述与上界的地皇天子有关等等

而地皇天子出现了多次,皆是在临近坐化或身死前,设血祭台进地皇宫殿寻找传承之人。

不知易手多少次,到了玄明宗与凌峰宗之间。

短短的一会儿,对于造化宝书等诸多信息,有了了解。

就见脑海中的尊紫符文竟然自行浮现,以吞的架势将造化宝书覆盖了,有将其吸入的架势。

林杰心中有感,也不意外,身形一闪,回到了外界,再观血祭台,已然是消失不见。

宝书城内的修士乱作了一片,部分修士已经向血祭台方向赶来,两宗的掌门都被惊动。

林杰不惧,他所做所为未违背法典,巡察灵使在此片地域内,他们岂敢胡作非为。

……

次年九月初一,招收弟子格外顺利。

十月初十,结万年喜礼!

白日时,自圣门喜庆之极,场面甚大,前来观礼的修士数万之多。

此外,亦是有各方大势力来贺。

“君圣雪域君圣雪峰三峰主,来贺!

“枢君陆寒火教七主教,来贺!”

“权君陆亢金教亢龙院院主,来贺!”

……

夜,地皇宫殿内月朗星稀。

一片竹林内,有一处竹楼,其内灯光昏黄。

嫣红帷幔罩着一副竹榻,身着嫣红长裙,佩戴诸多金饰的佩灵儿骑坐在林杰的双腿上,手臂环着林杰脖颈,俏脸粉红,妙目闭合,睫毛颤抖,粉舌轻吐,与之吮吸摩挲。

金饰、衣裙一件件的被褪去,很快二人已然不挂一丝。

双峰挺然,在手掌下变换形状,粉色峰尖傲立,被肆意地拨动轻咬……

粉唇发出甜腻的呢喃。

佩灵儿轻轻躺在竹榻上,双腿翘起搭在林杰的腿上,目光羞涩迷离。

一声低低的痛‘嗯’后,略显安静,之后传出了空灵中略带沙哑的或急促高亢、或轻缓绵长的喘息声等……(。。)

ps:  抱歉,大异想术如此结局,实在是抱歉之极!!!

对不住订阅大异想术的读者了!!!

对不住所有支持过大异想术的读者了!!!

最近发生一些闹心的事情,再有大异想术的成绩,青桔写不下去了,见谅、见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